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30, 2016

限紅股非對症下藥

免費早餐 - 渾水
限紅股非對症下藥
2016年04月29日
有位做聯交所的朋友同我講,話因為我經常評論或抨擊聯交所,所以入面的人會留意我寫的意見,地位次於David Webb。我不知道有幾多成是真的,但實在不好意思,我又要開「地圖炮」了。港交所(388)最近出了指引信,大致內容是限制紅股派送比例超過2倍,以減少股市的波動。
好多人未必知咩事,我簡單把當中的原理講出來,這也是上世紀的股票老前輩常用的慣技。紅股派送,本質上是搵人笨,因為送紅股並沒有增加股權持份,這只是小四分子分母的數學遊戲。派紅股可以巧立好多名目,有公司會當息咁派,去哄基金、散戶等,但客觀的目的是印多點股票,增加股票的流通量而已。因為紅股派送要除淨,在除淨當日,股價會按紅股派送的比例去做調整,背後也是簡單的數學原理,但係有一點好重要,由紅股上市入戶的日期同除淨日不是同一日,所以會出現「流通量真空」的情況。那是因為股價已按理論調整,但紅股仲未印到出來,所以中間這時間,股數會空白一段日子。
這一個真空期就是搵食期,因為流通量真空,變相同樣的購買力,可以把股價夾得比平時高,所以就會出現聯交所唔樂見的股價波動現象。這一段真空期,股價的波動就好似「末日輪」咁樣炒法。不同的是,窩輪行莊家制,券商會維持流通量,但股票「名義上」是沒有莊家的。
知道個原理,就會知道波動的原因,那是因為除淨日同紅股派送日的時間差。時間差為甚麼出現,比較生動同入屋的講法係:「印紅股到紅股上板,要時間」,因此,要解決呢個「問題」或緩解呢個現象,就是要減少時間差,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證券無紙化。證券無紙化上年已經通過了條例草案,不過,可能中央結算系統太麻煩,又有技術困難,所以實物股票尚在流通,無紙化仲未落實執行,限制紅股唔係對症下藥。
同一個原理去炒股票,用落去供股除淨也是可以造成股價波動,而且仲可以一雞兩味,除了炒鑊勁之外,仲可以順便集埋資。所以,就咁限制紅股,是中了方向但意義不大。
最後是一則呼籲,我個人這陣子比較閒,如果聯交所有意搵業界人士俾意見又或者想要顧問,可以搵下我,我非常歡迎,無謂成日做一些搔不到癢處的功夫。這一招炒股是某位網台大亨愛用,現在這位大亨都勇退唔做,先嚟行呢招,好似遲了少許呢。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Friday, April 29, 2016

年輕政治新星的供與求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年輕政治新星的供與求
2016年04月28日
究竟是一代不如一代呢,還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呢?這是一個歷久不衰的爭論。尤其是現在潮流興世代之爭,出來加一把咀的更是大不乏人。近一兩年年輕的政治新星不斷湧現,繼學民思潮的黃之鋒後,又有學聯的幾位大學生,再到近來又有立法會補選得到6萬多票的本土派梁天琦(按:他和我沒有血緣關係),於是不少人走出來意圖解釋這現象。
有經濟學界前輩說部分鼓吹港獨的「廢青」有人格障礙,我身邊沒有相關方面的專業朋友,所以不能予以評論。亦有專為年輕人「起機」的行政會議成員兼立法會議員說年輕人是為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吸引的薪酬而參政,她舉例指:「一位年輕區議員的薪酬,已是大學畢業生起薪點的兩、三倍。年輕人爭相從政,享受在鎂光燈下且合法成為民選議員,我能理解他們的興奮。」
年輕人真的為了議員吸引的薪酬而參政嗎?在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這是個供應的問題。我們要看的是議席相對其他職業是否愈來愈吸引。
在2008年至2012年間,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中位數幾乎沒有變過,相反立法會議員卻愈來愈尊貴,月薪由7萬元左右,升至8萬多元,升幅超過10%。另外,青少年(15至24歲)的失業率,在這幾年間都維持在10%以上。
即使議席由2008年至2012年看似變得更吸引,但亞太研究所的研究助理幫我翻查了立法會的資料,發現2008年和2012年當選的立法會議員的平均年齡幾乎一樣(都是55歲),而最年輕的議員都是32歲。而我印象中這兩屆參選人士的平均年齡也不是特別年輕(2012年的參選人士平均年齡為約43歲,2008年的數據因時效問題已不能在政府網上找到,但從各政黨名單的組成來看,其平均年齡應不會與2012年有太大差別)。更吸引的薪酬並沒有令更多的年輕人在2012年參政。在對年輕政治新星的需求沒有大變化的情況下,從供應的角度解釋年輕政治新星的湧現似乎有點牽強。
既然不是供應,那便是需求的問題。為甚麼年輕的政治新星愈來愈受歡迎?是因為大家對舊有政黨固步自封十分不滿?還是如該雙料議員所言「社會流動性低、樓價卻持續高企」令年輕人不滿日增?這些問題我還是留給她的智庫努力研究吧。
作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April 28, 2016

忽然本土忽然離地的沈學者

免費早餐 - 渾水
忽然本土忽然離地的沈學者
2016年04月27日
友報星期日版是左翼跟公共知識分子的重大輿論基地,我一廂情願以為會是一篇哀鴻遍野,繼續講安裕和新聞自由。點知,洗版的卻是世界仔學者講自己如何離地,奔向更美好的前程。這也難怪,新聞自由這些價值觸不到,望不透,讀者唔buy,反而香港的現狀同精英離地搵食,大家覺得入屋會關注。無計啦,搵食先係香港最核心的價值嘛,發哥講的。
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稜角分明的我唔識國際關係,經濟本科都只係講過international trade同international economics兩科。無論初入門讀的comparative advantage定Heckscher-Ohlin model,都係講緊幾條線交錯形成均衡,講國際間的資源要流動發揮最大效益。有了數理基礎,只要加點花巧的核心價值包裝修飾,精英主義培養的世界仔頓時化身世界公民,升價十倍。
至於本土?不用理會啦,過多幾年,反正都變成「集體回憶」、「昔日情懷」,到時咪春秋二祭紀念下咪算囉。沈學者走佬離港,都係符合經濟的implication,係理性的做法。
大學者的一生比JW首歌更矛盾,本身紅底,外祖父為《大公報》掌管財務的高層,母親亦於《大公報》工作,出來搞智庫Roundtable又有CY推手葉國華出錢出力,收了人好處和利益,但對外又是一臉泛民的氣場。
出事了,又話唔評本土政治,同紅底出身的陶才子齊變抽水機。見到「本土」這個term有價值囉,咪出本書叫《立足本土的國際視野》,一聽個名就知勁啦,又本土又國際。人哋成功將externality internalize,賣書賺名又賺錢,呢啲咪世界叻仔囉。所以,人哋結婚,左中右齊出來。
講紅、講影響力,欄友前輩曾主席不輸沈學者,既然左右不是人,倒不如帶著矛盾去旅行,豁出去開地圖炮,至少有忠黨風骨又有茶後笑話。當Package咁好的劉鳴煒都係英籍,沈學者離港又有咩咁出奇。至於你點解走唔到?因為你家山無福又唔識做世界仔,這也是幾條線交錯形成均衡的理性結果。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April 27, 2016

