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8, 2018

僭建逐呎收錢 分派市民 免費早餐: 曾國平

新上任律政司僭建事件,是包容是包庇,相關的政治法律評論如排山倒海,不用我多說甚麼了。

今日想有點新意,從經濟學角度看看僭建這個普遍現象。

僭建有供有求。供應,從現有房屋供應衍生出來,上有天台屋,下有地庫,屋內又有拆牆打通單位之類。

需求就更明顯了,不增加面積的僭建是為美觀為方便,增加面積在萬元呎價的今天就尤其珍貴。

合法的加建和改動工程申請過程漫長而複雜(相信成功申請不容易),於是僭建成為主流:80萬,除了是傳說中的公屋封頂數字,也是屋宇署曾經估計的僭建物數目,要超過100年才能全部拆清。

僭建物有市場價值,增加面積的僭建是房屋供應一部分,政府再花公帑拆掉僭建物,加起來就是破壞財富兼浪費資源。

只要不是會造成「界外效應」、影響隔籬鄰舍第三方安全的僭建,最符合經濟效益的處理,是任由其興建和保留。退而求其次的做法,就是政府以慢動作拆清僭建物。

不過,以僭建為樓宇增值的機會不是人人平等(據聞屋宇署處理個案的速度效率也不人人平等)。

我花400萬元,買入一個400方呎私樓單位,僭建的空間有限,未能「上下其手」;你花4,000萬元,買入一間3,000方呎的獨立屋,僭建的選擇就多了。

僭建及僭建潛力的價值反映在呎價之上,造成的效果是富者愈富,普通人買的1方呎跟有錢人的1方呎不是同一回事。沒有物業在手的,就連分一點甜頭的機會都沒有了。

從貧富不均的角度看,清拆僭建是我冇,人都要冇的「魚蛋論」處理方式。兼顧經濟效益和貧富不均的做法(隔籬欄的周顯提出過類似建議),是容許不影響他人的僭建物,以補地價合法化(亦即變相放寬現有的加建和改動工程申請),給監管當局揭發的則根據面積計算罰款,最後將收入向全港分派。
不用全部拆清,屋宇署的處理速度也會加快,假設每年處理1萬宗僭建個案,保守估計,平均有100方呎的僭建要補地價或罰款,以1萬元每1方呎計,加起來就是每年100億元的政府收入。

700萬港人每人分到千幾元,條氣應該會順過聽班權貴講,自己點樣太忙,唔記得,亦實際過班政客扮憤怒,小罵大幫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黃牛經濟學之 當非牟利遇上真茂利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估不到,港人竟會有支持實名制的一日。 欄友梁天卓問港樂應否杜絕久石讓的黃牛?想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可先重溫張五常多年前一篇文章:「音樂劇的老闆及他們的票房無從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願意出高價的遊客。他們於是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地讓黃牛組織先購入一兩年的門票。 黃牛組織有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