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5, 2015

有加成計費 冇黑面拒載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有加成計費 冇黑面拒載
2015年09月24日

Econ記者與徐緣兩位朋友可能知道我在籌備關於汽車共享的演講會,先後向我推薦一份分析Uber「加成計費」(Surge Pricing)的個案研究。研究人員是芝大商學院一位新進學者,之前在eBay做過一年博士後經濟師,專門研究互聯網經濟。經濟專家做個案研究跟香港常見的顧問報告不同,不會求其走去問乘客加價貴唔貴、問司機加價好賺唔好賺,而係用真實數據分析乘客及司機的市場行為。Econ 記者與徐緣兄都是有眼光之人,這個研究值得向大家介紹。

先簡單解釋甚麼是加成計費。只有受政府監管嘅的士,才會漠視供求情況硬性規定劃一收費。Call車 App本地薑 GoGoVan夜間收費每柯打加30元、凌晨收費每柯打加80元,便是因為愈夜貨Van供應愈少。載人的供求比運貨的更難測,過江龍Uber這樣解釋加成計費不是趁火打劫:

「At times of high demand,the number of drivers we can connect you with becomes limited.As a result,prices increase to encourage more drivers to become available.」
理論上,當供不應求,Uber的程式會自動把車費上調,試圖平衡供求。實際效果如何?分析加成計費的個案研究參考過以下兩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是半年前美國樂壇小天后Ariana Grande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演唱會後,現場附近啟動Uber程式的用戶急升4倍。有見及此,加成計費自動把車費上調至近兩倍。提高車費不但吸引司機增加供應至散場前的兩倍,亦令供應更有效地分配給需求較高的乘客。認為加成計費太貴的,可選乘其他交通工具、或等車費回落到正常水平時才叫車。加成計費的經濟效果,是車費上調後,所有叫車乘客的需求都得到滿足,而他們候車的時間平均能維持在3 分鐘以下。

第二個例子是大半年前除夕夜,加成計費因技術問題在紐約市失效了近半小時。這近半小時,卻撞正需求高峰。價格未能反映供求情況,供應依舊,叫車的需求卻以倍數上升。沒有加成計費的經濟結果,是車費不變,十個叫車的乘客只有兩個的需求得到滿足,而他們的候車時間亦上升至差不多8分鐘。

熟悉UCLA經濟學傳統的人都知道,市價是唯一不會導致租值消散的競爭準則。香港政府要的士劃一收費,效果與價格管制無異。張五常教落,把車費定於市價之下租值消散是無可避免的,等車是租值消散的一個種。但張五常亦教落,在價格管制下,市場有意圖減低租值消散的浪費,揀客拒載便是司機意圖把的士留給願意出更高車資的乘客。加成計費,乘客司機你情我願。Uber司機冇黑面,其中一個原因便是Uber以市價取代你的口音揀客。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15

誠哥無欠過大陸

免費早餐 - 渾水
誠哥無欠過大陸
2015年09月23日

誠哥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誠哥做生意是公認超然,而其商業王國重心轉移也昭然若揭。他的商業舉動刺激了內地官媒寫了篇《別讓李嘉誠跑了》公然開火,之後又《斯人已去不必挽留》。你懂的,內地官媒的口吻訓練,是政治鬥爭中練出來的。凡事一去到政治,我頭又痛了。

很多人覺得誠哥欠了香港人,這真是見仁見智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誠哥多年捐錢返去,災難時又捐錢,真的沒有欠過大陸半點。誠哥起家的時候,我或者我老竇都仲係一條蟲,只能參考翻查的歷史資料。誠哥其中一個發跡的大轉捩點,是透過長江實業向香港上海滙豐銀行購入英資第二大洋行、市值約60億元的和記黃埔22.4%股權。
誠哥起家是剛好撞正中英為香港主權問題的談判時期,當時又遇上作風開明的滙豐大班沈弼,這單協助建立誠哥商業王國的世紀大刁就是由沈弼促成。
說沈弼開明固然是讚美,不過,這也是歷史的巧妙安排。因為香港統治的潛在或公平的原則是港人治港,所以中英勢力都想拉攏一些「純」香港人,好像誠哥這些有潛質的大企業家自然是瑰寶,兩方人馬都會想多多親近,這也是國際政治和商業上考慮。唉,又頭痛了。

誠哥入主和黃有人覺得作價太平,我自己也覺得是,不過,這個合作也許是有長遠利益關係的。你看現在誠哥幾多資產、業務都在英國。大概這次合作雙方都滿意,之後也開了方便之門,誠哥和英國更易在之後有商業來往。

若以事論事,話誠哥的商業帝國有英國人幫了一把是說得通的,香港人有幫了誠哥也說得通。至於大陸中資那個時候尚在醞釀改革開放,幫了甚麼出了甚麼力,則不得而知,所以誠哥沒有欠了大陸。
有時政治時勢和商業真係好掛鈎。未回歸之前,是怡和、太古、滙豐英資的天下。怡和在回歸後已變低調,也在香港delisted,只剩下cash flow類的業務;太古也低調,滙豐近年忙著應付美國的那些爛罰款,已元氣大傷了。港資在香港也活躍了一陣子,不過,時代巨輪不會停下了,我自己也驚訝咁快又玩完啦,取而代之就是中資企業,不論金融、地產都是。至於我們這一代,就注定活在國際政治角力以及時代交替的漩渦之中。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15

再看終審法院的綜援裁決

2015年9月22日

曾國平 經濟3.0
再看終審法院的綜援裁決

2013年12月,終審法院裁定申領綜援的七年居港限期違反《基本法》,當時,我寫了《一年12億的綜援裁決》一文,其中作出了一個預測:裁決每年會為綜援增加12億開支。文中我亦問了一個問題:這筆額外支出是多是少?差不多兩年過後,政府公布了近幾年的新數據【表】,也就可檢驗我的預測有多準確。今天的結論,是我高估了裁決的影響。

至於當時沒有回答的問題,我今天的答案是金額其實微不足道,對政府的財政影響輕微,絕對比不上政府其他亂花錢的工程。

從表中可見,自2003年經濟不景綜援受助人數急升後(受助個案的趨勢相似),數字一直下跌。本港永久居民的受助數字,除了在2009年金融風暴輕微上升,一直以每年幾個百分點的速度下降,由2005年48萬人的高峰下跌至2014年的36萬人。至於新來港人士,自2004年開始實施「居港七年的規定」後,人數一直急跌。到了2013年,受助人數只有1.3萬。在2014年,終審法院回復「居港一年的規定」,受助人數急升至1.9萬人。傳媒大幅報道的,是這個接近五成的反彈。

五成聽落好大,但涉及的金額有幾多?假設如果沒有終院的決定,2014年新來港受援人數會維持在2013年的水平,不再下跌,那我們可以將2014年上升的6012人都當作因裁決而起。根據統計處的數字,2014年每人平均的綜援金額為每月5045元,6012人每年就只會帶來3.6億的開支。不過,受助家庭人數愈多,每人金額愈少,以5045元計算應該高估了這6012人涉及的開支。

翻到統計報告的圖表,可見到每年綜援的經常開支由2013/14年度的184億元,升至2014/15的財政年度的195億元,上升了11億元。受助人數下跌5%和支助金額上升的一加一減,有關永久居民的總支出應該大致平穩,我們是否可以將11億元全入終院判決的數?