如何應對難測的黑天鵝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如何應對難測的黑天鵝
2016年04月26日
很少讀新書,尤其是暢銷書。不是標奇立異,只是想等風潮過去,看看時間洗禮過後,有沒有再版有沒有人持續談論,遲幾步慢幾拍才作時間投資的決定。
最近讀得過癮的,是差不多十年前走紅的金融作家泰立(Nassim Nicholas Taleb)。花了幾天時間讀完了《黑天鵝》(The Black Swan),再花了幾天時間讀完更舊的《隨機愚人》(Fooled by Randomness),較近期的《逆脆弱》(Antifragile)差不多讀完了。
雖未至通宵達旦,但也算中毒甚深:每日來回大學工作,要花一小時走一條長長的路,一向靠聽網台打發時間,但最近卻拿着泰立的書邊走邊讀,惹來途人的奇異目光。
這種一看到尾著了迷的感受,令我想起好幾年前沉迷唐德剛的日子。是的,泰立和唐德剛都是講故事的高手,喜歡加插真真假假的逸事和gossip,文章結構層次分明快慢有致,三、四百頁的篇幅一點也不覺得長。
泰立對主流宏觀經濟學、金融學沒有好感,思想跟海耶克相近:誤以為自己所知甚多(pretense of knowledge),結果是對自己預知未來、防範災難的能力信心爆棚,往往給突如其來、未能預測的黑天鵝事件(亦即統計學中的fat tail)殺個措手不及。
泰立尤其反對的,是各種量化風險的方法。現實不像賭場買大細,也不像教科書中的簡單例子,黑天鵝的機會率難以估算,而黑天鵝帶來的影響也難以量化。從歷史推算出來的風險量度有數得計看似科學,但容易墜入披索問題(peso problem)的陷阱:過去N年風平浪靜,不能因此假設未來會一直如此,更不宜憑此假設去做人生大小的投資決定。
壓力測試考慮的所謂最壞情況(worst case scenario),是從過去經驗得出來,但淺顯的道理是,曾幾何時這個未出現的worst case,是沒有人預料到、比當時最壞更壞的情況。
接受了黑天鵝難以預測的現實,泰立的建議是啞鈴策略(barbell strategy),將大部分的財富買入市場上最安全的資產(如美國債券),將小部分的財富放到風險最高的地方去,不斷下注買黑天鵝的出現:賭的,可以是經濟崩潰的負面黑天鵝,也可是風險資本(venture capital)追求的正面黑天鵝。策略將對歷史數據、理論模型的依賴減到最低。
雖然泰立對經濟學的看法有點片面,但書中有意思的觀點實在太多,不容錯過。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先讀較淺顯的《隨機愚人》。有點金融學、統計學根底的,讀他的書會有更大樂趣。泰立遣詞用字功力深厚,而書中提及相當多的典故、術語,不容易翻譯得準確,還是盡量讀原文吧。
作者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領展的神話

2016年4月26日
徐家健 經濟3.0
領展的神話
經濟學界有家喻戶䁱《蜜蜂的神話》:蜜蜂採蜜與花粉傳播皆無市場,蜜糖與果實產量因此太少了,市場失效要靠政府補貼種植果樹和飼養蜜蜂。多得張五常教授40年前打破神話,指出租用蜜蜂不但有價有市,市場還效率奇高。空有想像力但欠缺市場經驗的人,就是想不出打破神話的證據就在電話黃頁指南。大教授有市場經驗更具想像力:「如果甲果園租用蜂箱的數量滿足了柏拉圖(至善點),蜜蜂亂飛到乙果園去利他,乙不付費,只要乙果園的果實收穫增加能因而達到最高點──即是乙果園的邊際產量剛好下降至零,柏拉圖條件會一起地滿足了。」舉一反三,機場製造噪音亦帶來商機,只要建造機場導致鄰近物業之價升至頂峰(即噪音的壞與商機的好邊際上剛好抵消),不用市場交易毋須政府干預社會資源使用也可達到最高經濟效率。
今天我問:「不用市場交易也毋須政府干預,領展(00823)賺到盡可以令社會資源使用達到最高經濟效率嗎?」
產權角度看壟斷問題
不用交易也毋須干預,商場翻新導致鄰近物業之價剛剛升至頂峰,太巧合吧?兩年前在本欄發表《產權角度看海怡西問題》解釋當商場與屋苑業權分離,商場轉型問題要勞動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和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率領居民拖篋到Prada分店抗議。即使轉特賣場令商場租值上升超過居民不滿令屋苑租值下降,以政治有形之手界定產權問題出於交易費用令雙方不易達成雙贏協議。
假如蜜蜂採蜜與花粉傳播冇價冇市,我認為一個較可取的市場安排是讓蜜糖和果實一起生產,同一生產者自會爭取果樹與蜜蜂的最高總租值。把種植果樹和飼養蜜蜂合併,聽說今天在非洲一些地方十分普遍。同樣是唇齒相依,香港其實不少商場與屋苑是由同一發展商包辦的。港鐵(00066)在鐵路上蓋起商場建住宅,更可算是香港四大發明之一【註】。
產權集中不是造就霸權壟斷?再聽聽大教授怎麼說:「如果全世界的種麥之地都是我所有,我必定要分租給數之不盡的農戶耕耘。這些農戶互相競爭,麥價會是競爭之價而不是壟斷之價。」今天懂經濟學的人大多同意,社會一般高估大企業的壟斷能力。特別在人口密集的香港,領展不能逃避其他商場競爭。壟斷謀取暴利的神話,怎樣解釋領展花億元翻新商場而不簡單向商戶直接加租?又如何推斷領展出售較偏遠的非核心資產讓暴利流向別人田呢?輿論普遍怪罪領展霸權趕絕小商戶,但所謂偏袒大集團只是商場引入主力店(anchor store)增加人流的一貫做法,而吸引人流其實只有靠取悅消費者。
原罪與救贖
問題是打開門口做生意,領展眼中的消費者不只是租住公屋的基層市民。到天盛街市買餸的人,包括嘉湖山莊收入較高的中產。最近停車場改浮動泊位提升車位使用率的做法,便突顯了領展想方便更多非居民到商場消費。
領展的「原罪」,一方面源於當年終審法院對《房屋條例》中「以確保……提供房屋和提供(房委會)認為適合附屬於房屋的康樂設施」的看法與一般市民的期望落差,另一方面來自領展商場鄰近的公營房屋並非私產。前者,法庭裁決條例並無規定房委會必須擁有這些設施,但有量冇價的條例就如大學可隨意向擁有終身僱用合約的教授大幅減薪,這樣的終身合約可以確保什麼?後者,雖然翻新商場的效果像建新機場一樣往往帶動鄰近地產物業升值,但公屋價值大升獨愛舊屋邨小商戶的租客容易套現搬出嗎?
公屋非私產,領展作為私企是難以令社會資源使用達到最高經濟效率的。但原罪的救贖,主要是社會福利而非反壟斷問題。產權角度提供的答案有兩個,一是政府回購領展,一是公屋私有化。前者政府重申不會考慮,後者王于漸教授倡議多年。遠水難救近火,有人建議增建公眾街市,政府的回應是興建公眾街市需要佔用政府土地及公共財務承擔。假如社會有共識認為有需要資助公屋居民基本飲食開支,合約角度提供的答案亦有兩個,一是政府向領展街市租舖,二是政府向公屋家庭派發「買餸券」。
註:商場與屋苑一起發展亦有出問題的時候。港鐵有份參與發展的日出康城,第一間餐廳要到入伙六年後才開業,而發展計劃中的大型商場更遲遲還未動工。然而,貨不對辦始終有損發展商聲譽,長遠不利發展商以後賣樓定價。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Tuesday, April 26, 2016

