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5, 2018

曼城高柏尼亦有讀《經濟解釋》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曼城高柏尼亦有讀《經濟解釋》
2018-01-12
有讀過張五常教授的作品的讀者都知道,大教授的「粉絲」除了是一眾經過高考經濟科洗禮的芸芸考生之外,亦包括彭勵治、高斯和佛利民等政要中人和學界男神。前者我作為前考生算是有些親身經驗,後者我則直接間接聽過不少前輩述說大教授的風采。想不到的是大教授的影響力無遠弗屆,連在英超班霸踢波揾食的甘賓尼都受其影響?
大教授對我等後輩的其中一個最大影響是示範了如何可以將價格理論靈活運用。市價引導資源的使用,這在一般入門經濟學的教科書內會提到,大教授的教授艾智仁曾提出市價亦是作為斷定誰勝誰負的準則這觀點,大教授則再進一步指出由於訊息費用不是零,市價原來可以誤導。
在《經濟解釋》談造價的行為時,他提過演唱會的例子:「好些時,熱門的新潮歌星或樂隊喜歡以『供不應求』之低門票價,鼓勵歌迷露宿街頭輪購,場場如是,其勢可觀。問題是,這些熱門歌星大可加價而還場場爆滿,為甚麼要擾亂社會秩序呢?我認為除了造勢外,熱門的新潮演唱聽眾也是演員。主事者希望聽眾在場內瘋狂,大哭尖叫,不僅增加場內氣氛,而且增加電視傳播時的號召力。大哭尖叫的聽眾,通常是願意在街頭露宿的青年。這樣,以『供不應求』之價鼓勵露宿輪票,是選擇聽眾的好辦法。」
好了,究竟將價格理論運用得出神入化的大教授與踢波時虎虎生威的高柏尼有何關係呢?話說小友ECON記者找到高柏尼做訪問,訪問中近年傷多過踢的他透露在曼城商學院讀了一個MBA,還寫了一篇論文,論文裡的觀點與大教授可說是所見略同。
高柏尼先訪問25位同在英超踢波的波友,「發現」球員在主場迎戰敵隊時的發揮都零舍醒神,於是「證實」主場威力是真有其事。
他之後再進一步問:現在電視轉播權往往以天價成交,現場入場的門票收入佔球會收入愈來愈少,球會是否應該降低門票價錢,吸引熱血但無錢的球迷「在場內瘋狂,大哭尖叫」,增加球隊主場威力,從而提升聯賽盃賽成績,以增加球會獎金及電視轉播收入﹖
高柏尼的論文甚有創意,但不是沒有漏洞。只訪問25位英超波友來「證實」當然有點兒戲,另外不少英超球賽早已高朋滿座,這是否代表和球會早已進行如此「造價」行為?(BBC之前便報道英超球會的票價其實已3年沒有上升。)當然,他作為一個「半工讀」學生,寫出這樣的論文合格有餘。
如果你是本科或正在攻讀碩士的同學,對此題目有興趣而又能找到相關球賽的數據(應不是難事)和門票價格的數據(可能要花點功夫),這也是一個有趣的研究題目。

