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 2017

價高者得應付港鐵死火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價高者得應付港鐵死火
2017-04-28
我一向認為,一個城市的公共交通網絡愈發達,Uber成功「入侵」的機會愈低。所以我最初對Uber在香港的前途並不寄予厚望。不過,我錯了。我錯的地方不是現時Uber在本港很成功(起碼現在民間壓力並未成功令Uber在香港合法化),而在於我認為香港的公共交通網絡很先進這前設。
兩星期前,港鐵(066)「又」在下班繁忙時間出故障,觀塘至九龍塘綫沒電力供應,列車服務受阻逾兩小時,至晚上8時25分才陸續恢復。據報道,除了因被困車廂而令8人不適送院外,數以千計正在下班的上班族湧上地面亦令九龍東的路面交通大擠塞。
不少東九龍的巴士站都大排長龍,其中有乘客的等候時間更達數小時之久。而在沒有巴士途經的地方,有人截的士,有人轉搭小巴,亦有人徒步回家。朋友告之,不少小巴線途經之處,的士都不見蹤影。更甚的是,不少紅van「趁火打劫」、坐地起價逾倍。有乘客便向網媒投訴,指那些紅van的加價行為惡劣,但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只有無奈接受。
坐地起價不就是Uber的強項嗎?朋友又告之,Uber當時在某些地區啟動了它的「衝價機制」(surge pricing),有些地區的收費升了不止一倍。
有趣的是,事後似乎並沒有人投訴Uber的「趁火打劫」行為。可能Uber在香港走的是比較高檔的路線,大家早已對「衝價」的安排習以為常。
其實,車資在乘客數量突然大增的時候向上調只是簡單的經濟規律。一般的公共交通工具如巴士或的士可能礙於價格管制或交易費用,並不能即時調整價格,以至令供求「失衡」,有人排長龍等巴士,有人行成條街都揾唔到的士。而小巴的坐地起價和Uber的「衝價」則有助舒緩這供求「失衡」的情況:嫌貴的可以走路到交通較暢順的地方,又或先食晚飯再等人潮散去時才去目的地。
早前有位歌星在紐約舉辦了一場大型演唱會。散場時,數以千計的歌迷離場,情況有如港鐵故障下的人潮,各人爭相搶搭的士的情況可想而知。Uber亦在當時啟動了「衝價機制」,有效地調整價格,一方面令沒有急切需要回家的歌迷先等一下,另一方面,利誘更多Uber司機到演唱會場地增加供應。
Uber後來將之寫成一份簡短的研究報告,解釋「衝價機制」如何可以提升交通網絡質素。不知香港的Uber是否有意分析是次港鐵故障後Uber的各項數據,並將之寫成一個港鐵死火的Uber研究?即使Uber未有收集有關數據也不要緊,觀乎港鐵近年「出眾」的表現,類似的研究機會還是會陸續有來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