領展的原罪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領展的原罪
2016年04月25日
先利申:作為電車男,我受惠於領展(823)的「電動車智能泊車卡」,在指定十多個停車場及時間享有半日免費泊車及充電優惠。別以為揸電動車必然離地(我架車非常咬地),每次與家人駕車去天水圍或樂富探親,我都要講句多謝領展。然而,其他邨民未必咁諗。
商場與居民利益衝突,其實豈止領展。遠的,兩年前海怡半島居民擔心商場變特賣場;近的,上星期日出康城居民苦等六年後,第一間餐廳終於開業。說過了,領展商場與美國一般大型商場有兩大不同:其一,領展商場直接影響附近居民生活;其二,領展商場附近居民所住物業大多不是私產。這兩大不同,都與領展的「原罪」有關。海怡的商場轉型與日出的商場冇影兩個案例,對這「原罪」有啟示作用。
城市規劃令海怡與日出自成一國,商場好壞對當地居民影響深遠。當年,海怡有袁彌明、當區區議員等飛往台灣與商場大業主交涉,加上海怡關注組率領居民到海怡東商場的Prada分店示威,和之後零售業轉勢,籌備中的特賣場最終不了了之。今日,日出有方國珊宣布成功爭取,居民卻表示配套問題是發展商問題,說好了的大商場仍是遙遙無期。海怡的啟示,假如商場與屋苑業權不一,商場利益與居民利益可以天各一方。日出的啟示,即使發展商承諾商場配套,不顧名聲的發展商可以照樣走數。
不要誤會,商場轉型或商場冇影其實可能符合經濟效益,經濟效益看的是商場加上屋苑的總租值。商場轉型令商場租值上升,可以超過居民不滿令屋苑租值下降,商場有影即使本身負租值,帶挈屋苑租值上升可能未夠發展商蝕頭賺尾。只是商場與屋苑業權一旦分離,單靠市場解決雙方利益分歧的「界外效應」,要克服交易費用問題。現實是,即使為保私產價值,雙方談判成本較低,單靠無形之手似乎未能徹底內化這些損人利己的「界外效應」。
領展的問題更複雜。作為上市公司,領展為股東利益着想天經地義。當股東與居民利益相衝,租住公屋的居民容易組織起來與領展談判嗎?商場翻新引入較高級商舖,居民有人快樂有人愁,但整體租值改變無法像私樓反映在市價上,個別不滿的居民想搬,亦比私樓租客困難。商舖種類居民各有所好,但最近停車場加租減固定車位,就很難說得上令任何居民得益。浮動泊位可以提升車位使用率,方便更多非居民到商場消費。雖然平均而言,領展服務對象仍是區內不易搬走的資助房屋居民,但邊際上吸引非居民到商場消費才是提升盈利之道。此乃領展之「原罪」,商場與居民間的深層次矛盾亦由此而起。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逢周一至五刊出

Sunday, April 24, 2016

濫判反收購等同人治股市

免費早餐 - 渾水
濫判反收購等同人治股市
2016年04月22日
大概媒體對企業財務一知半解兼過度抹黑,聯交所怕輿論壓力,故杯弓蛇影,近期對一些公司收購項目採用寧枉勿縱態度。意馬(585)有單「非常重大收購」(簡稱VSA)的刁死得好冤枉,我想跟進一下。
先講意馬背景,意馬上年10月起,前主席單九良失聯,公司欠人一些尾數未找。12月的時候找過梁伯韜幫手做主席頂上,後來這位大ibanker做了3個月就起身。現在意馬這隻殼的狀態有點像「銀主盤」,從手影同市場經驗推論,已交由北角一班梟雄幫手做重組,因此有一些買賣項目的刁是常有的操作,都係起肉拆骨、執靚再賣之類啦。今年4月18日,意馬一伙出了通告,指公司一單VSA事項被以「反收購」為由去拉倒,渾水明白,意馬過往的作風是有一點「進取」,也是「慣犯」,不過,今次的收購同「反收購」可以話風馬牛不相及。
聯交所對「反收購」的定義,可參考上市規則第14.06(6)條,據「明確測試」,反收購要構成一項非常重大收購事項,上市公司控制權同時出現變動才能成立。今次意馬單刁係VSA,但沒有出現股權易手喎。因呢單刁係要先俾1.5億元按金,然後尾數分3組承兌票據去找,當中無涉及股本發行,即係無印過股票,更遑論出現股權易手啦。好啦,聯交所「明確測試」過唔到,然後就根據主觀成分重的「原則為本測試」去判「反收購」。
聯交所的講法主要係針對單刁的本質,大致分了5個原因,如作價過高、收購嘅業務唔相關、盈利能力存疑之類。渾水大致同意,因NAV溢價九成去買一間股票組合的公司的確係貴,但邏輯上去講,單刁係咪fair同單刁係咪「反收購」係兩個issue,應該要獨立分開同有更清楚的準則說明。無理由你覺得單刁唔fair,就屈人「反收購」,因為市場的理性股民會看得出來,會選擇,唔使勞煩聯交所濫做好人,這也是自由經濟。
現在這一單刁的判決給我一種感覺:有一疑犯,賊眉賊眼,執法方睇佢唔順眼,想告佢「非禮」,但告唔入之下唯有主觀地屈佢「謀殺」。始終香港係講典章文明、講法治、講條文按本辦事,雖然這些核心價值已經慢慢消逝;如果聯交所走人治條路,後果可以參考年初大陸股市。而且咁做,聯交所會扼殺好多真係有心做實業的公司去做收購合併,變相逼人做賊。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Friday, April 22, 2016

從夜場歧視男蒲友到商場趕絕小商戶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從夜場歧視男蒲友到商場趕絕小商戶
2016年04月21日
同人唔同命,同場唔同價。夜場,男女收費不一;商場,大小租金有異。Ladies’ Night優惠女士,為吸引人流到夜場消費;Anchor Store優惠名店,為吸引人流到商場購物。這邊廂,Club Legend被定罪歧視男蒲友;那邊廂,領展(823)被狠批趕絕小商戶。有人質疑平機會濫用公帑陷商界於不義,有人要求政府回購領展還公屋居民公道。都是利用兩個市場需求互補關係做到蝕頭賺尾,同一經濟邏輯究竟幾時不義、幾時公道?
先旨聲明,我沒有看過領展的租務資料。只是輿論批評領展趕絕小商戶言之鑿鑿,而Anchor Store在外國可能比Ladies’Night更普遍(有政黨不滿法庭裁決,指Ladies’ Night並非香港獨有,但其實非法也不是香港獨有,美國個別州份Ladies’Night是非法的),領展對所有租客一視同仁反而出奇。不肯定領展有否偏袒知名大商戶,唯有先參考外國經驗。
讀書時有老師做過一項研究,發現美國各地每個大型商場平均有近4間Anchor Stores,它們包括高級時裝百貨店、知名連鎖百貨公司等。這些名店佔用商場面積過半,交租卻只佔總租金收入一成。更誇張的,原來有七成Anchor Stores是不用交租的。而即使交租,它們付的租金呎價亦只是其他商戶邀交的七分一左右。知名大商戶佔地過半,分明趕絕過半小商戶?近半有得留低的小商戶被迫捱貴租,大商場擺明偏袒大財團?又未必,邏輯就如Ladies’Night帶挈男蒲友不用成晚自己飲,Anchor Stores亦可帶旺小商戶不愁整日拍烏蠅。數據更顯示,大商場有效地做到蝕頭賺尾,大小商戶邊際上所佔面積帶來收入相若。所謂「偏袒大財團」,在市場競爭之下其實合乎經濟效益。
蝕頭賺尾,領展被狠批趕絕小商戶,經濟學上不難理解。但這不代表領展所做也必合符經濟效益,更遑論對屋苑住戶公道。領展商場與美國一般商場有兩大不同:其一,領展商場的經營手法往往影響附近居民;其二,領展商場附近居民所住物業大多不是私產。說過了,夜場以低入場費吸引女客內化了女客吸引男客的界外效應。同理,商場較低租金吸引名店亦內化了名店吸引人流的界外效應。問題是,特別在較偏遠的社區,有壟斷性的領展商場運作明顯影響附近居民生活,但兩者業主不同因此無法直接內化這些影響。依靠市場交易的話,屋苑非私產又往往要面對高昂的交易費用。
最近日出康城快餐店的成功爭取和領展停車場的慢駛抗議,怎樣凸顯商場與居民間的矛盾?解決方法又如何?下次再談。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April 21, 2016

