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8, 2018

宏觀現象的拼圖遊戲 曾國平 經濟3.0

2018年2月6日

宏觀現象的拼圖遊戲

宏觀經濟學很難,難在世界實在是太複雜,因果關係太糾纏不清了。為便於分析,一般的宏觀研究只處理幾個變量之間的關係(如失業和通脹),再加上與世隔絕的假設(即沒有貿易沒有滙率),邏輯井然,推理嚴謹,只是現實應用起來有點困難。較大型的宏觀模型可以處理很多變量,只是模型一般有大量方程式,不容易搞清楚裏面在搞什麼,更不要說用淺白的方法向大眾解釋了。
情況尷尬,學院內的宏觀經濟學者面對宏觀現象往往不知從何入手,不懂將不同變量的升跌拼砌成一幅完整的圖畫。與此同時,傳媒對這類「應用宏觀經濟學」又有很大需求,結果往往是所問非人,問非所答,無助大眾了解宏觀現象。
美國經濟近年趨勢
就以美國的經濟表現作為例子吧:一)以貿易加權的指數計,美元過去一年下跌了一成;二)美國長債從2016年的歷史低點逐漸回升,累計已升超過一厘;三)根據利率期貨,今年聯儲局大有機會加息兩至三次。三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滙率和長債都是往前看(forward-looking)的資產價格,上上落落反映的是投資者對未來的看法改變。滙率強弱反映了經濟基本因素,一方面實質經濟表現愈好愈強,一方面通脹愈升(即購買力愈低)愈弱。金融危機後美金反彈急升,皆因經濟活動持續改善,同時未見通脹重臨跡象。長債是將來短債的展望,一直低迷或許是量化寬鬆壓低息口有功,更有可能的解釋是低通脹之下債券相對吸引。
近期的情況有所逆轉。以抗通脹債券(TIPS)價格計算的通脹預期有回升之勢,5年和10年期已在2%左右徘徊。
勞工統計局公布的就業數據亦見工資增幅明顯上揚,通脹似乎在慢慢浮現。滙率強弱跟物價高低是同一回事,量度的都是購買力。縮表以外,長債上升也受短債預期影響(聯儲局跟隨通脹加息),同時又反映了通脹風險溢價上升(inflation risk premium,即買長債承受通脹風險的補償)。
展望今年香港前景
滙率跌長債升,我認為都是通脹(終於)壓力上升的訊號,代表加息會加得更快。
聯繫滙率下港元隨美元轉弱,息口隨美債上升,對香港有什麼影響?香港銀行同業拆息逐漸上升,對樓價是否不利?金管局自金融危機以來收緊樓按,提高壓力測試的結果本應是樓價的利率彈性大大降低,同樣的利率升幅對樓價的影響會比以往細。銀行體系的樓按情況如此,有趣的問題是在銀行體系以外組成的所謂「影子銀行」到底有多大。發展商、財務公司、地產經紀借貸愈來愈進取,如果今年樓按利息上升一兩厘會有什麼效果?
近日傳媒廣泛報道金管局的最新數據,指香港家庭負債一直上升,佔GDP比例在2017年第三季升至接近70%,在過去10年累計升了20%。隨着樓市股市造好,借貸有所增長很正常,只是大家要留意計算這個比例的數據只取自金管局管轄範圍內的「認可機構」(持牌銀行、有限制牌照銀行和接受存款公司),並不包括範圍以外財務公司之類的影子銀行。比例是有點人為地壓低了的。算進影子銀行的貸款的話,負債比例會增加多少?金管局量度得到的這70%負債無疑安全,只是看不到的負債對利率的彈性會大得多。
現實應用中的宏觀經濟學是個拼圖遊戲,企圖在眾多相關的現象中整出完整一致的看法。以上是我的解讀,大家又怎麼看?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黃牛經濟學之 當非牟利遇上真茂利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估不到,港人竟會有支持實名制的一日。 欄友梁天卓問港樂應否杜絕久石讓的黃牛?想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可先重溫張五常多年前一篇文章:「音樂劇的老闆及他們的票房無從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願意出高價的遊客。他們於是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地讓黃牛組織先購入一兩年的門票。 黃牛組織有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