新來港人士本質有改變

要留意的是,11億元開支增加來自臨時數字,而根據以往的數據,臨時數字一般高估,所以最後的升幅極可能不到11億元。就當最後增幅真的有11億元,是否就代表我原先12元億的估計大致正確?我認為這可能性不高。首先,綜援金額每年都會向上調整,比通脹要升得快一點,就算新來港人士的人數不變,金額一樣會上升。另一個可能,就是6012人中除了佔最大部分的單親家庭外,有不少相對「昂貴」的個案(如殘疾、長期病患等),但這極其量只能將開支稍為增加,不可能增至11億元。這11億元經修正後到底剩下多少,不久就會有答案。

就剛才的計算,有兩個小枝節要補充:第一,如果沒有裁決的出現,新來港人士的受助人數可能會順着近年的趨勢繼續下跌。在這個假設下,裁決增加的就不只6012人。不過,就算假設人數會繼續下跌百分之十至二十,都只會將因裁決而出現的受助人增至7000至8000人左右,以每人5045元的金額計算,影響不夠6億元。第二,裁決於2013年底發生,若裁決真的吸引了大量人南下,在居港一年的規定下,要到2015年才有資格申請,不會反映到2014的數字上。不過,近期本港沒有大量申請綜援的新聞,這個滯後效應相信不會明顯。

事後檢討,我承認預測錯誤,我忽略了新來港人士本質上的改變:近年申請來港的個案中,教育程度愈來愈高,在港謀生發展事業的專業人士比例在增加,跟十年前來港的新移民本質上有顯著分別。這一點上,蕭若元先生當時的預測比我準確。無論如何,是幾億元又好十幾億元又好,對龐大的政府開支來說只佔極少的比例,相比高鐵等大白象工程更是小巫見大巫,不值得大力批評。

肯認錯是學者基本要求

香港學者常在傳媒露面,對經濟、社會、政治等議題作出各種判斷和預測,有正確的,也有錯得離譜的。估中事後認叻很常見,但少見學者主動承認錯誤。舉個例,近年有不少學者預測樓市股市爆煲(或暴升),但語出驚人成為報紙標題後,事實與預測是否不符從來沒有人跟進。久而久之,建立了學者一個只會答對不會錯的專業形象,傳媒大眾因而過分信賴學者的一言一語。相比起其他學者,我的影響力雖然非常有限,但也要在此為我當時的預測負上最低的責任,坦白承認錯誤。

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耶倫加息仲等乜?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耶倫加息仲等乜?
2015年09月22日

一個多月前,在友報專欄預測聯儲局9月會議不會加息,要加都最快要等到年尾12月的會議,跟過半數的經濟師唱反調。到上星期五凌晨,一於我所料,聯儲局維持息率不變,大家繼續等。

問題是,耶倫未加息,到底要等乜?
今次會議聲明大致跟過去一樣,除插進一句「最近全球經濟和金融的發展或會稍為約束經濟活動,相信會短期內為通脹帶來更大的下行壓力」(Recent global economic and financial developments may restrain economic activity somewhat and are likely to put further downward pressure on inflation in the near term)。講得白一點是見內地經濟有異動(人民幣貶值、放寬貨幣政策、暴力救市等),怕硬著陸拖低全球經濟影響美國。見能源和入口價跌,PCE和CPI的通脹不到2%目標,聯儲局就有藉口維持利率不變。該局最擔心加息後美國經濟顯著減慢,被迫彈弓手再減息,該局聲譽毀於一旦。只要通脹一日夠低,點都要睇多幾季經濟增長才出手。

跟聲明同樣有趣的是伴隨會議公布的經濟展望(Economic Projections)。經濟增長、失業率、通脹的預測,大致不變。變了的是17名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的看法。6月會議,17人中有15名認為今年加息最理想,只有兩人選擇明年。今次會議,支持今年的僅13人,選擇明年增至3人,更有1人認為要等到2017年。至於加息幅度亦見調低,更有一名「出位」成員認為要負利率(相信是支持2017年加息同一人)!成員對收緊貨幣政策看法,3個月以來有點改變。

耶倫面對最大的困擾是經過今次一著,市場形成年底必定加息預期,但觀乎通脹數據和外圍環境,「加錯息」風險仍高。我今天的預測更冷門:聯儲局漸漸轉口風,進一步延遲加息,拖到明年。要批評的是今次會議令貨幣政策變得非常含糊,偏離一貫只看通脹和就業並有明確目標的規則(rule),加進因時制宜(discretion)成分:「全球經濟和金融發展」指的到底是甚麼、如何量度?「發展」到甚麼地步,聯儲局才認為適宜加息?我不知道。這種不知道等埋甚麼的不確定性,加上內地經濟捉摸不定的變化,將會令全球資產市場更加緊張刺激。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September 22, 2015

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超技術爭議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超技術爭議
2015年09月21日
半年前,在本欄解釋取消強積金(MPF)對沖為何等於打工仔供款加碼。半年後,反對取消對沖的張宇人說:「強積金只是退休保障的其中一部分,僱主不可以照顧員工一世,工會要求取消對沖,是將僱主凌遲處死,正確的做法是降低強積金管理費。」支持取消對沖的李卓人話:「梁振英在競選政綱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當時商界選委無人反對,反映已取得僱主授權,如果現時又因商界反對而不落實,對打工仔不公道。政府現時放風,是想沖淡社會對全民退休保障的討論。」拙作之影響石沉大海證據確鑿。

一直以為這是經濟學低技術邏輯:短期廠房機器投資覆水難收,資本供應彈性低。長期而言,資本家撤資會大大方方的走,資本供應彈性高。於是抽資本稅對資本家來說,短期效果是「七輸八,冇辦法」,但長期效果卻是「八輸九,搵路走」。經濟學101有教的稅負歸宿(tax incidence)能夠被資本家乾坤大挪移,關鍵是市場上的價與量都會隨資本稅調整。

同樣邏輯應用在取消強積金對沖超技術爭議,取消對沖短期後果視乎政策有否追溯力。有追溯力,與打劫僱主分別不大。冇追溯力的話,遇上經濟放緩容易觸發裁員潮。長遠取消對沖與迫僱員增加5%供款毫無分別。勞工需求彈性夠,大部分供款始終由僱員負擔。即使你有張良計迫僱主全數支付10%供款,市場永遠有過牆梯,藉工資增長放緩,甚至減薪把大部分供款負擔轉嫁給僱員。理論如此,實際效果如何?

其他地方研究顯示,不論表面是僱主還是僱員供款,每10%退休金總供款,至少逾6%由僱員承擔,亦有差不多全由僱員承擔例子。取消對沖機制,增5%僱主供款後,當中逾3%由僱員埋單不出奇,即使僱主負擔小部分供款,當中一部分藉產品加價最終轉嫁給消費者。香港實際情況,勞工愈易被取代,勞工需求彈性便愈高(如連鎖快餐店以自助點餐機取代人手),市場產品愈易被取代、相關勞工的需求彈性也愈高(如自己煮可取代出街食、內地網購取代本土街舖等) 。
換句話,本地勞工愈易被本地資本或外地甚至非市場資本及勞工取代,由本地打工仔承擔的強積金供款比例便愈高。自己的強積金自己供又有甚麼問題呢?強積金回報高、基金管理費低的話是沒有大問題的。但在強積金管理費未降至合理市場水平前取消對沖,卻是搵打工仔笨。當政客成功爭取公道地搵齊僱主僱員笨,到時連監管機構官僚整個MPF行業被養得更肥更臃腫,想爭取全民退保才難上加難。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15

變相增持的竅門

免費早餐 - 渾水
變相增持的竅門
2015年09月18日
渾水有個小習慣,就是喜歡看財經網誌及財經專欄,看看個別寫手水平。有時看到一些以謾罵為生的人胡說八道,才發現尸位素餐的人也不外如是,知識也是這麼膚淺,連基本定義都不通就開始喪鬧喪插喪呃like。那是一個很好的教訓,因為財經這門知識真是不進則退。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渾水眼見有前車之鑒,實在要警醒自己再努力一點維持水平。

貨源歸邊這東西很多人現在都會講了,不過,基本學理未必個個通,其實也是經濟學所講的供求理論。街貨數量和股票供應是一體兩面,之前渾水在《am730》寫過了,所以不多說。現實來講,要增加自己或行動一致人士的持股,其實有很多方法,不過原理大致上可以歸納成兩個,一就是自己買,二就是自己印股票給自己。

自己落錢買,然後直接增加自己一方的持股,是很淺白易明方法,不用多說。值得講的是後者,印股票是改變已發行股本,基數大了,如果新印出來的股票是給了自己,這是變相在百分比上增加了自己一方人的持股,以及減少了其他人士的持股百分比,簡單分數概念而已,不難懂的。

