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15

同性婚姻的經濟力量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同性婚姻的經濟力量
2015年06月29日

上星期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票數,判定同性婚姻是基本權利,從此全國合法。
考考大家:同性婚姻合法化如何影響

1)男女工資和
2)消費模式?

隨着同性婚姻合法化,社會將更接納同性戀,「出櫃」的成本愈來愈低,已婚或未婚的同性伴侶將會增加。

同性家庭跟異性家庭的一大分別,是分工(specialization)的情況較少見。雖說是廿一世紀,「男主外女主內」的安排仍然普遍:丈夫是家庭收入支柱,妻子當家庭主婦照顧小孩,至多兼職幫補家計。

這個各司其職的傳統,影響了未婚異性男女的教育投資決定。男性預期未來要養妻活兒,會專注投資一些在市場上回報高的技能,在大學也會傾向選讀一些「搵食」科目。

相反,女性預期未來有頗大機會「相夫教子」,人力資源投資的動機較弱,不介意讀一些「唔等使」的學科。在性別歧視以外,這是男女工資差異的一個有力解釋。

同性家庭較少分工,男女的投資動機就截然不同:同性戀男性投資的動機較弱,同性戀女性則較強,造成了同性戀男性賺錢平均比異性戀男性少、同性戀女性又賺得比異性戀女性多的有趣現象。

假如未婚或已婚的同性伴侶都不講求分工,加上異性婚姻中的傳統角色,已漸被視為老土,工資的性別差距將加速收窄。同性家庭跟異性家庭的另一大分別,是生理原因加上領養小孩的成本甚高(不論同性異性,手續一樣繁複),家中小孩明顯較少。養小孩既是投資,也是消費品,同性家庭面對相對高昂的成本,需求量自然減低。有錢冇碇使,同性家庭對非小孩物品(no-child goods)的需求量於是增加。

不養小孩,就向靚屋、靚車、靚衫、美食、文化藝術和新科技打主意。三藩市、華盛頓和紐約的高級住宅區,同性伴侶的比例較高。去旅行,識玩的一定去同性戀者聚居的地區,因為同性伴侶肯花錢夠奄尖,從餐廳的質素到時裝的選擇,一切都更靚、更精細及更新潮。同性婚姻合法化,對一些高級住宅區的樓價是利好消息,而高端消費品市場亦有更多生意做。

回頭看看香港這個先進城市,還在為普選問題「等埋發叔」,同性婚姻這些議題實在太遙遠。也許要「等埋果佗」才有分曉?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aturday, June 27, 2015

希臘戲劇做完未?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希臘戲劇做完未?

2015年06月26日

交稿之時,希債問題仍懸而未決。

希臘政府提出新建議,向富人和企業徵收新稅兼增加部分銷售稅,但爭議最烈的退休金,則不會再減,只會再為提早退休設限。
希臘政府更承諾本年盈餘有GDP的1%,下年升至2%,後年更會升至3%。至於希臘欠下的巨款,則未有削減,繼續要還。
建議似下台階,多過可行的改革,但求拖延時間頂住先,未被各債主接納。
希臘政府最大的問題,是政府辦事效率極低,逃稅瞞稅普遍。到希臘買東西,有「免收據」現金交易折扣:商戶沒有收據不用交銷售稅,顧客又可以少付一點,是雙贏搵政府笨的局面。
亦有僱主以現金券代替部分人工,讓員工憑券換日用品,避開付薪俸稅。市民有法不依,政府隻眼開隻眼閉,協議中的新稅項是名大於實。
至於後年盈餘達GDP的3%的目標,跟近十年來平均赤字佔GDP的7%的往績比較,邊個會信?
談判死唔斷氣,因為雙方仍未想一拍兩散。
希臘脫歐,除了上次提到各種災難性的後果(經濟衰退惡化、銀行體系崩潰等等),更令希臘喪失一大優惠。
現在希臘政府雖然要聽債主話,「有損國家尊嚴」,但借錢成本明顯比市價低一截(由區內國家捱義氣補貼)。若果希臘撇債,所餘無幾的信譽一Q清袋,到市場上借錢的利率隨時廿幾三十厘,肯定不夠忍住道氣,問鄰居借錢便宜。
至於以德國為首的歐元區,一方面想以希臘「殺雞儆猴」維持區內紀律,一方面亦憂慮希臘脫歐的後果:歐元區順利運作的一個假設,是所有成員國作出
承諾,到死相隨只用歐元。
若果有國家退出,市場(或所謂的「炒家」)就會憧憬誰是下一個退出的國家(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須知道,採用歐元的好處(如增加貿易)與區內有多少國家成正比。
假如國家少完一個又一個,歐元的存在價值就會愈低,區內國家終會退出轉用自己的貨幣。這個「骨牌效應」的機會雖然甚微,但歐元區國家不想開先例,惟有繼續跟希臘玩下去。
到底雙方能否達成協議?本文見報之日該有分曉。不過,就算傾得成,問題本質不變,希臘戲劇明年年初前會再上演。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June 26, 2015