相互持股: 圍標又謎網?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相互持股: 圍標又謎網?
2018-01-10
關於炒股謎網,大大話話寫了過萬字。50隻「妖股」背後有多少個「老千」,至今都是未審先判的一地花生,只有這些公司的大小股東因被唱淡甚至停牌而導致損失是真金白銀。謎網50開宗明義:Sometimes, a picture is really all you need to know why you should not invest in a company, or in this case, 50 HK-listed companies in what we will call the “Enigma Network.”以為有圖有真相?所謂真相,原來只係話50隻股票當中一些是泡沫、一些收過證監會警告股權過度集中,之所以組成「謎網」關鍵是這些公司曾相互持股。
到最近,準備參選立法會補選的張秀賢提出「圍標謎網」。圍標又謎網?原來,追蹤了本港圍標謎團半年後,他指出有一個或多個相關的公司控制著整個網絡。例如,景林邨的前管理公司高耀物業管理,於管理景林邨期間為經一中間公司嘉得利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由兆德萬聯國際公司持有,兆德萬聯國際公司則持有55%兆德投資股份,而兆德投資曾經擁有景林邨現管理公司九源物業顧問的股份等等。
股壇長毛不滿的,是相互持股有可能方便這些股東一致行動而作出對其他小股東不利的商業決定。而張秀賢擔心的,是有「政商黑圍標王國」參與圍標損害居民利益。批評過證監會與股壇長毛「裡應外合」帶來種種潛在利益衝突甚至內幕交易的問題,卻被誤會是打壓言論自由。市場人士當然有他們的言論自由,但假如張秀賢是承建商,並與競委會「裡應外合」就是問題。否則,任何市民對市場提出質疑本身都不是問題。問題是,經濟學怎樣看公司相互持股?
須知道,法律上公司相互持股本身亦不是問題。在金融市場,上市公司相互持股證監是容許的,在披露為本之下,持股量超過5%的,做足申報便可。相互持股的公司當然有可能觸犯其他證券條例,但這些條例是任何上市公司都有可能觸犯的。
法例容許的公司相互持股有幾罕見呢?多年前,我曾經在這方面做過一些學術研究工作,公司相互持股在亞洲地區(特別是日本)其實十分常見。為甚麼公司相互持股在亞洲地區比較普及?甚麼行業的公司傾向相互持股呢?公司相互持股甚至合併有時可減低交易費用,我曾提出過的理論卻又指,當承建商相互持股,在競投工程項目時即使不用議價溝通,亦會產生圍標效果。
然而,不同行業之間如何競爭如何合作不能一概而論,因此反對或提出管制任何市場行為前,必先了解該市場行為的因果。

