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0, 2017

在豉油的國度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在豉油的國度
2017-08-09
「啱啱收到消息,香港品牌李錦記斥資128億元購入倫敦芬喬奇街20號一幢外號『對講機』嘅商業大廈,打破英國歷來單幢商廈物業成交紀錄。今次交易可以證明到『有華人嘅地方就有自由』……呀……各位對唔住,應該係豉油唔係自由……呀呀……對唔住,應該係有豉油亦都可以有自由。特別報告完畢。」有時候,談自由不如打醬油。「自由薯條」(freedom fries)只係淨薯條,「豉油撈飯」(stirred rice in soy sauce)至少有嘢撈。是的,在豉油的國度我們都是醬油男。【註】只是醬缸那麼多,何解唯有李錦記發到買摩天大廈?
我知道,以上特別報告純屬舊聞二次創作。豉油的國度其實一早衝出華人世界,因為神九升空已實現了「無人嘅太空都有李錦記」的目標。我亦知道,一百年前李錦記其實是賣蠔油的。近年李錦記豉油的銷量卻已超越蠔油,最𣈱銷的「蒸魚豉油」(seasoned soy sauce for seafood)更是年賣過億支。當全球過十億華人「不豉油,毋寧死」(Give me source sauce, or give me death),只有生意規模做到上天宮、產品多元化超過兩百款醬料,李錦記的供應才可以滿足醬油男對豉油的需求。
每年過百億元營業額,背後是規模及多元化經濟。規模及多元化經濟的背後又是甚麼?答案是品牌,有質量保證的品牌。品牌的出現源於訊息費用,當消費者選購時甚至使用後都不容易分辨產品的質量,生產商投資品牌建立就是要有效減低消費者對產品的訊息費用。自建養殖基地確保材料質量、在歐美國等地取得品質認證,加上品牌的廣告宣傳,一大部分品牌建立的投資都是不受產品種類或數量影響的固定投資。因為訊息費用,豉油的國度再多醬油男,有品牌的大醬缸來來去去就只得幾個。
在遼闊的豉油國度之內,在深厚的醬缸文化當中,多數人選擇安份做個醬油男。又或者,香港可以多出產幾個李錦記,不上市不造假卻無懼與海天味業(編按:內地調味品企業)和「頭髮豉油」競爭,好好發揚「思利及人」的精神。
今日我的心水讀物是V.S. Naipaul的《在自由的國度》(In a Free State)。文人觀察後殖民地世界的「自由」,好文學比偽科學可以更接近現實。
註:嚴格來說,英語世界的「自由」(freedom)與「自由」(liberty)是兩個概念,華文社會的「豉油」(soy sauce)和「醬油」(soy sauce)卻是一種味道。醬油男成為網路紅人,源於2008年廣州電視台在街上隨機訪問老百姓對艷照事件的看法時,一位男性受訪者回答:「關我鳥事,我出來買醬油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