再考起公眾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再考起公眾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
2015年06月25日

下星期二(6月30日)是《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的截止日期。環境局想考起公眾,後果是只有兩電和幾個環團各自表述。唔想上上吓網忽然冇電的網友、跟我一樣愛護環境的電車男女,請一起下載回應表,向政府表達你對電力市場未來發展的意見。【註】

說過了,六條問題的難度各有千秋。先重溫頭兩條問題:

問題1)就電力供應而言,「選擇」對你有多重要?你認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應達致甚麼目的?

問題2)你認為現行透過《管制協議》的合約安排在實現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和環保的能源政策目標方面成效如何?你認為此規管方式有甚麼不足之處呢?

我簡單的回應是:(1)用戶不滿意的選擇多多都唔要,引入競爭是手段而非目的。除非可更有效保障消費者利益,否則所謂的「引入競爭」,其實只是向某些生產商利益輸送。(2)「一直以來香港的電力供應都能達到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及環保四個能源政策目標」,是環境局說的。除非環境局想誤導公眾,否則從效果推斷現有規管方式,沒有甚麼不足之處。
第三條問題是:

問題3)你對政府與電力公司之間的未來合約安排(如有)中,下列各方面有何意見?
(a)年期
(b)准許回報率
(c)審批電費機制
(d)燃料成本安排
(e)就電力公司的表現的獎罰制度,你還有甚麼改善建議呢?

一題變五題。篇幅所限,我只回應年期和准許回報率的關係。電廠電網是閒閒地三十年以上的投資項目,政府每十年減投資者幾個百分點准許回報率,政策風險唔講得少。年期愈短,投資風險便愈大,需要的回報率也便愈高。
第四及第五條問題分別是:
問題4)考慮到會令電費上升的情況,你認為香港應否進一步推廣可再生能源?如是,你準備為此額外支付多少費用(以佔電費單的百分比計算)?
問題5)為鼓勵電力公司推廣需求管理及可再生能源,你會建議在未來政府與電力公司之間的合約安排(如有)中加入甚麼要求?
兩題一次過答。懂經濟學的都明白,要知道消費者願意支付多少,最可靠的方法是make them pay。否則我今日口頭話準備付出多多,明天轉頭加電費,卻投訴多多,你奈得我何?本欄曾經介紹過的「社區共享太陽能」(community shared solar),由想投資的市民集資,與電力公司及政府,或私人物業業主合作,在適當的社區設施安裝太陽能板,便是你情我願make them pay的環保好方法。

最後一條問你,有甚麼其他的意見和建議? 想聽更多其他意見和建議,筆者邀請你本周六1點半,到中文大學李兆基樓LT7,一起參加Goodtalk主辦的《電力市場的綠色未來》演講會。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June 24, 2015

科技與環保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科技與環保
2015年06月24日

科技與環保有甚麼關係?環保最好方法,是盡量減少資源使用而又達到相同目的。一方面這當然可以靠自身努力或節省,不過共產革命的歷史告訴我們,要完全對人類進行思想改造是難過登天。

這不是適當的教育對環保毫無作用,正如小時候母親大人說飯碗剩下的米飯與將來老婆面上的豆皮是成正比的「警告」我一直銘記在心,又如最近有報道歐洲有一餐廳在店內貼滿非洲餓民照片,令食客食自助餐時有所節制。

教育作用有限一部分原因是浪費有時是利之所在,要提升眾人環保意識便得從誘因著手,以科技解決環保似乎是更有效方法。這裡有幾個層面。首先,新科技尤其是資訊科技可令人與人之間通訊聯繫更有效。運用得宜,我們不難減低很多事的資源浪費。曾不只一次提及各類打的Apps(如Uber、GoGoVan及Carshare)便是活生生例子。

作為一個聯繫司機和乘客的平台,這些Apps比傳統平台如的士call台或雞記等都更快更有效率。這一方面代表司機與乘客都能節省時間,另一方面亦代表這些交通工具以「吉車」狀態於道路上行走的時間大幅減少,既節省汽油亦減少污染的排放,可謂一石二鳥達至環保效果。

另外,近年新科技亦令探索再生能源由天方夜譚到現在漸變現實。雖然無論是水力發電、風力發電、核能還是太陽能佔全球發電量還是少數,但這些再生能源比重逐年上升是明顯的。這很大程度因科技令製造再生能源成本大幅度下降。以太陽能為例,晶體矽太陽能電池的成本,由70年代末至今已降逾九成半。