套丁與土地供應關係 梁天卓 經濟3.0

2018年1月9日

套丁與土地供應關係

「地是用來種東西的,不是用來買賣的。」電影《竊聽風雲3》裏的阮月華(周迅飾)如是說。真作假時假亦真,這部戲有多少反映現實我不敢說,起碼到現在為止「丁屋大廈」還未在現實世界中出現,現在有的最多是「有一致設計、有圍牆包圍、有屋苑名稱及屬於屋苑式管理」的丁屋苑。「丁屋大廈」數目是零,那麼丁屋苑呢?
在花了一年時間調查後,本土研究社最近發表了「新界套丁研究報告」。報告指出,新界不少地方如元朗、北區及大埔等套丁問題嚴重(套丁即有地的發展商把地低價售予無地的原居民起丁屋,但同時原居民和發展商再簽訂秘密合同,列明是發展商而不是申請建築許可的原居民擁有所起村屋的業權)。
在其保守估計下,新界最少有9878幢丁屋懷疑以套丁方式興建,數目竟佔目前丁屋近四分一。
根據現行法例,丁權擁有人在獲得政府批地起丁屋前須作一個法定聲明,聲明自己在申請的當刻並沒有與其他人或發展商達成出售自己丁權的協議或者在當刻具備如此的意圖。亦即是說,報告或此前報道提及的疑似套丁行為都犯了作出虛假聲明的刑事罪行。
近乎明目張膽的犯法行為,加上套丁為少數擁有丁權的原居民或鄉郊地權的發展商帶來豐厚收入(現時每幢丁屋平均市價已超過1000萬元,但其買地、起樓以及補地價等成本相信不會超過500萬元),本土研究社的發言人以及一些立法會議員對政府是否應該甚至有否執法大加批評,實在不難理解。
我想知道的卻是套丁行為是否增加了土地供應?一個看法是沒有套丁的情況下住宅供應會比現時多。這裏的假設是要先取消丁屋政策。現時政府預留了900多公頃土地作興建丁屋,根據網媒估算,當中有最多三成可用作興建公共屋邨,建成單位數目可達30萬伙,能容納人口逾90萬,比只興建丁屋容納人數多出一倍有多。
現實卻與這理想情況有差別。一方面丁屋政策能否被取消是個十分複雜的問題。另一方面即使丁屋政策被取消,那些在鄉村地帶或認可鄉村範圍內的農地業權很多其實已在私人發展商手中,政府要把這些土地收回並發展公屋不是易事。 在可見將來丁屋政策被取替的機會不高,加上現時轉換土地用途的程序煩複(港大的王于漸教授曾多次撰文論述,在此不贅),要依循正常途經把農地轉換成可建屋的住宅用地費時又失事,犯法的套丁行為在某程度上其實增加了住宅用地的土地供應,間接紓緩了近年樓價不斷上升的情況。
優化轉換用途政策為王道
換句話說,如果政府只打擊套丁而又不更改丁屋政策或改變土地用途政策的話,香港的住宅土地供應短缺問題只會惡化(就好像在《竊聽風雲3》裏的阿祖(吳彥祖飾)買了嬌姐(羅蘭飾)的農地後真的實踐「地是用來種東西的,不是用來買賣的。」一樣。)
大家不要誤會,我認為套丁行為(甚至是丁屋政策本身)實際上是把財富分到原居民等少數人的手上,這本身是否公平值得大家討論。不過,如果政府認真執法有一定阻嚇作用,在現時樓價高企,出售每幢丁屋的利潤十分豐厚的情況下,原居民和發展商守法的成本只會愈來愈高。要減低套丁誘因的同時,又可以避免住宅土地供應短缺問題惡化,政府只能同時優化改變土地用途政策,令農地持有人能更容易把土地轉換成住宅用途。
作者為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公屋管理的疑似圍標和租值消散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公屋管理的疑似圍標和租值消散
2018-01-08
房房署轄下有超過76萬伙公屋租住單位,其中約六成物業管理(清潔、保安和收租等)由政府外判的公司負責(公屋租戶只要交租,不用另交管理費)。保守估計每戶一年管理費1萬元,約45萬伙外判管理的租戶,等如每年合共45億元的可觀生意。若外判商能得到房署信任,風生水起也。此其一。
公屋租金明顯比市值租金低,兩者的差距是經濟學中的租值。不用市價的競爭方式造成租值消散,明顯的例子是市民千方百計要上樓,較不明顯的例子是隨機分配下,公屋位置遠離工作地點,皆浪費資源。
租值消散的另一形式,正如前輩蕭若元在《香港的命運》一書提及,為公屋居住質素(維修、治安及衛生等)遠比私人屋苑惡劣。究其原因,管理公司是由房署用公帑聘請的,公屋租戶不能像私樓業主般以轉換管理公司威脅。此其二。
將以上兩點加起來,最近的海麗邨清潔工罷工一事就變得清楚了。不是自由市場萬惡(在公屋制度下,租金偏低是問題源頭),也不是外判商唯利是圖(哪一個做生意的不唯利是圖?),真正要問的實證問題是,公屋管理這一筆巨大利益如何分配。
工人待遇差,難要求有甚麼高質服務,政府補貼跑到哪裡去了?工會人員翻查資料,發現多個屋邨的管理公司關係密切,有政治人物更製成「圍標謎網」圖,這些都是有助了解真相的初步工夫。
數據當然愈多愈好,但以我的有限了解,公屋投標結果的公開資料相當有限,只能在政府憲報找到房署外判合約中標者和合約金額。若政府公開過去所有投標者的出價(也許早已公開,只是我找不到),至少我可以利用計量方法為房署釋疑,驗證管理公司之間有否疑似合謀定價。當然,要進一步證實圍標行為,需要的是口頭或書面的串通證據。
跟私人屋苑維修圍標的情況不同,涉及政府機構的投訴或許不在《競爭條例》規管範圍以內。前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曾在立法會這樣回答:「這項安排是考慮到大部分法定團體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經濟活動,或其活動與執行政策及提供主要公共服務有關」。還是競委會能夠避開房署,根據《條例》只調查涉嫌圍標的外判商?這些技術性問題就要留待競委會澄清了。

