Thursday, February 8, 2018

空氣污染的窮富不均 免費早餐: 曾國平

來自香港大學的專家團隊最近發表一項研究,推算全港逾400個地區的空氣污染水平,發現「名列前茅」的主要是較窮地區(如天水圍的公屋),建議政府訂立以市民、地區為本的環保政策,以收窄呼吸新鮮空氣的不公現象。

環境公義(environmental justice)原來是個大題目。在美國,低收入、少數族裔傾向居住在較污染的地區,如堆填區、工廠附近等,呼吸跟有錢人不一樣的空氣、承受跟有錢人不一樣的噪音。污染懸殊的現象,最明顯的解釋當然是錢作怪。健康生命有價,環境好的地區樓價租金自然較高。愈窮愈污染,不必是商家廠主有心毒害窮人,更可能是窮人取捨下的結果。

此外,高污染的廠商多聘請低技術低教育程度勞工,低收入家庭政治力量薄弱,難有效監察污染行為,也是愈窮的住宅區愈污染背後的原因。窮人住在污染地區,不只美國如此,發展中國家的例子多不勝數。

香港的情況卻大有不同。

新界元朗區、北區樓價一向較便宜,皆因往市區路途遙遠,加上九十年代初政府興建大量公屋,當區平均收入自然較低。

猶記得30年前小學雞,對新界偏遠地區的印象是空氣清新一片翠綠。香港窮區高污染的現象,我認為是源自後來的一個「外圍因素」:自從中國加入世貿成為世界工廠,珠江三角洲地區工商業活動發達,造成的空氣污染波及新界元朗區、北區(環保署有研究證實),純粹是地理上的巧合。來自內地的空氣污染愈嚴重,也會拉遠新界元朗區、北區和香港其他地區租金樓價的距離,市民用腳投票,令收入和空氣污染的關係更明顯。

自從內地經濟減速加上環保政策雷厲風行,近十年珠三角出現工廠倒閉潮。

根據環保署的數據,同期香港空氣質素明顯改善,空氣中各種污染物下跌一成以上。同樣的「外圍因素」,我相信十幾年前香港的空氣污染不均比今天要嚴重得多。

一如政治社會現實,空氣污染不均的現象也不由香港人自主!

無可否認,香港人承受內地空氣污染的同時,珠三角地區經濟蓬勃也為香港帶來了巨大好處。之但係前者的成本承擔貧富有別,後者的利益分布又是否一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黃牛經濟學之 當非牟利遇上真茂利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估不到,港人竟會有支持實名制的一日。 欄友梁天卓問港樂應否杜絕久石讓的黃牛?想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可先重溫張五常多年前一篇文章:「音樂劇的老闆及他們的票房無從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願意出高價的遊客。他們於是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地讓黃牛組織先購入一兩年的門票。 黃牛組織有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