最後,科技的進步令傳播環保知識與提升環保意識更易。以往我們或要靠母親大人的口耳相傳或報紙偶爾報道才獲知一些環保訊息,但今日藉電腦或手機上網睇blog睇YouTube這些資訊已是隨手可得。

有見及此,本欄三位作者(徐家健、曾國平和我)聯同Goodtalk和香港亞太研究所在這星期六搞個名為「電力市場的綠色未來」的講座,地點在中文大學本部校園李兆基樓LT7舉行(到時有小巴專車接送各位由火車站到本部),下午1點半開始,預計4點半完結。活動不用預早報名,兼費用全免。如各位當日事忙,我們事後將當日片段剪輯放上YouTube,有興趣朋友請加入Goodtalk的Facebook,再留意詳情!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uesday, June 23, 2015

管制計劃協議下的回報與風險

2015年6月2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管制計劃協議下的回報與風險

政府就電力市場未來發展諮詢公眾,一份60頁紙的諮詢文件,以6條essay questions作結。讀大學時做過course evaluation的朋友都不會忘記,這類essay questions十分趕客。做學生時,永遠是只做填ABCD的選擇題,做老師時,看到學生留言永遠是不愛就恨的兩極化評語。原因很簡單,學生惜字如金,只有對你極愛或極恨的才會花時間留言。要知道大多數人意見,識睇一定唔係睇留言。如此推論,今次諮詢的結果極有可能只是兩電和幾個環團的各自表述。

為免政府以為公眾意見兩極分化,在友報專欄我簡單分析過6條問題的模擬答案。我對《信報》讀者的財經知識有信心,在此可以集中討論《管制計劃協議》下兩電投資的回報與風險。但討論前,容我先介紹一下我做過有關石油行業的學術研究。

沒收風險影響石油貿易

從研究院開始,石油行業一直是我研究的範疇。幾年前,一次留意到美國從加拿大、墨西哥和委內瑞拉等國輸入石油的數字,發現美國人做生意似乎親疏有別。大家熟悉的例子,70年代自伊朗政治領袖高美尼上台後,美國不久便向伊朗實施禁運;較近期的有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他反美的態度也減少了美國對委內瑞拉石油入口的依賴。

與兩位行家收集了不同國家、不同商品近半個世紀的貿易數據仔細分析,證實了云云商品中只有石油貿易與地緣政治息息相關。為解釋這個現象,我們當時提出了兩個假說:淺的一個,是政治關係,石油有戰略價值;深的另一個,是油公司在不友好的國家開採石油,投資被沒收的風險較大。再進一步分析過不同石油出口國的「沒收風險」(expropriation risk),發覺石油貿易與地緣政治的關係在沒收風險高的石油出口國最明顯。結論是,雖然我們不能輕易否定石油有戰略價值,但私人石油商做生意為避免海外資產被充公,會在政治關係轉差後,減少在沒收風險高的地方投資及入口,寧願付更高成本從較遠的地方輸入石油。

沒收風險與「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有何關係?不久前消委會有報告指出,政府與兩電的管制計劃協議容許兩電賺取無風險的回報,又建議成立規管機構增加消費者參與。我不知道做這份報告的研究員有否做過任何生意,兩電賺取無風險的回報究竟是從何說起?

政府應增加協議透明度

首先,電力需求受經濟周期影響,消委會研究員未必會隨經濟下滑馬上減薪,兩電投資者卻會因經濟不景、用電量減少而回報下降。另外,管制計劃協議下的准許回報率是名義回報率而非實質回報率,通脹高,實質回報率就會跌;息口升,融資成本就會增。幾年後的通脹高低及息口升跌,消委會可以保證嗎?

除了以上經濟風險,更重要而又常被忽略的是政策風險。今天大家耳熟能詳的9.99%准許回報率,並不是「自古以來」一成不變的。相反,2008年前,准許回報率一直是13.5%。由13.5%下調至9.99%,是Z世代00後親歷的。須知道,電廠電網是30年以上的投資,管制計劃協議卻由15年縮減至10年。換句話說,今日作出未來30年的投資決定,回報率有可能被一減再減,政策風險與沒收風險只是程度上不同而已,後果都是扭曲投資意欲,最終損害消費者利益。

回說諮詢文件內容,環境局白紙黑字話「一直以來香港的電力供應都能達到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及環保4個能源政策目標」,但轉個頭又問你認為此規管方式有什麼不足之處呢?政府考公眾閱讀理解,標準答案只會是現有規管方式沒有任何不足之處。但政府提議把所有固定資產的准許回報率由9.99%一刀切降低至6%至8%,我反而覺得有很大不足之處。