香港戲院行月費制度有冇得諗﹖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香港戲院行月費制度有冇得諗﹖
2018-01-05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電影業(尤其是荷李活)是創意的象徵。可不是嗎?由黑白片時代的差利卓別靈,到李小龍的功夫熱,再到佐治盧卡斯的星戰系列,電影一直帶領著東西文化的發展。
不過,熟知行情的人都知道電影業的話事人一般都不喜歡冒險,早前提過不斷翻拍成功電影續集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另外,電影業裡的生意模式亦絕不創新,一直都靠賣戲飛和爆谷汽水支撐住,又或是電影落畫後出的VHS或DVD賺錢,如是者幾十年如一日。
最近,業內的生意模式似有默默地起革命的跡象。
小友Econ記者一直有留意歌影視產業的相關新聞,他最近看到《紐約時報》一篇報道,指一間名為MoviePass的公司現正推行月費計劃,用戶只需付約10美元(約78港元)的月費後,便可以每日進場入戲院看一套電影。
在不少大城市裡,一張戲飛隨時賣差不多20美元(約156港元),這個月費計劃的確十分吸引,據報道、MoviePass最近用戶數目更超過百萬名之數。
月費模式在戲院業裡是否可行?這要看供求因素。一方面,電影就如音樂般的文化產品要試過先知鍾唔鍾意,用戶付月費後,看每套電影的邊際成本是零,因此他們試看更多電影的意欲應該較以往更高。
另一方面, 有人喜歡超級英雄般的打打殺殺類型片,亦有人欣賞周星馳的無厘頭片種,如果要購買正價票入場,前者可能寧願等若干年後有線重播,後者可能等電影落畫幾個月後於Netflix首播。
理論上,在這樣一個青菜蘿蔔各有所好的市場裡,供應者可以一個適當的月費,令他們青菜蘿蔔都全吃,從而更能有效搾取消費者盈餘。
理論是這樣說,問題是,以不足一張戲飛價錢的月費要搾取消費者盈餘可能有點困難,難怪有報道說,各大影院的CEO都對MoviePass頗為抗拒。
不過,現在美國會每星期入場睇戲的人數愈來愈少,已由1940年代的80%家庭下降至現在約5%。
另外,票房收入現在只佔一套電影總收入的20%左右。即使月費計劃不能提升票房收入,但或許將來月費計劃所得來(各觀眾何時何地看過哪一套電影)的大數據,會比票房收入來得值錢。由是觀之,將來大陸戲院收月費的機會比香港戲院要高一些。

點解要提高置業率?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點解要提高置業率?
2018-01-03
自從特首推出鼓勵置業的房屋政策,評論紛紛以「自置居所比率」作為分析重點:有人認為,政府政策弄巧反拙,令置業率不斷下跌,有人認為,置業率低會拖累經濟表現,也有人認為,年輕人置業率下跌反映的是,房屋集中在中老年人手上。
我有一小一大兩個疑問。
小的疑問,是年輕人置業率下跌的同時,中老年人的置業率是否也在下跌?數學上,只要擁有多個物業的人愈來愈多(或少數人擁有愈來愈多物業),所有年齡層的置業率可以同時下跌,不一定只有年輕人置業比例才愈來愈低。
至於這些持有多個單位的業主,主要是所謂「靠父幹」的年輕一代,還是「阻住新一代上位」的中老年,就要留待有數據在手的專家去解答了。
大的疑問,是置業率的起跌到底由甚麼決定?
住屋(租屋加上自住)的供求決定租金,新樓的供求又決定了樓價,樓價同時是租金的折現值。買還是租的決定,牽涉的因素太複雜:除了儲夠首期,對未來樓價和租金的預期、收入增長的走勢、家庭結構的改變等等都在影響行為。
更麻煩的,是加上內地資金投資港樓、樓市辣招為上車或換樓增添難度。十幾廿個同時改變的因素,解釋置業率升跌沒有一眾評論所假設的簡單。
舉個例,置業率由八十年代上升至九十年代中,下跌了好幾年到負資產年代回升,十年前左右又開始下跌。近年置業率下跌似乎跟樓價急升很有關係,在八十、九十年代卻是兩者同時上升,回顧歷史會發覺兩者的關係一時一樣。為甚麼?我不知道,大家有圓滿的答案請告訴我。
既然影響置業率的原因多不勝數,以之作為政策目標就奇怪了。佛利民教落,當政策工具同政策目標的關係撲朔迷離,政策容易弄巧反拙。(若果近年置業率下跌是樓價急升加上按揭收緊所致,政府豈不是自己玩自己,變成要除三害的周處?)
以置業率作為政策目標的另一個問題,是正如周顯大師所說,忽略了居住質素:極速提升置業率的一個方法,是鼓勵公營私營全力推出50方呎的新式樓宇,保證業主人數明顯增加。這個講法可能有點誇張,但只要以置業率為首要目標,類似的扭曲效果難以避免。