評論員如何誤解啤殼

免費早餐 - 渾水
評論員如何誤解啤殼
2016年04月20日
因為翠如BB女神股聯旺集團(8217)炒得太過分,而且女神的光環令股票由財經界,轉移至娛樂界,所以非常熱鬧。不過,熱鬧過後,係有代價的。大家都估監管機構會出手,而由於太吸睛的關係,有兩個相熟的媒體已經開始玩起底。從公開資料推論,矛頭會直指David Webb的對家,字數有限,所以也不推論了。
我見到媒體行家開始搵「專家」解釋現象,有好些「專家」是一知半解混飯吃,我只好向他們推介一些我覺得比較有實力同可靠的股評人,例如Mike Leung等。
首先「專家」第一個誤解主要來自創業板的上市方法,好多人都開始明白全配售、圍乾等概念,所以就叫有關當局搞公開發售,好像主板咁處理去上市。
實情是,市場參與者可以容許好似主板咁公開發售加國際配售的方式上市,又或者純以全配售方式上市。呢兩種方式係一直存在,只是出於成本利益考慮,個個都去做全配售咁解。
至於點解呢期創業板上市的股票會被舞高弄低,很多評論人會歸咎於全配售上市。這涉及你有無接受過社會科學和簡單邏輯訓練,全配售上市行了幾年,何解到近兩年先有此舞高弄低的玩法?
那是因為外在局限改變了,殼價變得更值錢,這才是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好多人話加人頭會解決問題,我就覺得搔不到癢處,因為現在創仔要100個股東,主板要300個,就算俾你加到主板去到300個股東都無用。因為你可以睇一睇證監會三不五時出的股權集中報告,基本上很少數的人,例如20個人已經持有了街貨的九成多,其他的逾100個人都只是充數,可能只有一、兩手而已。如果只是加人頭,無疑會增加了分配貨源的成本,但技術上唔係難以解決的問題,只不過由找百多個頭,變逾300個頭而已。殺頭生意有人做,億億聲搵多幾個friend,又有幾難?問題唔會被解決。
呢種做法同市場一樣,會汰弱留強被淘汰的。第一,市場也不是太傻的,幕後人也出不了貨;第二,開始有監管和媒體的麻煩,所以已經開始失效。
有「專家」在評論時分不清港交所(388,圖)同證監會的角色,這又是非常可笑。因為港交所可以做的,只是「捽」保薦人,在上市過程中阻礙公司上市。現實中的舞高弄低是涉及市場交易,這才是證監可以做嘢的範圍,這些基本概念要分清楚。又,有「專家」覺得這是保薦人的問題,這又是另一誤解,只是字數有限,有機會再講。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April 20, 2016

一宗判決看監管三大難題

2016年4月19日
曾國平 經濟3.0
一宗判決看監管三大難題
上月底美國聯邦地區法院法官Rosemary Collyer宣判,推翻財政部將大都會人壽保險(MetLife)定性為「大得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決定。這宗判決若得以維持,對美國金融監管的權力是一大打擊。
先講一下背景。經歷過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美國政府在2010年通過了Dodd-Frank Act,展開了一連串的金融監管措施。法案全長2300頁,包羅萬有兼複雜無比,詳細列出了防止悲劇重演的步驟,賦予政府監管部門相當大的權力。
MetLife上訴成功除名
法案在美國財政部成立了金融研究部(Office of Financial Research,簡稱OFR),集合了學界、金融業界的精英,專負責研究量度系統風險(systemic risk)的方法。所謂系統風險,指的是牽一髮動全身的機會:如果某金融機構出了問題(如當年的AIG),跟其直接間接有關的企業會受到什麼影響,而這個影響會如何擴大?部門研究如何利用數據和數學模型,描述金融系統中的複雜關係,再為企業「打分數」,找出其中舉足輕重的少數企業。部門的研究所得會交到一個新成立的金融穩定監察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簡稱FSOC),正式為某些企業冠以「大得不能倒」的「名銜」(正式叫法是 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termediary,簡稱SIFI),而企業從此會受到監管部門特別的嚴格檢視(企業應付監管要求的成本同時大升)。委員會的兩大職責,為維持市場的秩序,消除「大得不能倒政府就會救」的預期,以及在系統性風險出現前將其公之於世,予以防範。
大家都給官僚喜歡的新詞簡稱搞得頭昏腦脹吧?
這部分法案的原意,是透過這個負面的「名銜」,迫使企業簡化,分隔不同的業務,將一個大計時炸彈分拆成互不相關的小炸彈,減低系統性風險。全美資產總值最大的保險公司MetLife,就被FSOC批評其業務涉及大量複雜的金融產品,萬一出事牽連甚廣,於是將其定性為SIFI。MetLife上訴,要求移除SIFI的稱號(有份幫MetLife打這場官司的,是去世不久的最高法院法官Scalia之子)。贏了官司當日,MetLife的股票明顯上升。
一、專家能否預測系統性風險?
網絡經濟學(Economics of Network)是一門頗新的學問,好幾位同事都是專家。研究的是不同網絡關係下(互相競爭或合作,建立關係有成本和效益)會出現的均衡,應用的是博弈論概念。理論以外,利用數據描述網絡關係的計量工具也層出不窮:官司中為FSOC辯護的一方,就引用了一個名為SRISK的指數,量度的是企業的規模、跟其他企業的關係、槓桿比率。根據指數,MetLife的系統性風險全美排第四位,只落後於3間大銀行。
由理論到實證,專家都有描述金融網絡的能力,但這跟預測能力是兩回事。理論上,網絡複雜結果是有多個均衡,難有清楚的推斷。再者,企業遇上問題,可作的回應實在太多(如變賣不同的資產),難以一一考慮。實證上,監管部門用的是歷史數據,大膽的假設是專家不會大量斷錯症之餘,更比金融市場中的投資者快一步找出問題。
二、定性為SIFI的準則要客觀清楚?
法官作出這個判決,理由之一是FSOC的決定武斷而難測(arbitrary and capricious),認為FSOC給MetLife定性是莫須有,缺乏一套客觀的準則。「系統性風險」是個含糊的概念,畢竟每家企業都多少跟整個金融系統有關係,何謂風險太高難免主觀。定義愈廣闊,FSOC的官員權力就愈大,企業面對的風險就愈高。不過,若FSOC為此清楚列出符合資格的準則,企業就能依照規則行事但求合格,在準則以外的灰色地帶作出增加系統性風險的行為。
三、沒有專業知識的法官能否正確判案?
二千多頁的金融監管法案,相信沒有幾多人自認看得明白。金融系統千絲萬縷的關係互動,也是非常專門的跨學科題材。OFR研究出量度風險的方法,沒有一定計量根底會聽得一頭霧水。如此複雜的案件,控辯雙方動用了大量專家助陣,見多識廣但沒有專業訓練的法官聽得明白多少?憑常識作出的判決有多可靠?為有效監管金融市場,政府可有需要成立專門處理有帶法案的法庭,委任受過訓練的法官?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於競爭法的官司之中。法官沒有經濟學訓練,誤判的機會是否會較高?實證研究指出,由受過經濟學訓練的法官判決的美國反托拉斯案件,被上訴的機會明顯較低。(順帶一問:香港的法官可有經濟學的基本訓練,以處理將來有關競爭法的案件?)
從一場官司看出了金融市場的複雜,也看出了金融市場的監管更複雜。監管是否有效言之尚早,只知道監管之下對經濟金融專家們的需求大增,兼職搵外快的機會多不勝數!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互聯網下的生存之道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互聯網下的生存之道
2016年04月19日
施老闆上周在專欄提到香港經濟在2016年將遇到阻力,免費報業的廣告收入難免亦會受到打擊。面對新的商業生態環境,免費報紙的營運方式也必須作出徹底改變。如施老闆所言,免費報紙需要重新出發。
我由衷佩服施老闆作為生意人的識見和膽色。由2005年無人看好的情況之下創立《am730》,未到兩年便獲得盈利,到今天每日發行43萬份,仍然是行內有盈利的兩大巨頭之一的時候,卻高呼轉型的必要,他總是先人一步。
不過,不是所有生意人都有施老闆遠見。IFPI最近公布2015年唱片業的總收入錄得增長,為免費音樂分享軟件Napster在1999年出現後的首次。
值得留意的是唱片CD的銷量仍然下跌,令整體收入止跌回升的是數碼產品的收入有正增長,當中如Spotify和Apple Music等串流服務的收入在近兩、三年其實是唱片業收入增長的火車頭。
今日IFPI力讚串流等數碼產品為唱片業帶來的高收入,不過,往日唱片業對數碼產品的成本效益卻存疑,更曾盡全力維護一直行之有效的傳統銷售渠道。
約十年前,美國唱片業聯盟為了守護年年大跌的唱片收入,更不惜高調控告大批懷疑非法上網下載或分享音樂的大學生。為避免惹上官非,有研究顯示,非法下載在短期內的確有所收斂,不過,大學生很快便知道被告上法庭的機會其實微乎其微,非法下載很快便又故態復萌。
另一方面,美國唱片業聯盟控告身無分文的大學生的舉動引起公憤,在引發公關災難後幾年便宣布停止控告大學生。
近年大受歡迎的音樂串流服務能否令唱片業起死回生?我沒有答案。不過,在互聯網的世界作為中間人的唱片公司的角色,愈來愈小卻似乎不能避免。要錄製唱片嗎?家中有一部似樣的電腦就可以了。要宣傳嗎?把歌放上YouTube就OK。
唱片收入不足嗎?成名後拍廣告或舉辦演唱會的收入可以更可觀。唱片業也許可能比免費報紙更需要重新出發。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April 19, 2016