把准許回報率降至0%吧!市民便可馬上不用付基本電費,但這樣等同沒收資產,以後還有投資者敢投資香港電力市場嗎?今日的資產,是過往的投資。覆水難收的投資,回報率每10年可能減幾個百分點,不是風險是什麼?消委會話今天息口低,但近年的低息與數十年前投資時的融資成本有什麼關係?與幾年後新協議下的融資成本又有什麼關係?免除沒收風險,讓投資者放心投資, 政府應把過去投資及將來投資的回報率分開處理。要正確估算合理的准許回報率,政府應把未來一段相關年期的融資成本作為參數估算。

我同意消委會,政府應增加協議透明度,先向公眾解釋6%至8%准許回報率究竟怎樣算出來,再說服公眾為什麼同一個回報率會適用於過去及將來的投資。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一年容易又Goodtalk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一年容易又Goodtalk
2015年06月23日

去年9月我們舉辦的Goodtalk活動,講解紅遍世界的大書《廿一世紀資本論》。四位來自政界(曾鈺成)、商界(施永青)、傳媒(蕭若元)及學術界(王于漸)名人講者,加上本欄兩位拍檔(徐家健、梁天卓),講財富不均講足一個下晝,是香港少見認真的知識活動(當日無緣參與的朋友,可到網上找影片一看)。猶記得活動前一晚,碰巧是雨傘運動之始,講者和聽眾的心情都相當複雜;部分觀眾活動後便跑到金鐘的「戰場」,曾主席參與活動後亦被記者扑咪。

大半年過去了,我們將在今個星期六(6月27日)舉辦第二次Goodtalk,題目是《電力市場的綠色未來》,由Goodtalk主辦、香港亞太研究所和本欄的三位作者協辦。講的,是香港人關心的電力、環保問題。

發電要環保,是否電費就要高?精打細算的香港人,是否願意夾錢減碳?相比其他發達地區,香港的電費相對便宜兼供電穩定,但電力公司依然被認為賺得太多太盡,何解?政府常提及開放電力市場、引入競爭,就一定係好事?即將完結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諮詢,大家該如何回應?

問題多多,但不易解答。電力市場,是相當的「跨學科」的題目,涉及科學、工程等知識,單單講經濟不夠全面。於是,我們四出邀請各方面的專家助陣:周全浩教授(香港能源經濟學會會長、前浸會大學地理系教授)、曹志華教授(城市大學能源及環境學院兼任教授)、余遠騁博士(世界綠色組織行政總裁),以及兩間電力公司的兩位代表。

為了呼應「綠色未來」的主題,我們更特別邀請了兩位年輕的專業人士參與:簡雪忻(carshare.hk共同創始人)和劉詠雯(電業承辦商執行經理)。

最後加埋《免費早餐》專研環保經濟的徐家健,八人陣容唔差過上次。
嘉賓夠多,《免費早餐》的另一位作者梁天卓今次要大材小用,做主持!

活動將於香港中文大學本部校園李兆基樓LT7舉行,下午1點半開始,預計4點半完結。不想在三十度高溫下行上山,可以早少少到大學站乘校巴到達會場。到了演講廳,唔使等發叔,直行入去搵位坐就得。活動不用預早報名,兼且費用全免。
花一個下午了解香港的電力市場,抵到爛。星期六中大見!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Monday, June 22, 2015

考起公眾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考起公眾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

2015年06月22日

記得讀研究院二年班的最後一個學期,考完最後一份試卷的一刻放下原子筆,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然後對自己說:「我從此不用再考試了。」誰料到,十多年後的今天,環境局會有此一着。

我想說的,是環境局在兩個月零三個禮拜前發表的《電力市場未來發展公眾諮詢》。上次公眾諮詢,是簡單清楚買電輸氣的AB餐二揀一。今回公眾諮詢,有六條考起大家的essay題。六條問題難度各有千秋,篇幅有限,先談頭兩條:

問題一)就電力供應而言,「選擇」對你有多重要?你認為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應達致甚麼目的?

問題二)你認為現行透過《管制協議》的合約安排在實現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和環保的能源政策目標方面成效如何?你認為此規管方式有甚麼不足之處呢?

關於第一條問題,諮詢文件引述了一些外國經驗,結論是,「我們不應期望開放市場,必然會令香港的電費下調,尤其香港的情況,並不涉及出售國有資產,因而未能如一些國家,在開始改革市場時,因出售國有資產達致效率提升。同樣地,現時並未有確切的證據顯示,開放市場有助改善電力供應的可靠性、安全或環保表現。話雖如此,外國經驗顯示,引入競爭會讓用戶有多些選擇」。

令人頭痛的是,報告又提到「用戶滿意度並不一定因有多些選擇而上升。在英國及澳洲,有報道指近年用戶投訴個案有所上升。」

用戶不滿意的選擇有多重要,可能比我們應否一人一票選特首更難答。當然,難答的問題,是難不到我們的問責官員的。黃錦星局長便在序言中指出:「我們不但以四個能源政策目標,即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和環保為依歸,並充分考慮另一願景目標,即於市場具備所需條件時,為電力市場引入競爭。」局長既然認定引入競爭已是一個目標,目標本身又何需甚麼目的呢?

