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 2017

張五常:經濟學為何失敗?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7月25日

張五常:經濟學為何失敗?

差不多100年前,胡適先生贈過那些不研究問題只高談主義的人一個「懶」字【註1】。差不多100年後呢?差不多先生在懶人的國度繼續做其圓通大師。
原來,胡適亦曾說過經濟理論難懂,太抽象了。然而,胡適承認錯不在老師,因為同班同學中有一位最終成了偉大的經濟學家,他叫奈特(Frank H. Knight)。這個最早提出沒有私產便沒有市場的奈特,後來影響了張五常。
學者宜多研究些問題
多年懶得去書展,今年舊地重遊。張五常教授的《經濟解釋》終極修訂版面世,當然要先讀為快。大教授做學問一點也不懶,重視事實從不差不多。這是《經濟解釋》第2次重大修訂,上次3卷變4卷,基本上是重寫,今次4卷變5卷,大改的除了把原本卷4《制度的選擇》改為新卷4的《合約的一般理論》和新卷5的《國家理論與經濟解釋的理論結構》,還在每章加上參考文獻。
毋須大改的,是我一向最喜歡的卷2《收入與成本》。大教授寫《收入與成本》,就像Glenn Gould彈Goldberg Variations,既是Bach的作品,也是Glenn Gould的Bach。本來傳統到不得了的理論架構,加上大教授不斷觀察真實世界後得出的interpretation,可謂變化多端,把價格理論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層次。
張五常的經濟學淺而不易,皆因觀察大大小小真實世界現象需下的苦功,不會比苦練finger tapping的彈奏技法少。再以鋼琴演奏作比喻,彈得清楚是非常高的評價。4卷變5卷的修訂,我認為寫得比之前更清楚。
這裏忍不住一提,最近看到有行家談論「資本主義」時稱,若經濟理論上的市場均衡點不存在,資本主義便是建築在虛幻的概念之上,並不真實。大教授卻是這樣看均衡:「我在芝加哥大學,1967年我去的時候,有位明星學生去發表他自己博士論文的偉大發現,大名家在座,我那時是學生,就口出大言,我說外面市場為什麼會波動?他那時說外面的市場怎麼波動,怎麼可以找到均衡點。那些芝加哥大學的名教授看到這位明星學生,覺得終於出了一個好學生。我拍案而起,我說你們都是儍子,你告訴我均衡是真事嗎?你往窗外看,你告訴我外面什麼時候的經濟是均衡的?這些都不是真事。」
誰是誰非?君子和而不同。我只想說,「社會主義」同樣是可以透過那些均衡點存在的數學模型證明可行有效的。其實所謂「資本主義」,熟悉大教授的朋友都記得他從未擁護過,原因是他實在不知人云亦云的「主義」為何物(國民黨在大陸時官商勾結、弱肉強食的制度算是資本主義?),大教授一向推舉的是概念清楚的私有產權。今天經濟學兵敗如山倒,就是充斥着太多看不見的理論、太多無從觀察的術語。
政客多談主義可理解
今年重遊書展,發覺市場上多了喜歡高談「主義」的作者,當中更不乏以學者自居的。以「自由主義」為例,懂經濟學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自由永遠是指局限約束下的自由。除非所指的是我多一點自由不會導致別人少一點自由,近乎宗教崇拜般鼓吹社會上自由愈多愈好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的觀察是,沉迷紙上談「主義」的人,往往對事實重視不夠。可不是嗎?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某某人談論過什麼什麼「主義」,哪還有精力走到真實世界那邊去?象牙塔內的差不多先生不知世事,對社會為害不大。但不知世事的人月旦時事,卻帶來另一種危險。
大教授強調我們不能解釋不知是什麼的現象,曾有滿口「自由主義」的人卻言之鑿鑿:「槍械管制無助減少槍擊案,反而會導致罪案率上升。」事實是怎樣?行內就槍械管制爭議不斷,支持的(如Steve Levitt)和反對的(如John Lott)都是朋友,因研究犯罪成因,他們從結怨到鬧上法庭,來龍去脈我比一般人知得多。那位言之鑿鑿的自由主義者,對行內20年來找尋事實真相的無知實在令人尷尬。「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惡,都是借你的名做出的」,胡適當年引用羅蘭夫人的名句的確可圈可點。
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主義」不能談。博學如鄧文正師兄從學術角度細說「某某主義」的思想和歷史背景,我虛心受教。除此以外,胡適批評的那種空談「主義」,在政治舞台其實大有市場。政客在議會投票時往往按照其鼓吹的「主義」或意識形態而非審時度勢,投票時不走樣,否則損害投資多年的政治聲譽反而得不償失【註2】。因此,我十分理解政客「多談些主義」這種政治行為。至於搞實證科學的人應否「少談些主義」,我相信張五常和我同樣站在胡適那邊。
註1:在《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一文中,胡適指出空談「主義」有3個問題:「第一,空談好聽的『主義』,是極容易的事,是阿貓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鸚鵡和留聲機器都能做的事。第二,空談外來進口的『主義』,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一切主義都是某時某地的有心人,對於那時那地的社會需要的救濟方法。我們不去實地研究我們現在的社會需要,單會高談某某主義,好比醫生單記得許多湯頭歌訣,不去研究病人的症候,如何能有用呢?第三,偏向紙上的『主義』,是很危險的。這種口頭禪很容易被無恥政客利用來做種種害人的事。歐洲政客和資本家利用國家主義的流毒,都是人所共知的。現在中國的政客,又要利用某種某種主義來欺人了。羅蘭夫人說,『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惡,都是借你的名做出的!』一切好聽的主義,都有這種危險。」並建議中國的輿論家:「把一切『主義』擺在腦背後,做參考資料,不要掛在嘴上做招牌,不要叫一知半解的人拾了這些半生不熟的主義,去做口頭禪。」
註2:William R. Dougan and Michael C. Munger. The Rationality of Ideology.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Vol. 32,No. 1(Apr., 1989),pp. 119-142.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