買股票很多時不及印股票好,因直接買要錢,印股票的錢未必要太多。最煩是法規上的考慮:如果其中一方已持有一家公眾公司30%以上,但不多於50%具投票權的股份,並在隨後任何12個月,再增持2%以上具投票權的股份,那便需要進行強制性全面收購要約。當有公司被人敵意狙擊時,這條條例會令捱打一方變得被動,所以就要印股票俾自己友去變相增持了。

之前渾水寫過篇叫《本地莊家智取美投資者》的文章,最近的戰況一如渾水所料,只能敗走收場,在供股前盡數清貨。因為這位美投資者沒有控制到董事局,所以本地莊家一方可以亂印股票,美投資者都吹佢唔脹。

比較值得參考的本地莊家做法的原理,他是透過印股票去買項目以變相增加自己持股。項目是煙幕,增持才是主菜。

另一個例子是東亞銀行(023),李生(編按:李國寶)配新股給自己友好三井住友銀行,就是為了避開國浩(053)的狙擊,增加自己一方持股以及攤薄國浩的持股。

在公開平台寫文,首要理性和有理有據,光是罵人娛賓倒不如綵衣娛親。哈哈哈哈。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Friday, September 18, 2015

外來勢力打低本地大台?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外來勢力打低本地大台?
2015年09月17日

電視廣播(511,TVB)的股票,由十年前的每股約40元上下,經歷過2008年尾的大跌,之後反覆向上,高峰時曾一度升穿60元。後來股票跟隨大市下跌,到上月公布上半年業績,廣告收入銳減,股價更急跌至30元以下。兩家收費電視台(Now和有線)的母公司股價(編按:電訊盈科(008)及有線寬頻(1097)),近期跌幅則相對輕微。

電視廣播的股價下跌,是否因為廣告收入下跌咁簡單?

近日樂視和Netflix先後計劃進軍香港,市場評論普遍認為,這將會是對TVB的一個重大打擊。其中樂視主打內地節目,至於Netflix的強項則是電影和美劇,能否成為TVB節目的替代品?

近年叫好又叫座的美劇,如講毒品的《Breaking Bad》、「有血有肉」的《Game of Thrones》、以反恐為題材的《Homeland》等等,絕大部分都不是免費台的出品,而是來自靠訂戶無廣告的收費台。

收費台不用以大眾為先,尺度又寬鬆,可以專攻某類型的觀眾,敢試新穎、大膽的東西。這類劇集,絕非合家歡之選。

傳統的免費電視台(如NBC),近年受歡迎的劇集,則以處境喜劇為主,口味較大眾化,但看這些劇集要「笑得出」,不能單看中文字幕,要懂一點英語及一點美國文化,才有共鳴。
其實兩種美劇,都跟香港主流電視觀眾有點距離。至於近年興起的英劇,普遍較複雜,更要坐定定打醒精神來看。

無綫是靠廣告收入的免費電視台,廣告的目標是一般普羅大眾,製作或購買的劇集要往最大公因數的方向走:劇情最好簡單易明,倫理價值觀要保守,挑戰尺度更是大忌。
而最緊要的,是邊食飯邊做家務也要跟得上劇情。Netflix或可以搶搶明珠台的觀眾,但短期內似乎不能動搖TVB的主要收視來源。
長期來說,美劇及英劇非法下載加上DVD,已一直在改變香港年輕一代觀眾的口味,提高對劇情、拍攝、特技的要求,Netflix的出現,只是加快這個口味「全球化」的過程而已。

至於以內地節目為主的樂視,對TVB可有威脅?
香港每年有大批內地移民來港,照計會增加對內地劇、娛樂節目等的需求。朋友Henryporter對此有相反的看法:他認為TVB製作的「師奶劇」,無論是如何不濟,始終是最方便的免費娛樂,可從中了解香港的通俗文化之餘(雖然常跟現實有偏差),又可以藉此學習廣東話,是內地移民融入香港社會的主要途徑。
TVB的收視,其實是靠內地移民支持!樂視對TVB的威脅,也許要靠台灣及韓國「師奶劇」夠多夠齊,跟性質相似的TVB劇搶觀眾。
收視持續下跌的TVB,又會如何反擊?

模式和對象跟樂視和Netflix理應更相似的Now和有線,其收入又會否大受影響?
無論如何,免費收費電視串流服務打生打死,得益的始終是香港觀眾,不用理會一籃子的因素,也有更多元化、有新意的節目看。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15

本土派的造勢宣傳

免費早餐 - 渾水
本土派的造勢宣傳
2015年09月16日
我和劉夢熊先生也同寫一本財經周刊的專欄,他在文中不斷抨擊光復行動,認為令香港自由貿易地位受損,很有火氣。渾水現在少了論政,現在放下自己的立場,講幾句自己的睇法。

我其實很好奇為甚麼輿論淡了的光復行動重新走上鎂光燈下。我想回歸基本分析,走水貨之所以大行其道,因走水貨有利可圖,那是內地對優質貨品需求及兩地貿易價差。走水貨是大陸一條產業鏈,我沒有數據在手,但偏向相信大陸的港貨店賺得比在口岸之間運貨的「艇仔」多,這些「艇仔」走一轉水貨或剛養活自己或略高於最低工資。因匯價差距收窄,人民幣貶值等經濟因素及很久之前比較激進的光復行為,和政府應對都已提高走水貨成本。換言之,現在走水貨狀況和擾民程度都不及一年前嚴重。

因此,本土派社運分子又去光復是有幾個原因,基於時間上的巧合,很自然讓人聯想到和區議會選舉有關。很多人厭惡政客為選票做事,我個人是覺得無需要道德批評,因選代議士代為自己發聲是選舉制度既有的遊戲規則,選票背後就是涉及既得利益和意識形態的認同。

根據《天與地》鼓佬的講法及經驗觀察:「香港人是善忘的。」本土派多搞一次光復是要remind潛在選民自己的地區貢獻,旨在重奪打擊水貨的主導地位,原理和政黨貼banner做宣傳也是一樣。

由於也是近區選,如此刻惹上官非,那是給自己麻煩。也由於雨傘革命後,警察殺得性起,比之前更易檢控社運分子,故搞光復也不會像以前激烈。故走水貨的沒以前般擾民,光復的也沒以前般激烈,件事也不是像以前般嚴重和逼切。

回歸策略上,在區選中靠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吸票是不是可行,我是存疑的。因有以前人民力量票債票償狙擊民主黨的前車可鑑,區選多少也講幾多地區工作、有幾多樁腳、屋苑種了幾多票等因素為主。

但本土派的論述和政治影響力也是新興起,正是勝固欣然,敗亦可喜,輸無可輸。正如我支持NBA中的Boston Celtics,球員和支持者會落力捧場,不過,客觀來講大家都知道入Playoff機會不大。我估本土派自有自己的一套經濟計算。若論吸睛程度,也實在不得不讚「昭明公主」的突出扮相,連沈旭輝都Facebook share。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我對電視行業的疑惑

2015年9月15日
徐家健 經濟3.0
我對電視行業的疑惑

去年香港電視(01137)在一片叫好聲中開台,當時資深傳媒人蕭若元先生卻斷言HKTV威脅不到TVB:「看TVB的人是不在網上的,而王維基第一部電視劇有點綽頭之外,之後那些已很難持續了。這告訴大家,投資市場有一口訣"The public is always wrong"公共永遠是錯的。如果是這樣,應該買TVB,然後沽空香港電視。」去年有跟蕭生買511沽1137的人有福了。

上星期五TVB(00511)股價跌了超過2%,HKTV卻升了3%,有市場人士認為與美國Netflix及內地樂視進軍香港有關。據報道,瑞銀發表研究報告指長遠Netflix 會永久地改變觀眾觀賞節目的習慣,而隨着更多內容供應商在新市場出現,TVB收視將面臨巨大的挑戰。有見及此瑞銀將TVB的目標價由40元大幅下調至25元,並把評級由中性調低至沽售。蕭生今次又點睇?