然而,從分析市場競爭的角度看,局長的答案不合格。這裡容我引用競爭法中一本經典著作的觀點,法律學者兼法官Robert Bork,在他《The Antitrust Paradox》一書強調,競爭法的唯一目的是「保障消費者利益」,其他大中小型生產商的利益可以不理,亦不應該理。

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及環保都是消費者利益之所在,但除非引入競爭可更有效保障消費者這些利益,否則所謂「引入競爭」其實只是對某些生產商的利益輸送。

至於第二條,諮詢文件白紙黑字話「一直以來,香港的電力供應都能達到安全、可靠、合理價格及環保四個能源政策目標」。
政府考市民閱讀理解,標準答案只會是現有規管方式沒有任何不足之處。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June 19, 2015

不忘基本功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不忘基本功
2015年06月19日

六十年代,當時還是博士生的張五常教授考口試,考的是經濟理論。據張教授憶述,所有複雜高深的理論問題他都對答如流,唯獨考官最後問了一條「淺」的初級問題,令他不知所措,愈答愈差,最終不及格。

張教授痛定思痛,不斷鑽研最基本的經濟學概念,重考輕易過關。從此,張教授作經濟分析只向簡單淺顯的方向想,不用半點複雜的理論。

廿年前從張教授的書中讀到這個故事,至今清楚記得,只因教學時有太多類似經驗。

教一門本科生的課,內容是經濟學的實際應用,跟《免費早餐》專欄的風格有點相似。學生大多學過好一些經濟學理論,懂得利用微積分,做過大量的練習題,就像亞當史密(Adam Smith)《原富》中的工廠工人般工多藝熟。

見學生有備而來,我在考試卷故意「玩嘢」,出的都是簡單得只需要加減乘除的題目,幾乎不用微積分,考的是最簡單的經濟學概念。結果,絕大部分學生在「冇數計」的情況下方寸大亂,成績非常慘烈。試後跟學生閒談,都說考試難在題目跟做過的複雜練習題「唔多似」,未能依樣畫葫蘆。

又教一門博士程度的課,知道學生計數都計得滾瓜爛熟,但計下計下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計甚麼,於是又在考試「玩嘢」,出了一條只有加減數的基本概念問題。結果,學生解答其他複雜題目都表現不俗,唯獨那一條淺問題幾乎沒有學生答對。

博士生的論文答辯,資深的同事們也有「絕招」:就學生的研究題材問一些本科生程度的淺問題,從而判斷學生的基本功是否紮實。

學習的過程,勇往直前愈學愈深,一些初級知識隨時會忘記得一乾二淨。不過,學的是經濟學也好、是其他學科也好,最有機會應用、最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往往是基本功,高深知識能派上用場的機會相對不多。

我幸運,要見樹又要見林,既在學院冷氣房內鑽牛角尖,又在報紙寫文章跟普羅大眾講經濟,尚能維持down to earth的心態。淺的題目不易答,淺的文章更不易寫:用最少的術語、最簡單的推理,寫一篇我阿媽都睇得明的經濟分析文章,要絞盡腦汁諗到嘔血,成本遠超稿費!


逢周一至五刊出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Apple Music是音樂界第二次革命?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Apple Music是音樂界第二次革命?
2015年06月18日

蘋果(Apple Inc.)上周宣布,推出新的音樂平台(Apple Music),行政總裁Tim Cook豪言,希望繼2001年推出iPod以及其後的iTunes後,再次為音樂界帶來革命。

Apple Music是乜東東?其實它是一個音樂串流(Streaming)的平台。用戶只需付10美元(約78港元)的月費,便可以「租」下蘋果平台內的千萬首歌。

但是,這個Apple Music的平台就是Tim Cook口中的音樂界第二次革命嗎?當然不是。因為,現在其實經已有一間十分成功的音樂串流平台Spotify(根據網上資料,Spotify是現在最受歡迎的音樂串流服務,在全世界已有多達2千萬人付費聽歌,另外亦有5千多萬人享用它的免費(但有廣告)串流服務。),而Apple Music只是和它打對台而已。

其實,音樂數碼化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根據IFPI(國際唱片業協會)在2014年的年報顯示,數碼音樂和實體音樂(即CD或DVD)為音樂界所帶來的收入經已是平分秋色。

單看數碼音樂的收入,雖然付錢下載音樂所帶來的收入仍然佔當中的過半(52%),但音樂串流的收入亦有近四分之一,而其重要性更是連年上升。

為甚麼月費形式的音樂串流服務能夠漸漸成為一股潮流呢?相信有效打擊盜版市場當然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不過,即使撇開盜版這個問題而言,能夠以月費形式,藉捆綁大量流行曲去提供服務,本身亦是一項有利可圖之舉。