超技術文:呢啲優惠不是屬於我的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超技術文:呢啲優惠不是屬於我的
2016年04月18日
毒男點諗往往估佢唔到。MK夜場Club Legend給港產片《選老頂》取景的宣傳效果,竟不及被一男子成功控告Ladies’Night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有呢啲條例,冇ladies優惠。小友渾水問我咁算不算反競爭,妨礙像他一樣的毒男與其他男士在夜場競爭女士的芳心?
放心吧,真毒男身邊港女再多都只係有份睇冇份爭,Ladies’Night的存廢是不會影響其競爭力的(technically speaking 毒男在MK夜場的競爭力是bounded below by zero)。再講,報道指夜場仍繼續向女士收取較低入場費,亦有大律師認為案件審理時原告及被告皆缺席,故欠法律爭辯的案件難以被視為具參考價值的先例。反之,被告花少少錢賠償原告的情感傷害,Club Legend今次被「一告成名」,現在連我這些冇蒲旺角廿幾年嘅金山阿叔都知道創興廣場19樓的夜場多女,冇Ladies’ Night但有呢啲宣傳分分鐘除笨有精。
經濟學怎樣看Ladies’Night呢?偶一為之的話,宣傳噱頭也。Club Legend呢啲優惠,卻是持之以恆的做法。據他們的Facebook網頁,逢周日至周四正常時段男士入場每位收費$300,女士只收$80。渾水等一眾偽毒男的立場,是不滿提高女士收費會削弱港女喜愛夜蒲帶來的大棚福利。大棚福利本是經濟學上的「界外效應」(externality),女太少了。但夜場利用較低入場費吸引女顧客,卻「內化」(internalize)了這個界外效應。夜場非社企,東主的立場當然不是為了內化甚麼界外效應。市場經濟之妙,是當夜場知道男女顧客需求的互補關係(demand complementarity),優惠女顧客刺激男顧客需求大增,$80任飲招呼女顧客蝕頭賺尾(loss leader)亦可以係除笨有精。
當然,做生意優惠女士不一定為了蝕頭賺尾。教科書的老生常談是女顧客夜生活選擇多,於是需求彈性較高下夜場價格分歧去也。但當《其實毒L一個更開心》唱到街知巷聞,毒男與剩女之間哪個需求彈性較高,香港經濟學界還未達成共識。更重要是從《性別歧視條例》到《競爭法》,牽涉蝕頭賺尾或價格分歧都是可免則免的辯方大忌。Club Legend一案辯方未有派代表出庭,尚未鑄成大錯。以後上訴或再有同類案件時,緊記以「成本不同」為辯護理由。男士酒量未必有女士幾倍,但據身邊蒲友統計數字顯示,屎枚爛猜唔飲得之人多為男性。這類男性不但容易發酒癲打爛酒杯,放他們在任飲場更是人出酒佢出命。當夜場清潔工人發現男廁一地pizza,要找出真兇收取清潔費用交易成本已是天文數字。以華盛頓經濟學派的委託(proxy)價格理念解釋「呢啲優惠不是屬於你的」現象,因為阿哥你難招呼囉。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逢周一至五刊出

Saturday, April 16, 2016

無ladies night,大家都輸,是時候出家了

免費早餐 - 渾水
無ladies night,大家都輸,是時候出家了
2016年04月15日
香港近期最轟動的新聞,直接影響全港男士下半身同下半生幸福的悲劇意外地發生,就係ladies night原來涉及歧視。
話雖如此,身為一位毒男,我係好耐無去過ladies night,通常都係因為公事才晚上去夜場應酬。
公事應酬的性質也不同,只要付出了錢,左右逢源、左擁右抱不是問題。最近有位中大小師弟intern跟大伙去了「見世面」,佢enjoy到樂不思蜀,因為佢長得很像阿斗,玩得也盡興,小師弟仲識了位科大的坐枱妹妹呢。
Ladies night同這種「見世面」相比較下,坦白講,我覺得後者更似歧視多一點,因為後者本質是物化了女生;然而,現實上「見世面」無歧視問題,反而ladies night卻出了事。歧視的理解,我唔知法律觀點如何定那條界線。經濟學第三、四堂都會講到,定義比較廣一點:凡有不同準則,就會不同競爭方式,自然有優勝劣敗,「歧視」也應運而生。
總體來講,我覺得唔同夜場識女方式可以並存,因為自由市場,家家有求。你要certainty、要喜劇之王式的初戀,可以去「見世面」;你要有剌激感,被拒絕,可以去ladies night。
夜場東主應該有定價自由,同選擇點樣經營夜場的自由。如果你覺得某夜場的ladies night性價比不高,可以去第二間,當然也可以去沒有ladies night的清bar碰運氣。
好像我這些毒男,就算係night ladies,都一定無comparative advantage去同班派對動物鬥,但我唔會去告歧視。因為煙花之地也可以是英雄練武之地,我可以去透過食白果去累積經驗。Practice makes perfect嘛,他朝練大個膽同社交技巧,話唔定我都會識到女生呢。
至於這位亂告人的男士朋友,想必在夜場一定有好慘痛的經歷,不過,現在佢的痛苦已建築了在其他毒男的痛苦之上。
我想舉手請教教授們,咁樣算唔算反競爭,阻止我同其他男士競爭女士的芳心?事已至此,大家都輸,還是認命去玩skout、tinder等社交apps識女吧。至於好像我這些宅到連apps都懶得下載的,那就出家吧。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Friday, April 15, 2016