Netflix憑什麼挑戰TVB霸權

解構蕭若元對TVB前景的看法前,要先介紹一下Netflix這間公司。以為Netflix的撒手鐧是自製高質素劇集,是淺見。Netflix自製高質素劇集時,已是一間成立了超過10年的上市公司。Netflix 開始提供串流服務前,顛覆了整個美國電影租賃業。當年Netflix的郵寄DVD業務,先令乜都賣的巨無霸超市 Walmart主動化敵為友,再使雄霸電影租賃業30年的Blockbuster蝕本離場。一間只花了10年光景便改變了整個行業營運模式的公司,又點只「自製高質素劇集」咁簡單?

Netflix的創辦人Reed Hastings, 從第一天起便知道DVD將會消失。於是,當Netflix剛坐穩電影租賃業一哥位置,Hastings便決定親手推出最終可能摧毀其DVD生意的新服務。Netflix 2007年推出串流(streaming),推出後要面對兩大難題:第一個是如何同時處理新舊業務。Hastings 這樣解釋 Netflix 的兩難局面:

Most companies that are great at something —— like AOL dialup or Borders bookstores—— do not become great at new things people want(streaming for us)because they are afraid to hurt their initial business. Eventually these companies realize their error of not focusing enough on the new thing, and then the company fights desperately and hopelessly to recover. Companies rarely die from moving too fast, and they frequently die from moving too slowly.

Netflix卻差點死於變得太快!為了集中發展串流,2011年Netflix提出把DVD業務分拆去另一間公司,此舉對Netflix的股價是災難性的。當市場一致認為Netflix將成為歷史,Hastings卻果斷收回分拆的建議令公司起死回生。

Netflix面對第二個難題是發展全球電視串流需要有電視節目,但電視節目的版權不像電影一樣話買就買。最新推出的電視節目版權一般是獨家的。任Netflix如何財雄勢大,用戶就是不會看到HBO製作的節目。能夠從其他電視台高價買來的節目,大多不是首輪播放。而即使是所謂的「自製高質素劇集」,版權亦有可能只是地區性的。美劇發燒友熟悉的《紙牌屋》,在歐洲一些國家版權可以是屬於其他電視台而非Netflix所有。

記錄證明,勇於挑戰霸權的Netflix撒手鐧是其前瞻性及處理危機能力,但因電視節目版權複雜,假如香港的美劇發燒友只求先睹為快正版盜版不分,Netflix在香港市場面對的問題並非單純自製高質素劇集可以解決得來。我對香港電視行業有幾個疑惑:其一,雖然Netflix的能力不容置疑,但面對香港一個細小的市場,Netflix願意花多少資源去解決美劇發燒友只求先睹為快正版盜版不分的問題?其二,要挑戰TVB霸權,但今天還在看TVB的人又有多少會煲美劇睇西片呢?

誰敲響無綫喪鐘

回說前輩蕭若元先生對TVB前景的分析。蕭生預言TVB收視率有可能在半年內由目前的20多點跌至12-15點,但為TVB敲響喪鐘的並非Netflix,而是樂視。

樂視與Netflix之不同,除了盛傳以天價買下不少港人追捧的英超版權,樂視還有內地節目劇集及日劇韓劇,更有傳樂視會與Netflix合作,成事的話到時候一個數百元的機頂盒加月費便有齊英超、內地節目、日劇、韓劇、美劇等,唯獨只欠港劇。我沒有理解錯的話,蕭生的論據是在網上電視技術成熟的今天,只要加上一個有氣魄的人領軍,要打破TVB的慣性收視毋須要有高質素的港劇。

這是我對香港電視行業的第三個疑惑,港視一樣可透過機頂盒或網上收看 (還要免月費),王維基先生所欠的氣魄是否一個「錢」字咁簡單?最後,究竟TVB劇跟HKTV劇的替代性高,還是跟內地節目外地劇集的替代性高?假如能持續拍出有質素的本地製作與其他中外節目一起競爭,競爭之下本地製作的收視率最多只值15點嗎?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etflix的驚險一着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Netflix的驚險一着
2015年09月15日

Netflix將會進駐香港。

我於2005年才在美國開始使用Netflix,不是第一代用戶,初時不算熱衷,但隨着十年來Netflix愈做愈好,漸養成每天開Playstation看Netflix惡習。幾年前,我終止收費電視服務,消閒只靠串流和郵寄DVD。跟Netflix相處十載,印象深刻的,是Netflix在2011年的一個大動作。

當時,Netflix提供一個每月10美元的基本計劃,包括DVD任借(每次一隻)和串流服務。由2011年7月起,Netflix改變收費,將DVD和串流分拆,每邊收8美元,變相加價六成。想續郵寄DVD,需幫襯另一公司Qwikster。消息一出,全國譁然,猶記得當時有些憤怒顧客,誓神劈願要跟Netflix一刀兩斷。

Netflix股價由38美元高峰直插,曾跌穿8元。傳媒一片唱淡,話Netflix鑄成大錯,Netflix股價沉了一年,講到神話破滅咁滯。Netflix面對劣評,不久就取消Qwikster計劃,危機處理反應極快。看看數據,當年大改革後用戶其實無大量流失:DVD客雖趨少,但串流客續升夠幫補有餘。今天串流訂戶逾3,500萬,DVD約500萬,是七比一分別。有趣的是串流利潤約2.5億美元,仍在上升,DVD約8千萬美元,仍是Netflix重要收入來源。Netflix股價由谷底回升至今天約100美元。

Netflix當年的大膽舉動,我認為是將市場分隔之舉:較大市場是要求較低的「一般」顧客,電視或電影口味大路,不介意串流畫質音質有時較差;另一市場,是要求較高的電影迷,除串流基本需要,也要看新出DVD、要找些冷僻電影,更不願用串流畫質音質看用心拍攝鏡頭。事後孔明解釋,是Netflix當年見到串流選擇、DVD庫已具規模,能分開照顧兩種需求不同顧客,只提供一個計劃未能「賺到盡」,於是一分為二,讓兩種顧客「自投羅網」。

串流市場,Netflix一直從數據中了解顧客口味,製作如《House of Cards》、《Orange is the New Black》等大熱電視劇;郵寄DVD,亦有藍光選擇,方便家中有較佳影音設備的顧客享用。

香港上網速度比美國高,串流效果更佳,今時今日師奶都識上網重溫傳統電視台節目,學懂用Netflix不是難事。政府發牌玩殘本地電視行業,但今次面對外來勢力冇得放蛇拉人,新科技仍有機會為港人帶來另一選擇。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September 15, 2015

我在芝加哥睇Netflix的日子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我在芝加哥睇Netflix的日子
2015年09月14日

美國人的文化及科技步伐,跟香港人很不同。2000年初到芝加哥時,隨便走進一間咖啡店,播放着的不是Miles Davis五十年代的jazz,便是Jim Morrison六十年代的rock。二十一世紀一個香港仔來到這個學術氣氛濃厚的小社區,曾以為美國人很落後。當二十世紀末華人地區人人睇慣VCD,踏入二十一世紀的美國人還在看VHS。

怕被嘲是個俗不可耐的philistine,有段日子我在美國曾晚晚「煲老戲」。跑到街尾Blockbuster租帶,從四十年代的《Citizen Kane》,到五十年代的《The Searchers》,再到六十年代的《To Kill a Mockingbird》,喜歡與否都是必睇的。睇到Stanley Kubrick及Martin Scorsese等經典,開始有DVD出租。再睇到Paul Thomas Anderson和Wes Anderson時,我棄Blockbuster,轉投Netflix。轉睇Netflix,當然不是為了十年後才出現的《House of Cards》。到 Blockbuster租碟的一大問題,是遲還碟要罰錢。美國有兩種人,一種是交罰款赤赤痛但再罰再交的,另一種是Reed Hastings。