一直有不少研究指出,把一些類近、但不完全相同的互替品捆綁出售,可以增加賣方收入,尤其是當消費者對捆綁之物的相對價值,有很不同意見時(例如你喜歡陳奕迅,但不喜歡容祖兒,而我則相反)。

至於世界各地樂迷對不同流行音樂相對價值是否意見紛紜這個情況,我不知道,但有研究就發現,即使是美國的年輕樂迷對流行曲的品味大致一樣,捆綁大量流行曲亦會比逐隻歌賣要賺錢。

另一個能夠令音樂串流服務逐漸成潮流的原因,是科技進步帶來的可能性。相比起以往純粹單從電腦下載一首歌曲而言,其實音樂串流服務本身無論對用戶電腦的下載速度和穩定性有更高的要求。根據IFPI的年報顯示,在南韓、瑞典、芬蘭和挪威這些歐亞國家統計顯示,由於上述這些國家的共通點是上網速度和穩定性均較高,音樂串流服務收入竟然佔整體數碼音樂收入七成半以上。

相反,在美國、加拿大、澳洲和德國這些國家,無論上網速度和穩定性均較低,有關國家的數碼音樂市場還是以網上下載歌曲服務為主。

有趣的是,香港的上網速度其實比以上八大國家都要快上一大截,無論是在街上串流音樂的速度,以及上網穩定性而言都應該十分高。不過,我沒有相關的數據,不知道香港音樂串流服務的市場有多大,但其發展潛力也應該不小吧!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ednesday, June 17, 2015

希臘戲劇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希臘戲劇
2015年06月17日

            做嘢做到悶,我喜歡瀏覽財經資訊、股票價格。最近留意的,是在美國紐約交易所和希臘雅典交易所掛牌的一家企業,名曰希臘國家銀行(NationalBank of Greece),業務遍及全世界,但以希臘為主。股價在2007年高鋒時,一度升穿700美元,後來歐債危機,這家銀行有份撇賑,股價插水式下跌,八年後每股價值約1美元。這家大銀行有趣,是股價時刻反映來自歐洲的最新資訊,看着股價大上大落很過癮。近日希臘違約問題如火如荼,這家銀行的股價亦跌到喊。

        本月底之前,貸款終止之餘,希臘又要償還15億歐元予國際貨幣基金會,其他「街數」更陸續有來。以希臘乾塘的情況,根本無力為之。希臘跟三頭馬車(歐羅區成員國、歐洲央行、國際貨幣基金會)原本的協定,是有改革就有錢借,邊改邊借邊還,以求慢慢解決希臘的債務問題。改革的主要對象,是希臘龐大的退休金制度。三頭馬車要求的,是希臘政府逐步削減每年支出等如一成幾GDP的退休金。

        希臘退休金除了慷慨,亦由於利益團體多年的努力,令制度臃腫。例如,工作高危需要提早退休,包括處理有毒化學品的員工,但原來在希臘制度下,電台主持也算「身陷險境」,可提早拿退休金:工作時要對着咪高鋒,細菌多,是高危工作!

            儘管速度緩慢,自2007年以來希臘政府的無效率問題已有改進,但改革損害大眾的個人利益,政治成本高,所以希臘總理齊普拉斯話要維持希臘人的尊嚴,拒絕再減退休金,希望三頭馬車降低貸款要求。

        討價還價,取決於雙方的籌碼。若果希臘最終放棄還款、退出歐元區,結果是什麼?劇本大致如下:用自己貨幣,首先匯價會大幅下跌,負有外債的銀行或企業會面臨財困,人民亦會到銀行擠提。信用破產的政府借錢不容易,唯有印銀紙應付需要,通脹急速上升,經濟活動大受打擊,生產總值每年以雙位數下跌,失業率會比早前的兩成八要高。

照計後果堪虞,希臘政府應該跪低,這亦是SYRIZA選舉前吹到好勁但選舉後明顯「走數」的原因。

        今次三頭馬車能否鬥贏希臘?到底三頭馬車會否「殺雞儆猴」建立其財政保守的信譽?好友兼本報作者Henryporter有個特別看法:若果希臘經濟如剛才所描述的悽愴,隨時出現捱肚餓周街搶劫的情況。幾張小孩在街上嚎哭的照片,雖然未算人道危機,但已夠德國為首的歐羅區受全世界輿論譴責,到時才施予援手可能更「襟計」。希臘政府不跪低,就是預料歐羅區成員國唔敢搞到如此大鑊。情況就如爛賭周身債的細佬,相信作風謹慎的大哥不會見死不救一樣。

       希臘債務問題的吸引力,不輸希臘二千多年前的悲、喜劇!