證監員工的股票交易 徐家健 經濟3.0

2018年1月2日

證監員工的股票交易

踏入2018年,證監會主席唐家成先生說過今年會繼續加強執法,但澄清執法並非跟隨David Webb名單行事。我對證監計劃增加法規執行部人手有保留,卻非常贊同監管機構有必要與任何市場人士劃清界線。
新一年,讓我借《經濟3.0》這個平台公開向證監會及代表金融服務界的公職人員請教幾個關於內幕交易(Insider Trading)的問題:
(一)何謂內幕交易?
(二)市場應否容許內幕交易?
(三)內幕交易在香港是否違法?
(四)證監會調查甚至準備起訴一間上市公司算不算是內幕消息?
(五)證監會員工可以自由買賣股票的話,他們有機會觸犯有關內幕交易的法例嗎?
(六)證監會員工(特別是法規執行部的)買賣股票需要申報或有什麼其他限制?
(七)證監會企業融資高級總監戴霖對傳媒表示他與Webb不時有聯絡,而Webb亦定期向證監會發電郵。有傳媒於是質疑:「到底是David Webb的『謎網』名單引起監管當局關注?還是如一些市場傳聞指出,David Webb和證監會『裏應外合』?」假如為避免利益衝突證監會限制員工自由買賣股票,類似的限制是否適用於與證監會不時互通消息的市場人士?
(八)市場傳聞甚至相信證監會與個別市場人士在執法時「裏應外合」,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是好是壞?
「保障投資者免因不誠實的內幕交易者而受到損害,是市場監管機構的首要責任,證監會將繼續偵察及遏止內幕交易罪行」,我當然知道這是證監會對內幕交易的取態。經濟學怎樣看呢?
幾年前在美國應邀參加一個紀念張五常老師艾智仁的學術會議,會議中認識了「學二代」Geoffrey Manne。Geoff的父親曼尼(Henry Manne)半世紀前名作Insider Trading and the Stock Market,提出支持內幕交易的兩大論據:其一,內幕交易有助價格更準確反映資訊,今天是老生常談,此處不贅;其二,內幕交易有效獎賞發掘資訊的內幕人士,這一點我認為值得商榷,因為沽空同時容許內幕人士從發掘利淡消息中獲利。
設界限的尷尬
我知道曼尼父子同意我的觀點,以內幕交易之利作為報酬微妙之處卻不止於此。反對內幕交易的人普遍認為內幕交易損害小股東利益,他們卻漠視了一旦禁止內幕交易競爭之下擁有內幕消息的員工有條件要求更高工資。小股東究竟喜歡付更高工資留住接觸到內幕消息的員工,還是容許他們利用內幕消息在股市上賺點外快?我相信證監沒有答案。
另一個可能令監管機構尷尬的問題,是內幕交易的執法難免隨意。曼尼問:「外幕人士」(Outsider)擁有內幕消息進行交易算是內幕交易嗎?美國近年以「不正私取理論」(Misappropriation Theory)擴大內幕交易的定義是個好例子。還有,試想你有內幕消息知道自己工作的公司已成功研發一項將顛覆市場的新產品,這時你買入公司股票可能已觸犯有關內幕交易的法例,但假如你只大手沽空公司主要競爭對手的股票呢?
應以美證交會為鑑
真正令監管機構尷尬的問題,其實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亦稱證交會)員工買賣股票的醜聞。2009年證交會爆出了一宗醜聞,當年一份名為Employee's Securities Transactions Raise Suspicions of Insider Trading and Create Appearance of Impropriety;Violations of Financial Reporting Requirements;and Lack of SEC Employee Securities Transactions Compliance System的調查報告,指出證交會兩位執行部律師違反內部申報機制之餘更涉嫌進行內幕交易:
The(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investigation disclosed that approximately two months before an investigate of a large health care company was opened in her Assistant group, Employee A sold all of her shares of stock in the company. We also found that Employee A purchased additional shares of a global oil company's stock both a few days and a couple of weeks after a formal investigation was opened by her friend who occupied the office next to her. Employee A also sold shares of that company's stock two days before an inquiry was opened in that matter.
事件被揭發後不久便鬧上國會,證交會最終收緊內部守則限制員工股票買賣活動,新守則不但規定員工任何股票買賣要預先獲得批准,更不准員工買賣被證交會調查的公司股票。問題是,新守則執行起來變相是強迫證交會員工在調查某上市公司前把其股票全部沽出。研究發現,新守則執行後證交會員工在股市上賺到的額外回報竟與市場上內幕交易賺到的額外回報相若!【註】
這是所有證券業監管者必須回應的問題。美國有專家建議應全面禁止證交會員工持有任何個別公司的股票,香港又有誰監察證監會呢?截至2017年3月31日,證監會職員總數為867人,每年12億元人事費用,即平均每名員工年薪差不多要140萬元(當中行政總裁的總酬金為973萬元)。過去3年證監會的人事費用增加了34%,再增加法規執行部人手的話,去年年度錄得的3.56億元赤字很可能會進一步擴大。
要應付這筆公共開支,證監會及代表金融服務界的公職人員有責任先回答以上8條有關執法人員「內幕交易」的問題。
曼尼批評證交會打擊內幕交易時曾說過:But, as in most holy wars, self-righteousness and hypocrisy may be the true order of the day. 50年後,我的新年願望是證監會做得比證交會好。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註:Rajgopal, Shivaram and White, Roger M.,「Stock Trades of SEC Employees」.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Forthcoming;Columbia Business School Research Paper No. 17-105. Available at SSRN:https︰//ssrn.com/abstract=3057172

