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8, 2018

政府庫房產權誰屬﹖ 免費早餐: 梁天卓

今日,在財爺發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之前,社會上終於有不少聲音希望政府派錢。說「終於」,是因為幾年來我和兩位欄友以及五隻手指數得晒的同道好友已為此寫下過萬字。《免費早餐》這個專欄可以算是成功爭取了民意轉向吧?當然,立法會內不少應該代表民意的議員仍然反對派錢。另外,執筆之時,我還未知道財爺會否順從民意「開倉濟民」。

既然已寫下過萬字,我就不再重複為何我和兩位欄友會贊成全民派錢。我今日想說的是,既然派錢是好,為何政府和有些政客仍然對直接派錢有所保留﹖

要問的是:政府庫房裡的盈餘的產權到底屬於誰﹖理想地看,阿公的錢當然是大家的啦。不過,正如蒼老師都已被私有化,認為庫房的錢是屬於大家的,又真是太過理想化。現實是,庫房裡盈餘的產權不清,利益團體的尋租行為不能避免。

這類尋租行為又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明刀明槍的;另一種是不明不白的。

所謂明刀明槍,是指政客們爭取選民支持,要求政府在「開倉濟民」時,向他們的選民界別多作分配。

就以派糖為例,它與直接派錢的財富再分配效果其實大有分別。後者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前者名為濟貧,實益中產。

幾年前我計過,把退稅及其他派糖措施加起來,受惠派糖的不只是中產,更是收入在最高10%的中上產。有政客的選民基本盤是中上產,當然亦有「代表」基層利益的政客會要求集中協助沒有資產的市民,包括向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市民派發津貼、公屋免租及增加交通補貼等。更不消說的是,這類又要申請又要填表的津貼補貼對「地區工作紮實」的政客自是百利而無一害。

至於甚麼是不明不白的尋租行為呢?舉個例,有政客支持政府多作基建。表面上基建(如高鐵)可帶來界外效益(如減少交通時間),人人受惠,不過,講效益之餘,我們還要計成本,兩位欄友及坊間不少人已為此算過帳,指出即使在不超支的情況下,高鐵及很多其他基建其實並不化算。翻查政府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數據,在2012年以前,政府每年基建支出約每年200億元,近年已升至1,200億元一年,未來6年政府預算基建總支出更高達7,500億元!這還未計算已成為新常態的超支再超支。

有些政客為何仍然繼續支持同一時間興建大量基建?一個可能是他們理解能力有限,不明白當中的成本效益計算;另一個可能是我理解能力有限,不明白他們背後的政治利益計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黃牛經濟學之 當非牟利遇上真茂利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估不到,港人竟會有支持實名制的一日。 欄友梁天卓問港樂應否杜絕久石讓的黃牛?想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可先重溫張五常多年前一篇文章:「音樂劇的老闆及他們的票房無從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願意出高價的遊客。他們於是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地讓黃牛組織先購入一兩年的門票。 黃牛組織有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