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June 16, 2015

買鈔者言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買鈔者言
2015年06月16日

滙豐150周年鈔票上周終出爐。大批市民領取紀念鈔,有人一心將紀念鈔轉手圖利,亦有人一意收藏留為紀念。香港人很喜歡炒賣,說我們是炒賣專家不為過,而各類炒賣當中包含不少有趣經濟現象。本著求真的精神(信不信由你),我在數月前亦參與了大抽獎,更十分幸運地中了中等獎(即三連鈔),上周三名正言順到其中一個現場,親身觀察這些有趣經濟現象。

一個有趣現象是紀念鈔出爐首天炒價在同一日不同時段有頗大分別,據當天收風及報紙後來報道,各款紀念鈔炒價在當日上午都高開,其後中午時炒價急挫,35連張由最初的平均3.6萬元回落近1萬元,至2.6萬元,3連張由三千多、4千元大挫至約2千元。政府提醒投資涉風險,不同時間市場對紀念鈔供求及潛力有不同資訊與期望,紀念鈔炒價上落實不足為奇。

另一個我認為更有趣的現象是,不同場館甚至同一場館不同炒家回收價不同。以我所知,會展和九展回收價有一定差異。在幾經辛苦拿到紀念鈔後,我趕緊到場內回收紀念鈔的炒家問價,回應是1,800元。在場內問了幾家都是這個數。再到場外幾個不同炒家問價,結果是2,000至2,500元左右。分別雖然只是相差幾百元,但場內場外之價有差異是明顯的。

在沒有互聯網的日子,散戶如我沒法即時知道市場其他成交價,無牙力的散戶隨時被壓價。但現在資訊發達,收風用智能手機上網易如反掌,理論上同一時間不同地點價格趨一致。現在價格不同,部分由於不同鈔票「冧把」價格有別,部分因不同散戶牙力不同,但相信部分是並非所有人主動收風。就我現場觀察,很多排隊的市民沒用智能手機上網「收風」,有的吹水,有的埋怨排隊時間過長,有的用手機玩遊戲。

為何不少一心炒賣紀念鈔的人對網上訊息看似毫不關心?我對此沒有一個很多解釋,但我想到讀研究院時一個故事:在研究院時,教博弈論的老師在教訊息不對稱時玩過一個遊戲,要我們估算她手中容器容量,她容許以任何辦法量度容器容量,幾位同學當然絞盡腦汁,又這樣又那樣的,以手上各類容量差不多器皿猜測老師手中容器容量,但最後老師開估時卻只是指著容器上一個小小顯示容量標貼。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June 15, 2015

科技改變經濟生活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科技改變經濟生活
2015年06月15日

午飯時間,路經校園的停車場,但見數十架的私家車,在烈日當空下停泊。須知在美國的校園,從學生到教授們大多會駕車上學,每日隨時有數千架汽車出入校園,像我乘巴士或走路的是少數。再走過校園外的住宅區,由於夏天學生不用上課,房間大多沒有人居住。

見私家車、房間投閒置散,我聯想到科技如何影響經濟活動。

所謂的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就是利用科技將資源用到最盡。你的大屋有吉房供旅客租用、你晚上得閒可以開車載客到機場、你願意幫要出外旅遊的人照顧寵物、你周末喜歡剪草,不介意多剪半天,林林總總的物品服務供應,等待的只是買家。

從前一樣可以找到買家,只是困難得多。朋友介紹、鄰居推薦,都可以幫你物盡其用賺取外快。不過,人際網絡威力有限,未必經常找到買家。你認識的幾位朋友以及他們的朋友,不會經常需要你的駕車服務。

資訊科技的一大功能,就是利用互聯網的平台,將買賣雙方配對,不限於一條村一條街,亦不限於親朋戚友。經濟學中有所謂的「交易定律」:自願交易下雙方必定受惠。你願意買,我願意賣,大家得益。

科技減低了買賣雙方的交易成本,各種從前難以成事的交易量大增,提高了整體的生活水平。不過,這些巨大得益往往不完全反映在GDP的數據之中:分享經濟不少的交易以現金成事(理由不用明言吧?),沒算進正式收入,加上服務的方便快捷難以量度,經濟增長數據於是低估了生活水平。

資源用得盡,間接有環保的效果:若果出租車或共乘(carpool)更為普遍,平均每架私家車的乘客量上升,私家車數目必然大減,少點擠塞之餘亦減少空氣污染。

分享經濟,亦造就了獨特的工作方式:工作時間極有彈性,加上時薪跟工作時數沒有太大關係,可以猛做一個月後休息,又可以每日有不同的工作安排。

分享經濟面對兩大挑戰。法律雖然與時並進,但變化必定不及商業社會的快,一些新穎的生產或銷售手法隨時落入法律的灰色或黑色地帶。同時,分享經濟亦損害了某些傳統行業的利益,紐約的士牌價大跌就是一例。所以,分享經濟的企業除了花大量資源做研究開發,亦要花錢遊說政府、處理法律糾紛。市場競爭,不只是消費者和企業之間的事,有權在手的政府往往牽涉其中。

