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 2017

象牙塔外看機位超賣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象牙塔外看機位超賣
2017-04-24
剛訂了機票,準備暫別美國的「象牙塔」,返港參加立法會一個關於全民退保融資安排的會議,之後出席《信報財經月刊》40周年紀念集《智慧傳承》新書發布講座。一如以往,今次離地萬呎乘搭的又是聯合航空(UA)。十多年來,因取消航班在機場過夜冇十次也有八次。但其實像我一樣經常up in the air的人,不用研究甚麼國際關係,老早知道當航班取消時怎樣不用排長龍,便可有效向航空公司爭取合理賠償,亦知道怎樣在機場舒服過一晚夜而不用出入安檢費時失事。既然如此,無論點樣當然繼續、繼續、繼續貪平搭UA。
同樣貪平搭UA的欄友梁天卓,上星期提到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William Vickrey多年前曾建議把他的拍賣理論應用到機位超賣,引來讀者批評此乃象牙塔學者想出來的實驗室理論。思想,當然是想出來的。難道讀者的批評是經反覆驗證而得出?從知名學者到匿名網民,近來一下子多了很多航空業專家。學者不見得個個聰明,網民也有自作聰明的。讀者這次卻非毫無道理,只是未驗證過,我不敢妄下判斷拍賣機位今天是否可行。今天我只想講一段歷史,說明學者怎樣走出象牙塔改寫機位超賣的市場運作。
原來在1978年前,美國航空公司機位超賣後如何處理是冇王管的,因超賣而遭「非自願遣返」的個案並不罕見(據說被選中的多是老弱殘兵)。今日提起機位超賣,不少行家會聯想到Vickrey,始終贏過諾貝爾獎吧。但想當年,鍥而不捨改變超賣情況的是另一「象牙塔」學者Julian Simon。1966年,Simon先去信全美國的航空公司,提議透過市價解決超賣問題,建議不被採納。1968年,Simon再公開撰文解釋競價怎樣達致雙贏(Vickrey的拍賣建議便是回應這篇文章),還邀請了當時的KOL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和史德拉(George Stigler)幫口遊說政府。我這兩位師公卻都一口拒絕,他們認為行不通的原因分別是:(一)可行的話,航空公司早採用了;(二)乘客會串謀圍標。最後Simon去信民航局,結果又是不了了之。
直到1977年,經濟學者Alfred Kahn獲委任為民航局主席,並採納了行家Simon的建議。1978年推行Volunteer Bumping Plan,規定超賣時,航空公司要先利誘乘客自願轉機(同時加重對航空公司「非自願遣返」的懲罰),亦為之後航空業放寬規管(deregulation)打開序幕。改革達致的雙贏,是「非自願遣返」個案大跌,飛機座位空置率隨航空公司更放心超賣而急降。
從前比服務,如今鬥價錢。航空業放寬規管令票價愈鬥愈平,更引發之後廉航百花齊放。警察過分使用暴力當然不對,但想享受40年前的飛行服務?用40年前的價錢,今天改坐商務客位吧。今天,航空公司平均從每名乘客身上賺不到十元八塊美金。忽然狠批航空公司服務惡劣的有兩種人,一種抽水但對航空業經濟零認知,另一種貪平卻唔知自己chea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5月23日 曾國平 經濟3.0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世界好像很亂,連一向有板有眼的經濟指標都亂起來了。量度美國以至全球不確定性的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簡稱EPU指數),未有隨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