Reed Hastings於1997年創辦Netflix,做的是郵寄DVD生意。憑用戶提供的個人資料,Netflix在網上推薦啱用戶口味的電影是個不錯的主意,但真正吸引我等窮鬼學生的服務,是Netflix冇deadline冇罰款,只收固定月費,但每次限借3套戲,有還才有借。Netflix過人之處是它總比市場走得快,但又不是太快。剛推出郵寄DVD服務時,DVD機價錢在美國貴到根本不太流行,而我等不介意在小小的電腦螢幕睇戲的窮學生數目始終有限。Hastings自認一世夠運,先係Netflix在破產前等到DVD機跌價,之後又等到死對頭Blockbuster在割喉減價戰中比它先離場。然而,當 Netflix坐穩租碟一哥位置,Hastings決定要比市場快一步,推出最終可能摧毀其DVD生意的新服務。Netflix於2007年推出串流,但串流服務的質素一方面受制於當時的網絡速度,另一方面電視串流需要有電視節目。電視比電影的版權有更大限制,甚麼「Netflix的撒手鐧是自製高質劇集」,是串流服務推出幾年後才開始的東西,而當時Netflix已是一間成立了超過10年的上市公司,並在10年間顛覆過整個美國電影租賃業。

睇過五十年代的《The Searchers》,再看七十年代的《Taxi Driver》會更有趣味;睇過七十年代的《Annie Hall》,再看八十年代的《When Harry Met Sally》,卻可能覺得不外如是。睇過沈大哥西城寫的《龍虎風雲》,再看Quentin Tarantino成名作《Reservoir Dogs》,你怎能不慨嘆八十年代港產片影響力之大?Netflix明年登陸香港,對電影有要求的人以後想煲老戲就方便得多了。至於對自己有要求的人,以後唔想再做philistine,除了要先搞清楚張學友出道後從未殺出過張國榮等偶像新人,更要多了解一下Reed Hastings的事跡,才判斷Netflix將如何影響本地的電視業。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15

走堂也是理性選擇

免費早餐 - 渾水
走堂也是理性選擇
2015年09月11日

曾教授寫了一篇《教書也要積極不干預?》的文章,講述自己的一套教學理念。身為一個瘋狂走堂的好學生,我也有自己的一套走堂哲學。不要臉自讚好學生是因為我的本科成績應該夠入研究院,如能蒙三位教授幫手寫一寫reference letter打個底,讀個mphil應說是無問題的。

走堂也是經濟理論約束下對自己身心成長最好理性選擇,至少我覺得是。我覺得要「合理化」走堂,首先要從畢業生工資開始。自從公關無敵沈校長上任後,我們沒有本科畢業生平均薪酬客觀標準,但依我和朋友圈觀察,大概不足1.5萬元吧,那是因經濟學在香港是通科,而非像醫科、律師等專科。 

我本身是有心加入智庫做政策分析研究、consulting等,但基於現實考慮,故跳出來做一個炒股票的廢青。正如我所講,醫生、律師等專科有穩定高薪,而我們這些人文學科畢業生要爭取高人工工種,不是靠努力上堂努力讀書,而是靠不停刷靚CV items。那大概是坊間或大學被灌輸的概念吧,但已不可考了。換言之,上堂機會成本是刷CV的value,這些CV items比GPA是更重要的contributing factor。如你是大一生,一般大路刷CV方法離不開義工、參與課外活動、交換生之類,因要應付那些唔知乜leadership之類的competency questions。之後就是唔知乜internship。現實是老闆見到畢業生做過JP Morgan比考second up更易濕到一地都係。因追逐這些CV items在邊際上比上堂更有效追逐高人工,故這是衡量過成本效益下的考慮。

我自己花1年去玩,然後花1年去搞這些有的沒的,故無時間上堂也是合理;後來玩性太重,在其他人努力找畢業工作時,我沉迷打poker、研究股票及夜晚踩單車。當然,我廢還廢,對知識還是有渴求,但是選擇旁通其他學科。經濟學科有大半課都是用相近邏輯,這成為我自己發展瓶頸。不同的模型只要搞清假設和結論,知道如何intuitively以文字、數學、圖表去表達,疏理每條線的理念,基本上已處理大半問題。最難那一科是econometric,我自己上足堂卻完全聽不懂,後來去sit統計系的堂,看多一本參考書,依然不太通但考試拿A卻是足夠的。

寫到這兒,相信梁天卓教授在暗角搖頭嘆息。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Friday, September 11, 2015

馬照跑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馬照跑
2015年09月10日

馬季開鑼,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話:「我們抱着審慎態度迎接今天的開鑼賽事,但觀乎是日成績,則比預期較佳,令人感到滿意。今日的投注總額,比上季開鑼日增加近1%,值得注意的是,上年開鑼日的投注總額,比起之前一年同一賽馬日增加達10%,在如此高位加上於目前較為困難的經濟環境下,能保持與去年相若水平的投注額,其實已相當不錯,我們亦感到滿意。」

是的,回歸後話雖「馬照跑,舞照跳」,但從回歸不到十年中國城率先結業,到幾年前大富豪的最後一夜,正式為香港「舞照跳」的歷史劃上句號,香港夜總會式微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至於「馬照跑」,馬會CEO審慎迎開鑼亦非毫無道理。賽馬投注額自回歸後差不多跌足8年,營業前景本來比當年的中國城好不了多少。但始終是受政府壟斷保護的獨市生意,隨香港經濟走出谷底,加上馬會出招吸引內地客投注,賽馬投注額之後止跌回升。近年內地打貪,經濟轉弱,澳門賭業首當其衝,香港馬會對投注額又怎能不抱審慎態度呢?在商言商,香港旅遊業要持續發展不能單靠內地客,香港賽馬業持續發展亦不應過分依賴內地客投注。奈何,每逢賽馬日經過投注站,見到的多是滿頭白髮的長者在全神貫注。賭馬,今天給人的印象總是不太年輕。

馬季開鑼憶往事。我自小跟馬圈有緣,小時候認識的練馬師叔叔,贏過冠軍練馬師的今日,過着悠閒退休生活;小時候認識的騎師哥哥,由轉做騎馬人到當上練馬師,今日再有機會拉頭馬。可能從小便聽過不少拉馬造馬枱底馬的故事,長大後我對賭馬一向不太熱衷,直至一次在美國跟同事一起看肯德基打吡大賽,竟然談到與賽馬有關的合約經濟學!

喜歡賽馬的人都知道,贏馬有獎金。以馬季開鑼日為例,第五班賽事獎金有60萬元,第一班賽事加上是盃賽獎金更高達240萬元。經濟學家會問,獎金多少對馬匹表現有甚麼影響呢?同事的研究結果顯示,獎金愈高馬匹跑得愈快,而跑得快有三大原因:其一,高獎金吸引質素較佳的馬匹參賽;其二,大賽中水平相近的參賽者特別投入競逐;其三,重賞之下騎師們都加倍落力,而這個加倍落力,是賽狗中沒有的。

想繼續馬照跑,馬會除了需要解釋給重視動物權益的新一代馬會是如何善待馬匹,亦要好好分析數據找出獎金分配與總投注額的關係。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15

2/3遊戲和救市失敗

免費早餐 - 渾水
2/3遊戲和救市失敗
2015年09月09日

我的怪朋友「Econ記者」非常熱衷經濟學,他的面書專頁是我吸收經濟資訊的其中一個source。他最近引述了FT幫Richard Thaler搞咗個2/3 Game,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這個遊戲的本質是參與者要提供一個0至100的整數,如果數字與所有參與人士提供的數字之平均數的2/3最接近,就可以贏出這個遊戲。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馬上去到這個遊戲的結論,這個博弈遊戲的Nash Equilibrium是0,當然前提是假設所有人是理性,而且大家都理性地推測了其他人的選擇。雖然廢青渾水覺得自己是0,不過現實實驗得出來的結果卻不是0。這看似是有違了經濟學「理性」的假設,所以糅合心理學和經濟學的行為經濟學科就有戲唱了。在科學哲學的角度,以理性作為假設去做模型上的推論是無問題的,不過若再探討「理性」的本質,就是更深的哲學處理了。

這個2/3的博弈遊戲的結果非常有趣,用來解釋中國救市措施上的不足也是ok的。中國為了救市,可謂無所不用其極。最近甚至提出熔斷機制,白癡到極,共產黨元老留下來的市場化遺訓可以倒退30年了,這兒按下不表。其中一個中國證監會的救市方案,就是訂出救市目標為滬指4,500點。問題就出現了,這和2/3遊戲的推論相若。