免費炒股的創科實驗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免費炒股的創科實驗
2016年04月14日
某次跟朋友食飯,聊到八、九十後的一個共通點:事事追求免費。在網上世界成長,合法的社交網絡、聊天軟件都是免費的(WhatsApp計劃收費,反響是如何激烈)。非法的,有源源不絕的電視劇、電影、漫畫及電子書下載,除了冒中電腦病毒的險,也是免費。朋友都認同,因為成長背景差異,老一輩少有這種對免費的執著。
炒股原來都可以免費。一年多以前,美國的創科聖地Palo Alto有一家叫羅賓俠(Robinhood Markets,取其劫富濟貧之意?)的股票經紀公司面世,賣的是一個只能在手機和平板電腦使用的app。
開股票戶口沒有最低存款要求,交易亦沒有數量、次數的限制,除了近乎零的政府收費,完全免除佣金(幫襯其他大型股票經紀,每次交易收費接近10美元(約78美元))!
羅賓俠應該未有錢賺,主要收入靠用戶多餘存款的利息,和新推出的孖展。僱員不多,也沒有提供甚麼財務規劃股票推介等客戶服務,營運成本比傳統經紀公司為低。
我真金白銀親身使用過,這個炒股app跟其公司一樣簡約:複雜圖表數據工具欠奉,只有價格和買賣的選擇,但運作流暢速度極快。
公司能否蝕頭賺尾仍是未知之數,但投資者似乎對這個炒股的概念頗有信心:公司籌得的風險資本,超過6,000萬美元(約4.68億港元)。最近公司更打入內地市場,以低廉收費讓內地股民炒美股。
由九十年代起,有大量實證研究支持散戶多數輸錢的說法。也許是信心爆棚使然,股民都相信自己的眼光比別人好、消息比別人的準,於是頻頻買賣,到頭來蝕本收場。
輸得尤其慘的,是所謂的即日鮮一族(day traders),交易日內賣出買入,絕大部分都是輸錢的。輸錢的主因是買賣佣金手續費積少成多,抵銷了以「過人技術」得來的利潤。
如今佣金全免,連買賣大小也沒有限制,這班羅賓俠用戶平均投資表現跟大市比較如何?
這個炒股app的對象是教育程度較高、擅長用各種社交媒體的年輕一代(用戶平均不夠30歲),其投資的行為(如股票種類、持有時間等)跟年紀較大的投資者有甚麼分別?
這種零收費的股民數量增加,對整個股票市場又有甚麼影響?但願這間公司可以做得住,讓有心人有足夠數據去解答這些問題。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hursday, April 14, 2016

黃百鳴不想人知的股壇十年

免費早餐 - 渾水
黃百鳴不想人知的股壇十年
2016年04月13日
《十年》得獎,個個電影人擁出來說三道四,而這班人都有幾個共通點,就是好多都無睇過套戲,又是以電影金主自居。站在電影金主角度去睇電影,其實即係用錢的角度睇電影,佢哋覺得一套好電影要有大資金投資先可以拍出來。不過,藝術的東西,我識條鐵咩?到底好電影係咪要有大水喉,我唔知。然而,大家不妨看看黃百鳴的投資資金從何而來,一起回顧黃百鳴的股壇十年。
這十年來,跟黃百鳴有關的股票有兩隻,一隻係9號,現在叫「長和國際實業」,十年前還是叫「東方娛樂控股」。另一隻係天馬影視(1326),2015年頭是一隻創業板股票8039。2007年7月東方娛樂做了一次「每二股供一股」的供股,認購價0.5元,折讓五成,集資九千萬元。
去到2008年7月,東方娛樂又來一次供股,今次是「每十股供十九股」,認購價0.1元,折讓七成,今次集資逾1.5億元。今次的供股對散戶來講非常進取同非常逼人,是一次大比例大折讓的供股,如果散戶不跟供,股權就會被攤薄,看來公司花錢花得有點快和急。之後公司換了董事局班底,所以跟黃百鳴未必相關。
不過,這抹殺不了一個事實,就是黃百鳴任內公司多次使用財技供股集資,去拍電影、出糧俾自己。至於這筆錢,是來自散戶供股供出來,所以黃百鳴自然可以善用上市公司地位,去集資拍大製作,因為錢是來自股票市場,是來自散戶。
至於他現在的那隻天馬影視,任內沒有大財技動作,大概是因為黃生年事已高,近七十歲所以也不再活躍搞股票。現在還是處子之身,未被污染;不過,正如曾主席所講,time lies.See Why.有很多東西都不宜說得太早。
我覺得《十年》的技術拍得不怎麼樣,不過有劃時代意義。至於今日被看輕的朋友,要記住: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十年之後的光景大家未必知道,我自己就相信錢不是最重要,只要有心,就會有好電影。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Wednesday, April 13, 2016

帶著「學者」去亂噏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帶著「學者」去亂噏
2016年04月12日
「學者」又有機會為打破壟斷發聲。《毛記電視》多謝Shell,Shell卻多得《香港01》。多得《香港01》唔少,最近有深度的《香港01》派記者帶著幾間油公司汽油價格走勢的「皮爾森相關系數」(Pearson coefficient of correlation),去請教兩位本地學者油企有否合謀定價。很科學吧?數學及統計學系的教授說:「有好完美的線性關係,一間加另一間就跟住加。」能源與環境政策研究中心的總監話:「從現實生活來講,0.7已反映兩者有很吻合的關係,0.99是很誇張的數字,很明顯有人為因素。」
當然是人為因素,市價高低難道是天意安排?汽油價格升跌一致的所謂「人為因素」,可以是人與人之間的合謀定價,亦可以是人與人之間的競爭結果。唔使「學者」嘅, 記得電影《食神》結局一幕,唐牛向評判抗議史提芬周抄佢,評判味公主這樣回應:「比賽係咁啦,好似游水跑步咁,又唔係你做乜佢做乜,有乜好抗議呀?抗議無效!」新舊食神動作一模一樣,皮爾森相關系數直頭係1.00,你話唐牛同史提芬在合謀煮佛跳牆還是鬥個你死我活?經濟學的「一價定律」(Law of One Price),指的就是市場競爭之下套利機會一瞬即逝,因此同一物品價格不容有異。
競爭法不是能源問題,亦非統計問題。競爭法既是法律問題,更是經濟問題。皮爾森相關系數近1.00,統計學上可被視為「高度相關」,合謀定價找能源或統計學者回應卻是「高度無關」。這樣的深度文章,問得無謂,答得無知。汽油不跌價是個謎嗎?經濟學研究老早指出,市場上過半物品價格加快減慢,汽油價格有所謂「火箭與羽毛」(即價升如火箭升空,價降若羽毛落地)絕非個別現象。
行內學者都知道,司機覓價行為、油站存貨管理、油企合謀定價等,皆可以解釋油價加快減慢這個經濟現象。要成功起訴財雄勢大的油企合謀定價之難,除了要找出油企間信件、電郵、短訊或電話討論協調定價的證據,亦需要大灑金錢聘請大狀及經濟顧問給予專家意見。行外學者卻不知道,國際油企喜歡以類似大台的「一年一show」形式預早招攬大量研究油價的經濟學者成為旗下顧問,到政府機構需要外聘經濟學者處理案件時,市場上的專家都因為利益衝突而不能提供專業意見。
不知為不知,是知也。學者朋友,共勉之。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Tuesday, April 12, 2016

傳媒對競爭法的誤解幾近一致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傳媒對競爭法的誤解幾近一致
2016年04月11日
倡議型媒體《香港01》最近做了標題黨:追蹤數據揭三大油企定價幾近一致!
記者收集了香港5間油公司過去3年的油價,發現扣除折扣、燃油稅及進口油價等因素後,部分油公司價格的關係非常密切,相關系數(correlation coefficient)達0.99。媒體訪問了兩位學者,皆認為油公司合謀的嫌疑甚大。
數據支撐,學者加持,油公司合謀定價豈不是證據確鑿?
聽聽另一個講法:「市場中的競爭者進行相同的活動(如訂出類似的價格),並不意味著有關競爭者正從事經協調做法或達成了協議。如果市場競爭激烈,可以預期競爭者之間幾乎會立即對他人的定價作出回應。例如當其中一個競爭者降價時,其他競爭者相當可能隨之降價,以免客戶流失。這種行為本身正是競爭的精粹,而不是經協調做法。」
以上的觀點,不是油公司代表的立場,也不是經濟學者被油公司買通後的辯解,而是競爭委員會《第一行為守則》的原文照錄。競委會的守則符合國際慣例:合謀定價的指控要成立,不能單看價格的走勢,更重要的是公司之間暗地打龍通的信件、電郵、電話錄音等證據 。
相關系數是容易計算但又相當難搞的概念。兩組數字同升同降,可以有多種原因,憑一個系數發揮創意容易墜入無中生有的陷阱。油公司互相搶客競爭(尤其是在同一地區的油站),油價同時受一些因素影響(如季節性的變化),都會增加價格的相關性。價格走勢接近的例子實在太多,單從價格就得出「合謀嫌疑很大」的結論,競委會將會好唔得閒。去年聖誕不少戲院加價幅度相似,就有傳媒提出類似的合謀指控。全香港大部分茶餐廳凍飲一致加兩蚊,難道又是一個搵消費者笨的大陰謀?傳媒報道鬧笑話,不少是因為誤用相關系數。
傳媒做標題黨吸引讀者無可厚非,但所問非人加上胡亂分析誤導大眾之餘,也叫怕惹上官非的小商戶心驚膽顫。可悲的,是這種打擊奸商的報道有其市場。更可悲的,是敢言的專家學者大有人在,勇於作出一些「跨學科」的判斷。信奉權威的記者照單全收,好心做了壞事。
風氣如此,傳媒之間曲解競爭法的相關系數仍會高企。
肯定是合謀的,是我今天寫完這個題目, 比我更在行的徐家健明天會再詳細分析,行動幾近一致。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

