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0, 2017

分析世事的英法風格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分析世事的英法風格
2017-08-04
漫遊倫敦巴黎,除了藝術和美食,一個樸實一個華麗,也令我聯想起經濟學兩種截然不同的分析方法。英國劍橋的馬歇爾,一本厚厚的《經濟學原理》至今仍有閱讀價值;法國洛桑的華拉斯,將嚴謹數學經濟分析推前一大步。啤酒和葡萄酒的分別人人知道,馬歇爾風格(Marshallian)和華拉斯風格(Walrasian)的經濟學又有甚麼不同?
膚淺的答案,是馬歇爾關注一個市場的局部均衡,華拉斯看的是整個經濟所有市場的一般均衡。較有意思的答案,是馬歇爾注重解釋現象,為求目的,不惜作一些簡化的假設,甚至省略一些數學上存在但現實不重要的枝節,追求一套實用的分析工具。
華拉斯關注的是比較理論性的問題,如找出市場經濟的可能性和證明其有效率,以抽象的數學精確分析供求和價格,追求邏輯一致性以至美感,跟現實應用沒有一定關係。兩者的分別就如兩款地圖,馬歇爾的只要清楚指示如何到目的地就夠了,無關的地方不必深究,華拉斯卻要求整張地圖符合比例尺寸準確,能否幫你找對地方卻是次要的考慮。
小友渾水在專欄提及的DSGE模型,就是華拉斯風格十足的現代產物:消費、投資等決定符合市場均衡兼與預期一致,可是嚴謹結構下的預測往往跟現實頗有距離。華拉斯風格主宰宏觀經濟發展數十年,近年似乎有改變的趨勢,多了一些受個別現象啟發的研究,脫離了DSGE形式的局限,多了一點重視解釋世事的馬歇爾風格。
是互補不足也好,是互相排斥也好,兩種風格主導了經濟學各領域的發展。經濟學作為一門科學,從實證計量分析到數學理論建構,分門分派皆因分析問題的方法不同、輕重取捨假設不同,於是產生出各種「風格」,卻少有扯上甚麼主義。大談主義的兩種例外情況,一個是經濟學者走進哲學性的討論(如佛利民、海耶克的部分著作),一個是像電影《情迷午夜巴黎》中的假知識分子(pseudo
intellectual)充內行。可悲的實情是前者不容易消化一直小眾口味,後者經過包裝宣傳卻能吸引大量擁躉,就如電影中的藝術扮嘢男令漂亮女角為之傾倒一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