假設中國官方機構是有誠信,說到做到。好啦,我知道這個假設是有點欺人,不過順著看看吧。那麼,中國官方就是內地股市的最大流通量提供者,有幾多貨接幾多貨,亦即是單一最大莊家。定一個確實4,500點目標其實係俾人捉到路。

假設散戶A是理性,他知道莊家過了4,500點就不會接貨,那麼太貪心會出事,所以就當4,400點吧,散戶A可能就沽貨了。散戶A的想法也許是大眾股民的想法,如果大家都在4,400點就沽爆莊家的時候,股市就崩盤了。

因此,博弈就發生,散戶B可能就會在4,400點以下沽貨。然後,這個故事會出現散戶C、散戶D以及更多的散戶,而大家都會不約而同的調低對大市的合理預期,盡早沽貨。

至於這個遊戲調低去到幾時完,就要看散戶背後預期的函數,亦即是「散戶有幾理性」,以致佢哋推理到「幾多層」。

這個博弈的推理和2/3遊戲的推理結果是相近的。有一點是肯定的,2/3的遊戲的答案絕對不是66.67,而4,500點救市短期內也不會實現到。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教書也要積極不干預?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教書也要積極不干預?
2015年09月08日

上星期渾水試圖風花雪月,今日我繼續「教壞細路」。網上傳有大學老師跟學生訂下規矩,上課前要將手提電話交給助教,當作點名,下課後歸還,務求學生一支筆一張紙的專心上課。老師「適度有為」,實在是用心良苦。

我想法不同。如此要求,令無手提電話不可的學生卻步之餘,也叫態度認真思想成熟的學生相當冇癮。老老實實,一班幾十個學生,對該門課充滿熱情非讀不可的有幾多?有多少是為應付必修要求而無奈選課?我上課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盡量讓不同學生各取所需。

記得在美國讀研究院第一年,課程內容太簡單,大部分在港大本科時已學過,於是那年差不多沒有上課,終日在宿舍上網看書,只在考試日子才現身,同學老師好像都不太認得我。後來在美國教書,也發現班中總有幾個學生很少上課,但功課交足考試成績不俗。相信是嫌我教得淺,或者喜歡自修DIY,我也就不多理會,更不會以點名計分咁老土。

上課我會落力表演,不會對住PowerPoint照讀,有興趣的隨便聽,無興趣的理得你,只要不干擾他人則可。若講課不及手提電話吸引,學生都成低頭族,又或學生走堂門可羅雀,我擔心的不是學生走寶,而是我的講課方法出了甚麼問題,是否教得太難或太悶。大學生時間成本高,走堂可以拍拖補習搞活動,自由選擇下,老師的講課水準直接反映在學生的行為上,高下立見。設計功課和考試,大部分題目是基本程度,做得到就算合格有餘。剩下小部分,是特別難,需花心機解決的題目,好讓班中程度較高學生過過癮,用心拿A。

課後學生找我,問的若是「考試呢個考唔考」或「呢題可唔可以加多分」等問題,必以面黑加上耍太極應付之;問的若果是升學資訊,或是有甚麼經濟學好書,甚至是天南地北閒聊文化藝術國際時事,我不介意跟學生談上一兩小時,請埋學生飲咖啡又點話。當然,課後求分的學生多,求學的學生少之又少,但現實如此我只能接受。

某年放暑假前,有學生到辦公室問我有甚麼書值得看,我對着書架一本又一本的介紹,從海耶克扯到佛利民,滔滔不絕的講了一小時。我不知道學生的感受如何,只記得那是我教學生涯最快樂、最滿足的時刻。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適度有為保護零售業?

2015年9月8日

曾國平 經濟3.0
適度有為保護零售業?

還記得十多年前讀大學時,喜歡到尖沙咀星光行的書店打發時間。後來,書店搬了,廣東道上有愈來愈多遊客,名店開了一家又一家,從早到晚都擠擁,尖沙咀於是少去了。

上周末,在尖沙咀午飯過後,到附近的街道和商場走一圈,發覺旅客明顯的比早幾年要少,名店門外再沒有長龍,不用在人篋陣中左閃右避,彷如回到過去。

門可羅雀,除了引發傳媒報道的店舖減租退租潮,亦反映在數據之上。上月香港採購經理指數(PMI)為44.4,是2009年4月以來最低。旅發局公布的今年7月整體訪港旅客數字,亦按年下跌8.4%至492萬人次,當中內地旅客更跌了9.8%至385萬人次。

零售管理業協會主席麥瑞琼認為港人必須團結, 否則「沒有將來」。自由黨的批發及零售界立法會議員方剛形容業界環境比SARS時更差,「政府一定要做啲嘢」,建議開放包括青島及哈爾濱等的六個自由行城市。特首梁振英更語重心長,指出「趕客容易請客難」,反對任何破壞香港好客形象的行為和言論。

公道一點看數據

現在的業界環境是否比SARS時更差?就以剛才提到的PMI為例,是由2009年初的高峰逐步下跌,以50為界限,由增長轉為收縮。不過,今天的44.4絕非近年見過最差的表現:2008年金融風暴,加上2003年SARS,都有PMI跌破40的紀錄。

講勞動市場,SARS未發生已有當時唐英年局長的一句「有生之年,香港失業率都不會回落至1997年的2.5%」,後來最慘烈的時期失業率一度升至8.5%;但香港最近五年失業從未升破4%,今年旅遊業零售業收縮亦未見失業率上升。方議員說「SARS幾個月就過去,而家睇唔到幾個月後可以恢復」,更是有點誤導。

SARS之時,沒有人知道事件何時收科,一片不穩定的氣氛之下,香港經濟衰了不只幾個月,失業率要到2005年才回落至6%以下。今天的情況比SARS更差之說,有點危言聳聽。

內地旅客下跌,當然受多個因素影響,問題是那些重要、那些不重要,不是高官政客業界說了算。反水貨客示威、滙率、內地經濟不景氣、股票暴跌,那些因素最能解釋香港旅客數字的變化?還是答案更簡單,旅客數字下降只是4月深圳開始推行的一周一行開始見效?

我曾在友報指出,澳門和香港的內地旅客數字比例和增幅一直相當吻合,有參考價值。不過,澳門有賭業,傳說亦是來歷不明「資金流」的好去處,極受打貪等政策影響,未了解兩地同遊的旅客比例以及兩地旅客的特徵,單從兩地計算出「佔中」或反水貨示威的影響未必可靠,加上兩地基本上用同一種貨幣,亦看不出滙率對旅客的影響。

政府和業界有心有力,何不做一個更認真的計量研究,比較香港以及其他內地人熱門旅遊地區(如日本、美國、泰國等)過去的旅客數字,推算出不同因素的影響?到底旅客數字的上落,是否由政府控制不了的外圍因素決定?政府要「適度有為」,也要從找出事實真相開始

政府特別照顧零售業?

近期在電視常常見到的廣告,是「零售乜都有」, 指出加入零售業的各種好處,又「機遇無邊」又「前途無限」,目的是吸引香港的大好青年入行。這廣告在此時此刻播放,有點搞笑。

翻查舊聞,原來在2014至2015年財政年度的預算案,財爺接納零售業人力發展專責小組的建議, 撥款1.3億元支持行業,這些生不逢時的廣告便是建議的「產品」之一。這個在2013年成立的小組,指出香港零售人手短缺,政府可以花錢在多方面支援業界。除了拍廣告改善業界形象,建議更包括加強零售業的職業教育和培訓,為學生提供體驗零售工作機會,更推出「零售業支援計劃」,政府夾份出錢協助業界提高生產力。總之,政府要花資源特別照顧零售業。

香港人見慣政府亂使錢,一億幾濕濕碎也,是否值得在此不贅。更重要的觀察,是政府那邊廂零售業處理有關人手的供應問題,見內地旅客下跌,業界這邊廂又要求政府爭取多開幾個自由行城市應付需求問題。前者慢幾拍,後者未知會否成事,但自由行城市不是立刻話收就收話放就放,到時旅遊業復甦再加多幾個自由行城市,尖沙咀可能又再迫過。