經濟學教你為2018年訂立新目標!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經濟學教你為2018年訂立新目標!
2017-12-29
當你在讀這一句時,你已經中了標題黨的圈套,開始看一篇未必適合你的文章。成功設下圈套,因為我懂得運用「行為經濟學」的智慧,掌握了你非理性的一面。不是嗎?
若果你是理性的,你會從本欄過去的內容風格,推論出「經濟3.0」不會寫甚麼訂立新目標的題材,計算過看每一粒字的時間成本後,決定不花時間精神看這篇擺明搵笨的文章。你仍然看下去,證明你們這些讀者都是非理性的。
由於題材重要,我決定申請研究基金,探討標題黨的理論和實踐,題為「標題黨的行為經濟學」(The Behavioral Economics of Biaotidang/Clickbait),計劃舉行50輪實驗,聘請10個研究助理,約需500萬元。 香港政府部門一直未能掌握標題黨的成功本質,錯失了有效宣傳的機會,對這個研究計劃應有相當興趣,因此我對成功申請撥款很有信心。
回歸正題,經濟學真的可以幫你完成新年目標嗎?傳統又老土的經濟學,假設理性行為,只關注市場現象,太重視實證分析,得出的結論往往又不合主流意見,對大眾傳媒來說是相當趕客的。
行為經濟學指出,人類種種非理性的行為,相比下就有趣好玩得多,就如網上各種來歷不明的心理測驗一直都大受歡迎,我們總是想多了解自己多一點,錯則改之無則加勉。加上各種非理性行為都有一個專有名詞,學術包裝比講來講去三幅被的需求供應高級得多了。當然,行為經濟學扯上炒股炒樓的投資智慧,就更加是票房保證。
又離題!話說要訂立可行的新年大計,如甚麼減肥儲錢之類,根據一位著名行為經濟學者歸納大量實驗研究得出的智慧,可簡化為三個步驟: 一)坐言起行,立即開始定時做運動或慳錢,因為人類有養成習慣的傾向; 二)訂立規則,如一個月要做足幾多小時運動或儲夠某個金額,不要破戒; 三)盡量令過程好玩,如運動時順便追劇等等。
好有智慧的建議,讀者若果想知道更多,就要花錢買本名學者的著作了。話說回來,最理性的還是行為經濟學家,知道這些科普小趣味大有市場,寫下一本又一本暢銷世界的普及著作。
2018年,我期待香港行為經濟學KOL的出現,提點我們日常大事小事的非理性偏差,輕輕一推(nudge)讓我們活得更好。

黃牛經濟學之 當非牟利遇上真茂利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估不到,港人竟會有支持實名制的一日。 欄友梁天卓問港樂應否杜絕久石讓的黃牛?想學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可先重溫張五常多年前一篇文章:「音樂劇的老闆及他們的票房無從判斷誰是本地人,誰是願意出高價的遊客。他們於是一隻眼開一隻眼閉地讓黃牛組織先購入一兩年的門票。 黃牛組織有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