Sunday, April 10, 2016

潮到富二代喪爭的招股書

免費早餐 - 渾水
潮到富二代喪爭的招股書
2016年04月08日
因為星期五輕鬆一點,所以講一講金融圈子的一些小八卦。最近有一隻新股將會上市,我無意去推介,因為我完全望唔透呢門生意做乜,只係有一個好特別的現象去分享。富二代多玩意係人都知,只是無留意原來招股書都有得儲。
我上星期同一位富二代朋友TW食飯打邊爐,佢本身唔係做金融,話明富二代嘛,當然唔使做啦。不過,佢手上拿一本黑白兩間的招股書,上面印住潮流品牌HypeBeast(8359),佢話覺得好型,所以想儲起來。
同行另一位富二代創作人朋友Playboy文亦託我要一本。問我借錢就話難啫,要拿招股書易過借火。我在中環拿了幾本,佢竟然放下工作,親自由灣仔特登去中環同我交收。我真係有點一頭霧水,股票有人買就話信啫,招股書都可以搶,真係離晒大譜。
因為這隻股票將會上市,很多傳媒、網媒的生活副刊版都有報道。
根據報道,Hypebeast早在於2008年就獲《時代雜誌》選為50個最佳網站之一。也因為採用英文為主的內容,因此往往給人一種「美國網上雜誌」為主的形象,至於Facebook like,原來都有超過200萬。公司營運我冇乜概念,不過,數字有少少感覺。本身香港人做的英文網,我對上有印象又大成功的只有9gag。
後來,有做開娛樂的行家話俾我知,原來這本咁「潮」的招股書網上有人拍賣,開價30美金,認真夠誇。原來我不知不覺將幾千蚊送了俾人,早知我自己都keep多幾本啦。
至於本招股書,我覺得無乜特別,都係黑白底雙間。不過,我係一個無藝術觸覺的人,所以也作不得準。
至於Hypebeast這間公司有幾潮,個business model有幾勁我真係好似望住杯青島咁望唔透。因為我全身著緊的都是樸實無華,連自由行都唔吼的「豬二千」、「扑死你」、「左單奴」等實用名牌。
聞說「腰力高」減價,星期六、日我都應該去掃掃貨。所以,潮流這味嘢,我識條鐵咩。至於那本黑白雙間的招股書,我身邊有一本,價值30美金,誠意讓俾潮人富二代。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Friday, April 8, 2016

我在芝大思考罪與罰的日子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我在芝大思考罪與罰的日子
2016年04月07日
台北4歲女童「小燈泡」街頭遭割頭身亡。殺人應否填命,去年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先拍枱怒罵「叫我就是一個禮拜槍決」,後批評那些支持廢除死刑的人「當他的家人被受到同等待遇的時候,他再出來講這個話,我也支持他」。未到一年,「小燈泡」的母親在靈堂呼籲大家「不要批評、不要仇恨、不要憤怒」。
華人社會裏,法治意識除了一直被包公與展昭的兩權合作無間洗腦,包大人那句「開鍘」亦反映不少人對死刑的道德觀。西方社會當然也有「以眼還眼」的古老傳統,但《三俠五義》跟《罪與罰》怎麼比?除了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著,我眼中探討罪與罰的現代經典還有基斯洛夫斯基的電視劇《十誡之五》和貝加的經濟論文《罪與罰:一個經濟觀點》。作為貝加的入室弟子,讓我由罪與罰的經濟觀點說起。
理性罪犯會比較罪的效益與罰的成本,而後者只能從預期角度計算。貝加的理論強調,有阻嚇作用的預期成本主要受被定罪機會和定罪後刑罰兩大因素影響,後者包括死刑與終身監禁的選擇。以數據分析死刑阻嚇作用的經典,卻是貝加學生艾禮智(Isaac Ehrlich)的研究。師兄分析死刑經典之處有二:其一,他是首位「證實」死刑有效減低罪案率的經濟學者;其二,當年的「證實」今天被不少計量經濟課本引用作計量分析的反面教材。芝大幾年,知道貝加仍然支持死刑具阻嚇作用的看法,但另一老師李維特(Steve Levitt)卻這樣教我們:if you do back-of-the-envelope calculations, it becomes clear that no rational criminal should be deterred by the death penalty, since the punishment is too distant and too unlikely to merit much attention。凡事出人意表的李維特指,他的研究發現監獄的死亡率比執行死刑更有阻嚇作用!
監獄風雲死得人,不只是電影橋段。當年思考罪與罰,亦不限於經濟觀點。熟悉芝大歷史的同學都記得這曾轟動一時的謀殺案:兩個家境富裕的資優芝大生精心策劃殺害一名無辜少年,同樣被判終生監禁後,其中一人最後在監獄被殺。經濟觀點不容易解釋兩人的殺人動機,據說他們受了哲學家尼釆的「超人」(Übermensch)概念影響,自覺超然不受道德約束,而影響尼釆的人便是杜斯妥也夫斯基。只是現實世界兩個兇手似乎都忽略了《罪與罰》的主角殺人後,發覺他的超然想法愈想愈錯,不斷懲罰他的卻是理性計算以外的那份內疚。
十年前令我認真思考罪與罰其實是與同學一起看的《十誡》,其中第五集裏的隨機殺人與死刑殺人都是殺人。一命填幾命才划算?從來只有尼釆的超人才有清楚答案。西方有《十誡》,我們有甚麼?冇民主的地方傾向保留死刑,但有品味的社會即使死刑未廢,其執行機會亦不高,死刑的阻嚇作用因此亦不大。爭取民主,毋忘追求品味。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April 7, 2016

DSE作文題—— 支爆中尋找快樂

免費早餐 - 渾水 DSE作文題—— 支爆中尋找快樂 
2016年04月06日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望。
幾年之前,我同好多港豬一樣,相信中國夢,相信中國會取代美帝。結果,在一連串熱鬧的聲音之下,中國經歷了每年雙位數的GDP Growth,三頭馬車的增長快過劉馬車的YouTube view,北京奧運令港豬覺得國家富強起來,不用再看美帝的面子做人。
驟眼的光輝唔係永恆,雙位數的增長是虛火,發展中國家終要面對路易斯拐點。傳統的地方債谷樓價、谷經濟,不過,走到樽頸位就要變,唔變就會支爆。正常已發展國家會向創業工業埋手,不過,「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中國終究不能複製矽谷,佢只能做山寨王,複製美帝,講到山寨界的superstar,非馬雲莫屬。
 