這事例突顯出的,是政府「適度有為」的局限:政策推出需時,易開始難結束,就算政府眼光再準, 都容易成為如零售業廣告般的「過度無謂」。再者,政府政策受利益團體左右,又怕迫又怕成街金舖的一般市民是散兵游勇,不及齊心事成的旅遊業界、零售業界有影響力,結果是相關行業「大到不能倒」有政府撐腰,雖未到包賺冇蝕的地步,但至少會有政府伸出援手。政府選擇性保護某一行業,未必是社會資源(如舖位、勞力)最有效率的分配,「適度」與否值得懷疑。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September 8, 2015

學者:交通擠塞主因是私家車不斷增加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學者:交通擠塞主因是私家車不斷增加
2015年09月07日

有學者一次又一次強調香港愈來愈塞車的主因是私家車增長幅度驚人,所謂論據如下:「據《交通運輸資料月報──2015年5月》報告,私家車登記總數從2010年的449,400部,升至去年541,751部,即平均每年私家車增加數量是5.1%。同期非私家車增長數量僅13,120部,按年平均增長率為1.5%。將過往幾年車輛數量與市區繁忙時間行車速度比較,可見其關係顯然是『相反』,即是車輛數目愈多,行車速度愈慢,交通擠塞問題愈嚴重。」

這樣的論據至少有兩個問題。小的一個是從統計角度看所謂的「車輛數量與市區繁忙時間的行車速度有相反關係」,其實是當車輛數量升超過60萬架後,車輛數量與行車速度的統計關係不再相反,即是車輛數目愈多,行車速度愈快!(圖一)大的一個,是無論車輛數量與行車速度的統計關係如何,這樣的統計關係始終沒有經濟內容。基於沒有經濟內容的統計關係出謀獻策,講的蠢,聽的蠢上加蠢。

沒有經濟內容的統計關係可能比蠢人數目還要多。學者引用交諮會的《香港道路交通擠塞研究報告》,話2003至2013年間私家車數量大升40%。私家車數字大升於是塞車?報告原來亦話十年間電單車數量大升38%,點解冇人講香港塞車主因係電單車增長幅度驚人呢?其實同樣十年間,訪港旅客數字上升了不只幾成而係幾倍,旅行跟團搭旅遊巴自由行搭的士,十年間數量沒有增加嘅的士行車里數升幅,便一枝獨秀上升了四成,點解又冇人講香港塞車主因係遊客增長幅度驚人呢?

有經濟內容的分析,要建立車輛數量與行車速度的因果關係,而當中關鍵在於駕駛者行為。要知道,駕駛者不是傻的,明知繁忙時間塞車,唔會無端端揸架車出去塞埋一份。根據交諮會報告,平日早上繁忙時間,一向最塞車的港島區十年間平均行車速度上落根本不大,至於交通較暢順的九龍及新界區,車速的確是慢了幾分鐘咁大把,但這幾分鐘主要是由2003至2010年間逐漸減慢的。在2010年後,私家車數量升得再快,塞車情況都沒有進一步惡化。(圖二)
學者同交諮會從未分析過的,是邊際上新增的私家車究竟是專揀繁忙時間塞埋一份的居多,還是holiday drivers為主?我亦沒有數據分析邊際上駕駛者的行為,但經濟理論話我知,加汽車首次登記稅,或牌費提高駕車的固定成本,受影響最大的正是佔用道路繁忙時段最少的假日駕駛者。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unday, September 6, 2015

風花雪月都關經濟學事?

免費早餐 - 渾水
風花雪月都關經濟學事?
2015年09月04日
因為要辦公事,談案子,我日前獻出了第一次出入夜場的經驗。酒酣耳熱,紙醉金迷,老闆們玩得不亦樂乎,倒是我個人有點渾身不自在。趁老闆酒未過三巡,交代完要事,我就離場走去食車仔麵,整個經歷非常之cult。我個人尋歡的經驗不足為外人道,那是因為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s in vegas。
在我食緊車仔麵途中,正思考緊到底去夜場尋歡有無相關的經濟學理論。啊!你又估唔到,又真係有喎,而理論的implication和我的觀察也吻合。

為免惹麻煩,先旨聲明,現在是以嚴謹的學術角度去解釋現象。張五常教授憑自己的尋歡經驗提出過「類聚定律」,去解釋夜場小姐質素的一致性。

所謂「類聚」其實和中文理解的物以類聚是近同一回事,不過,今次不是「物」,而是「質」以類聚。

張五常教授是意圖解釋為甚麼夜場小姐的質素沒有太大的Variance。

我個人是覺得對女士們評頭品足是有失紳士風度的行為,不過,為了認真考證,所以我要再次強調,這是嚴謹的經濟學學術探討。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不排除不同人有不同口味,但為了方便推論,這兒要借經濟學的假設,就是小姐的質素是大致可以量化評分,即substitutable。
小姐們的質素大體差不多,既不會有美若天仙,也不會有貌醜如豬。

那是源於小姐的質素並非homogeneous,太大的差異性有定價的困難,那是因為要知道尋歡客的口味和需求曲線,涉及太大訊息成本,到時會出現bargain的情況,太麻煩消費者和服務提供者了。

換言之,太美的小姐,負責人不知道如何定價,這是機會成本的問題;至於差的,自然會被市場淘汰。因此,負責人偏向安排一些質素相若的女生,這些女生不會出現太大的差異。減低差異性,可以令定價更劃一。同時,這也方便了使用Price discrimination,用以搾取消費者盈餘。

簡單來講,「類聚定律」的含意是凡定價有困難,涉及太大訊息成本,生產品偏向減低貨品質素的差異性。這個類聚定律其實可以一般性應用有其他範疇,例如古董拍賣行。

由於古董同樣也是有定價困難,那是因為鑑證質素涉及專業知識,亦即有大的訊息成本,所以透過古董行拍賣珍品,質素一般不會有太高落差。

當然,為了谷marketing,必定是會有一至兩件特別好的貨品,但其他的拍賣品,都是差不多的質素的。

作者為九十後財經傳媒人、粗讀經濟學的偽文青
https://www.facebook.com/muddydirtywater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15

把交通網絡公司放進整體運輸研究

2015年9月1日

徐家健 經濟3.0
把交通網絡公司放進整體運輸研究

自1976年政府進行過四次整體運輸研究。回歸前,港英政府1976年落實興建地下鐵路系統,1989年為配合赤鱲角機場及都會計劃等項目興建北大嶼山快速公路、青嶼幹線、機場鐵路,以及各項鐵路新支線基礎設施;回歸後,特區政府1999年確立鐵路成為客運系統的骨幹、更廣泛運用先進科技管理交通,並推行更環保的運輸措施。去年,政府再推出為期兩年半的《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工作計劃,目的是檢視鐵路外各公共交通服務的角色定位,以促進不同服務的互補作用。事後孔明,回歸前的兩次整體運輸研究非常有前瞻性,絕非什麼「積極不干預」。回歸後除了延續鐵路食老本,「運用先進科技管理交通」及「推行更環保的運輸措施」都是眼高手低。

隨着各地政府自2013年起相繼為「交通網絡公司」(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y,簡稱 TNC,如Uber、Lyft等公司)立法規管,仍在進行中的《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完全漠視TNC只繼續考慮巴士小巴的士電車的功能,是落後得不可思議。而更令我憂慮的,是政府討論文件中兩句說話:「好讓市民享有便捷服務和合適選擇之餘,亦令各公共交通服務營辦商可持續發展。」當市民享有便捷服務和合適選擇的福祉與個別公共交通服務營辦商的可持續發展有衝突,政府將如何取捨市民及個別營辦商的利益?

的士問題 vs TNC解決方法

我衷心明白今天市民對的士司機服務態度及看似不勞而獲的「的士大王」之不滿,但我更要強調當前的士業的諸多不是皆源於政府僵化的監管制度。劃一收費及規範化的士外觀,都令的士品牌難以生存。於是乘客在的士供應追不上需求(或車費追不上市價)的情況下,得到的服務只有每況愈下。的士拒載投訴由2003年的596宗持續上升至2013年2255宗,是因為的士數目及車費多年來沒有隨遊客急升而作出適當調整。唯一例外是2009年拒載投訴大幅下跌超過兩成,原因是2008年尾金融海嘯爆發後2009年本地經濟向下調整,的士司機的服務態度於是隨需求下跌而提高。我原則上不反對引入豪華的士,但收費如何、發牌幾多?又是由多年來僵化的監管制度決定的話,市民的得益着實有限。眾所周知,的士每次申請調整價格都要在立法會過五關斬六將。簡單不過的「短加長減」建議,更是爭議多年才獲得通過。最近才有人留意的豪華的士,其實是在政府內部討論超過十年的議題。

市場當然也會出錯,但在入行門檻低的行業出錯成本主要由企業承擔。相反,企業有創意消費者亦樂意讓企業多賺一點。TNC今天能做到的,是以靈活的價格變動迅速平衡供求,以可靠的服務評分減低消費者搜尋成本,及以強大的計算功能為乘客有效安排共乘。TNC今天能做到的,不是什麼單單打倒的士霸權(打倒霸權最直接的做法規定揸的士有其牌及發牌無上限),或在現有僵化的監管制度引入豪華的士所能比的。而我相信TNC明天能做到的,是我和監管機構都意想不到的。

增發出租汽車牌不如規管TNC

根據運房局資料,截至2014年7月底,運輸署共發出882個各類出租汽車許可證,其中242個可用作提供豪華房車私家出租車服務。讓Uber等TNC名正言順在香港營運,有限量地增發可用作提供豪華房車私家出租車服務的許可證是運輸署能自行決定的,要有足夠許可證讓TNC的車隊能夠成行成市,當然需要更廣泛的諮詢討論。

但增發出租汽車許可證只能是個應急方案,皆因有關法例還是十分過時(如不得同時就一輛私家車向多於一位租用人分別收取費用以提供出租汽車服務)。政府在檢視各公共交通服務的角色定位時,要知道21世紀公共交通服務不再限於傳統的巴士小巴的士電車。曾幾何時,政府落實興建地下鐵路系統是十分有前瞻性的。鐵路系統在地少人多的香港當然有其優勢,但香港人並非個個居住在鐵路上蓋物業。大型鐵路系統的弱點,是不容易滿足到居住在較低密度地區居民的需求。隨着經濟發展,愈來愈多家庭不甘於居住在高密度地區狹小的空間,部分市民亦受夠了地鐵擠迫的車廂。回應市民這些訴求,市場上的TNC已作好準備。特區政府需要做的,是跟隨其他有遠見的政府正視TNC在公共交通系統的角色,不要再只為個別公共交通服務營辦商的可持續發展而犧牲市民享有便捷交通服務和合適選擇的權利。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中國經濟急轉彎?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中國經濟急轉彎?
2015年09月01日
上周一上證綜合指數開市3,300點,之後一直跌,曾在上周三跌破2,900點。隨後上周四、五回升重上3,200點。刺激的一周,亦是刺激的兩個多月,上周五的3,200點,是由6月初的5,100幾點高峰反覆跌下來。單以上證綜指總市值粗略計,兩個多月以來已「蒸發」約15萬億元人民幣。股市暴跌,在消息不流通下,就如內地所有大事般會引起各種陰謀論。陰謀論不是經濟學者的專長,我只打算從已知的數據中,重組出中國經濟的現況。

知道的是由去年中開始,中國政府外匯儲備從4萬億美元高峰下跌,至今少約一成。內地資本流向由正轉負,每季有以百億美元計資本淨流出,引起資金外逃猜測。最近又突如其來分3日作「一次性」貶值,禁止惡意沽空、國家隊出手等救股市措施,加上降準兼減息貨幣政策。

這些現象該如何聯繫起來?三十多年來由開放改革、人力投資帶動的經濟增長,逃不過邊際生產下降定律:容易做的已做完了,剩下的是難關(如金融體系改革),經濟增長逐步放緩,由保八到保七,到現在保七都有困難。經濟放緩造成對人民幣貶值壓力和預期。直至去年中,人民幣升值預期仍存在,大量資金湧入內地,為防人民幣升太急,在市場賣出人民幣的結果是外匯儲備一直升。另外,為減輕經濟放緩壓力,內地政府一直靠「有形之手」托起股市,以財富效應支持消費。

但人民幣預期大轉向,大量資金外流(包括內地企業提早清還外幣債項),而為讓內地人民幣匯率不跌得太急,於是中央政府在市場大量賣出外匯,跟過去升值預期下做的正好相反。同時,接連疲弱的經濟數據(如出口),令投資者意識到股市已脫離基本因素,於是股市狂插,迫使中央慌忙出完一招又一招暴力救市。內地政府面對的困境是經濟疲弱有貶值需要,而貶值又造成繼續有得貶預期,令資金和外匯儲備走得更快,尷尬的被困在不完全固定的匯率和不完全封閉的資本市場之間。

做完事後孔明,我預測人民幣年內再貶值,餘下兩季經濟增長微跌。長遠我不樂觀,畢竟內地面對的制度問題非減息降準等貨幣政策解決得了。至於股市則「有形」因素太多,國家隊人民隊打成一片,你估埋我份!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副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Tuesday, September 1, 2015

學者:引入豪華的士無意義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學者:引入豪華的士無意義
2015年08月31日

學者:如果的士司機的服務態度沒有改善,即使引入豪華的士都沒有意義!

的士司機:You talkin’to me?You talkin’to me?

朋友對我說非常討厭以《學者:XXXX》為題的報道,我拍案叫絕。是的,這些標題十次有六次歸《學者:阿媽係女人》一類,三次屬《學者:阿媽唔係女人》另一類,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的金句少之又少,煞有介事配上「學者:」 的確容易令有識之士眼火爆。沒有本事改變傳媒生態,我忽發奇想推出《學者:XXXX》系列文章,實行以cult文溝淡一下。

最近有土木及環境工程學者進行了一項「迎接21世紀的士行業的挑戰」的研究,先不談研究的發現,結論竟然是建議政府提供一個兩年制的《個人化運輸服務》認可文憑課程,培訓中學畢業同學投身的士行業。我心諗,21世紀喎,仲有八十幾年喎。乜21世紀唔係講緊交通網路公司(如Uber,Lyft等)如何結合無人駕駛技術解決未來交通及環保問題咩?點解學者會建議政府出錢鼓勵年輕人揸的士咁保育呢?

回說研究發現。訪問了334名本地乘客,研究發現的士服務表現與乘客期望有落差、有兩成受訪者不滿現行的士車廂空間太細、約三分之一受訪者願意多付車資以換取更好車輛、及約兩成九受訪乘客有興趣使用優質豪華的士或包車服務等。基於這一系列「阿媽係女人」的發現,研究竟然無端端得出個「阿媽唔係女人」嘅建議——建議政府為業界提供兩年制培訓課程。

問題是,學者從來沒有分析過司機行為。聽口碑,撐Uber的乘客對Uber司機的服務態度讚不絕口。Uber司機幾時接受過甚麼認可文憑課程?睇數據,的士司機拒載投訴由2003年的596宗,持續上升至2013年的2,255宗,唯一例外是2009年拒載投訴大幅下跌超過兩成,舉止無禮、不守規矩和不使用最直接的路線等投訴亦同樣減少。

政府在2009年為的士業界突然提供過培訓嗎?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Uber司機服務態度好,是因為他們的收入與他們服務態度成正比。的士司機服務態度愈來愈差,是因為的士數目及車費多年來沒有隨遊客急升而作出適當調整,08年尾金融海嘯爆發,09年本地經濟向下調整,的士司機的服務態度馬上隨需求下跌而提高。

電影要有劇情,分析要講邏輯。我不敢說「迎接21世紀的士行業的挑戰」是B級製作,但我始終覺得兩年制《個人化運輸服務》文憑課程呢個ending多少有點血漿亂噴的cult味。我很喜歡cult片,所以忍不住要向大家推薦一下。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5月23日 曾國平 經濟3.0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世界好像很亂,連一向有板有眼的經濟指標都亂起來了。量度美國以至全球不確定性的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簡稱EPU指數),未有隨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