習大大的管治來到前所未有的困境,政治的東西我唔知,同好多港豬一樣,我也討厭政治。唔講政治,講經濟吧,外匯流失如何封頂好呢?走資潮如何解決?地方債呢?好啦,俾你好像Coco Bond讓內銀可以股換債,問題就解決了嗎?這只是會計帳目的把戲而已。
面對如此困境,港豬開始了解到熱鬧過後的失望嗎?還相信「要不是中國,香港一早完蛋了」那套嗎?開始學懂莊敬自強沒?
正如文西同阿漆所講:「國家終於有任務俾你。」因為強國無錢就嚟支爆,先會學懂向有錢的水源攤手,例如滬港通南水北調;又例如千億基建,香港人要包底。到底仲有幾多錢可以去掏空我哋,我先會生氣,然後無奈,最後接受命運,因為……
我在支爆之中找到快樂。
 
這種快樂好虛無,虛無到就好似希臘西西弗斯的故事。西西弗斯每日必須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而每次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滾回山下,如此永無止境地重複下去。那種快樂是存在主義又好形而上,因為當重複地每日都被強國去搞你,你會慢慢學懂享受被虐而去否定支爆、否定強國。每一次強國去搞你,你都會被動去接受;去到這個境界,你就會同我一樣,開始找到成為香港人的快感。
參考應屆中國語文科寫作題目:
1.試以「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望。」為首,續寫這篇文章。
2.「我在╴╴之中找到快樂。」
3.有人認為「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試談談你對這句話的看法。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April 6, 2016

不會生金蛋的金翅憤怒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不會生金蛋的金翅憤怒鳥

2016年04月05日
繼穆迪後,標準普爾亦把香港的信貸評級展望由「穩定」調低至「負面」。標普今次更認為,即使「中國因素」不變,香港評級仍可降呢,條件是一個「香港因素」——本地政治加劇分化最終拖累政府施政及營商環境。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金翅X街鳥?匆匆看過標普的報告後,我第一時間上網訂購剛推出的LEGO Angry Birds。兩個歐洲品牌首次合作,時間上應該是為5月公映的《憤怒鳥》動畫電影造勢。金翅憤怒鳥,將對「香港因素」有政治及經濟兩大啟示作用。
政治上,港人對「金蛋被偷」的劇情愈憤怒,美帝對「香港因素」的問題便愈擔心。有人認為憤怒鳥手機遊戲熱潮已過,電影票房今次凍過水。其他地方我不敢說,但《憤怒鳥》有機會在香港大收。
原來電影中的憤怒鳥阿Red,既「勇武」,更「本土」!憤怒鳥的鳥蛋加上豬頭的堡壘高牆,畫面本身已十分村上春樹。曾經沉迷憤怒鳥手機遊戲的人,都領教過憤怒鳥以身體做武器攻擊豬頭堡壘的勇武本色。電影今次不但解釋了小島上憤怒鳥何解經常情緒失控,還交代了狡猾的豬頭怎樣偷走島上最珍貴的鳥蛋。金蛋被搶佔,憤怒鳥的勇武抗爭手段變得充滿娛樂性。 經濟上,港人總不能只全副精神為「金蛋被偷」而憤怒,對「金蛋何來」漠不關心。兩個識生金蛋的歐洲品牌,丹麥的LEGO賣積木是有近百年歷史的家族生意,芬蘭的Rovio Entertainment開發憤怒鳥手機遊戲時卻只是一間十歲未夠的startup。
Rovio剛成立時,LEGO正年年蝕錢。十年間,LEGO不但轉虧為盈,更先後打低Hasbro和Mattel,兩年前成為全球玩具生產商一哥。十年間,Rovio的憤怒鳥卻由盛轉衰。LEGO電影兩年前大賣,Angry Birds電影今次能否幫Rovio翻身大家拭目以待。但不論結果如何,經常埋怨香港市場細創意工業難有作為的人好像一直忘記了,人口相若的丹麥和芬蘭,都不及香港人多。
有報道指,業內人士估計港商設廠生產的玩具出口量其實佔全球近七成,只是幾十年來絕大部分港商做的不是代工生產(OEM),便是授權玩具(licensed toys)。
雖說樂高多創意,無奈現有教育制度下有閒情玩LEGO的多是成年宅男。從高登到毛記,我們的視野有多廣、想像有多闊,我們的市場便有多大。迷信本土,X街鳥長了金翅但飛不出鯉魚門;勇武排外,憤怒了,有毛冇翼更不會生出金蛋。
作者為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打破壟斷才引人入勝

2016年4月5日
梁天卓 經濟3.0
打破壟斷才引人入勝
有留意足球的朋友一定知道,今年的英超可算是驚喜頻頻的「多事之秋」。曼聯在費格遜退休後第3年仍未找回以往的勝利方程式;今屆可算是大灑金錢的紐卡素變成降班大熱;上屆冠軍車路士由天堂跌落地獄,曾揚言要在車路士建立王朝的摩連奴更慘食無情雞!當然今屆最大驚喜要算是上屆大部分時間在降班區掙扎、今屆大部分時間卻在榜首位置的李斯特城。我想今屆英超唯一不變的是阿仙奴,仍然是出閘一馬當先,但一到春天便離不開春天的三大現象:萬物生長、日頭變長和阿仙奴爭第四。
為什麼今年的英超這麼多驚喜(嚇)﹖有人認為是歐洲足協實施的財務公平競爭規則(Financial Fair Play Regulation,簡稱FFP)之故。FFP也者,簡單而言,它限制球會在3個球季內的淨支出,違者會被罰款、扣分甚至禁賽等處分。歐洲足協實施這條例的目的,是為防止一些財大氣粗的球會盡收天下兵器,令歐洲各地聯賽以及歐洲層次的盃賽(如歐聯)的可觀性大增。
英超收入分布更平均
此前我亦曾在這欄撰文質疑FPP的成效:人工和其他待遇一樣,你會希望加盟巴塞和美斯做隊友、還是加盟一隊降班膽身邊圍着一班豬隊友?FPP可能是保護傳統勁旅的護身符,與其原意相違背。可想而知,整個聯賽或盃賽的「流動性」和「可觀性」其實可能會因FFP而下降。事實上,我們看看同樣實施FFP的幾大聯賽,便可發現其賽果在最近幾屆還是沒有什麼驚喜:西甲還是以巴塞為首的三分天下,德甲仍舊是多蒙特苦苦追着遠遠拋離的拜仁,法甲則還是巴黎聖日耳門一枝獨秀,而歐聯八強的唯一「新貴」是家財萬貫的曼城。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英超的收入分布更平均。尤其是上年2月,英超簽了一份每年50億英鎊的電視轉播合約。根據協議,英超冠軍可獲得1.5億英鎊,而榜尾的亦可獲得接近1億英鎊。相反,單單兩大巨頭巴塞和皇馬便瓜分了整個西甲聯賽轉播收入的一半。雖然英超的轉播收入分配方程式自英超成立以來一直沒變,但由於大型球會看中的超級球星不一定能純誘之以利,這一兩年轉播收入大幅增加,卻應對相對少贊助和其他收入的中小型球會更有幫助。不少中小型球會今屆便引入了此前沒法引入的球星,如水晶宮的法國國腳卡巴耶和愛華頓的比利時國腳盧卡古等。即使沒有引入大牌球星,榜首的李斯特城在今屆的轉會費淨支出亦有4000萬英鎊,比不少傳統勁旅如利物浦(3000萬)、阿仙奴(2700萬)和車路士(300萬)都要多。
很多球迷都有一種鋤強扶弱的心態,撇除自己的愛隊之後,有多少(中立)球迷希望年年的西甲都是巴塞與皇馬之爭?又有多少(中立)球迷希望德甲每年都是由拜仁拋離十多廿分直衝終點?執筆之時,李斯特城已大幅拋離第2位、同樣不是爭標常客的熱刺7分之多。相信現在不少中立球迷,甚或至一些已無爭標希望的阿仙奴球迷,都在為李斯特城打氣。如果今屆英超真的眾望所歸由李斯特城奪標,這可能是本已是最受歡迎的英超的最佳宣傳。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5月23日 曾國平 經濟3.0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世界好像很亂,連一向有板有眼的經濟指標都亂起來了。量度美國以至全球不確定性的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簡稱EPU指數),未有隨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