晚上回家,望見書櫃上的舊書:出版年份由去年到遠至十九世紀,賣家由英國小書店到美國西岸的陌生人,質素由紙頁發黃到像新書一樣,各種各樣符合我的不同需要。若果廿年前要買同樣的舊書,會是何等的艱巨?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Saturday, June 13, 2015

從管召車Apps到加汽車稅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從管召車Apps到加汽車稅
2015年06月12日

看到友報港聞版標題《客貨車違例載客,倡規管召車Apps》,我眉頭一皺。又管?

事緣理大科技及顧問公司不知受了誰委託,進行了一項召喚客貨車調查。調查發現,逾九成客貨車司機,在乘客無攜帶貨物下仍然接載。調查又提到一些提供高級房車接載服務的公司,沒有為乘客買保險,萬一意外發生,乘客沒有保障。負責調查的熊永達博士於是建議政府,加強執法規管,打擊輕型車輛非法載客活動。

這裏帶出兩個問題:其一,違法的法是否蠢法?其二,沒有為乘客買保險又如何?

先討論第二個問題。要知道,世上有很多風險都是沒有保險保障的。沒有保險的原因,可能是沒有市場,亦可能是有市場,但個別消費者選擇不投保。
而沒有市場,其實又可以解讀為因市場成本過高,大部分消費者選擇不投保。我剛從美國回港的經驗是個好例子,回港前在網上訂機票,可選擇多花幾十美元購買旅遊保險,保障我臨時取消行程、行程中醫療費用等風險。投保有成本,買不買由我話事,我就是選擇不買。

其實,即使沒有保險市場,要避免行程取消的風險,我亦大可選擇多付一點錢購買可以退錢或改期的機票。

在香港乘搭的士或客貨車,就是沒有「冇保險但平車費」這個選擇。撇開法律問題,為乘客著想,應用程式公司需要做的,是提供旗下車輛的保險資訊,讓消費者有得揀。想為乘客增加保障,新加坡便有一間替司機乘客安排「共乘」 (carpooling)的應用程式公司RYDE,同時與保險公司合作,為一起併車的乘客提供保險服務。

更根本的問題,是《道路交通條例》第374章第52條在互聯網年代是否已不合時宜?據報道,鑑於愈來愈多人透過智能電話應用程式租用輕型貨車服務,運輸署於是提醒App開發公司「任何人如招攬或企圖招攬他人乘坐以出租或取酬形式載客的客貨車,亦屬違法」。搵食啫,犯法呀?就係犯法!

搵食啫!當搵到啖食原來是市場愈來愈多人採用,政府是否應該為消費者著想與時並進呢?半年前左右,新加坡政府通過新法例,容許共乘的普通司機向乘客收費,RYDE於是可以名正言順營運。雖然UberX等全職白牌車仍受打壓,但新加坡總算為科技帶來的新環保運輸模式踏出第一步。

靠增加汽車首次登記稅減少路面車輛數目,是多麼二十世紀的蠢方法。假如香港成立創新科技局是為了防止其他政府部門對創新科技左規右管,我舉腳贊成。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June 11, 2015

如何解決塞車問題?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如何解決塞車問題?
2015年06月11日

香港有些地區在繁忙時間的交通擠塞問題十分嚴重,有見及此,交通諮詢委員會在年初提出了12項改善擠塞問題的建議,當中包括有增加咪錶收費、車輛首次登記稅和柴油燃料費等。政府在上月表示原則上同意交諮會的建議,並會分階段落實該等建議。

據運輸署的資料顯示,全港車輛數目在2000年至2014年間上升了32%,但公共交通工具如的士或公共小巴的數目,卻出於管制的原因,多年都沒有寸進,而私家車數目則在同期上升了45%,電單車的數目更暴升了87%之多。因此,交諮會建議針對私家車數目增長而增加車輛首次登記稅,以求解決交通擠塞問題。

增加車輛首次登記稅有效嗎?有記者訪問車主,車主認為該政策的成效不大,因為不買新車可買舊車,對要買車的人來說,車始終都要買的。這分析不對,錯不在於該車主認為加首次登記稅無助解決交通擠塞問題,錯在於那位車主誤以為加稅後舊車的車價維持不變。要知道新車和舊車是替代品(substitutes),新車價錢上升,買車客會轉買舊車,舊車的需求於是上升,舊車價亦隨之上調。情況一如現在起新樓的成本愈來愈貴,除了影響新樓的樓價外,二手樓的樓價亦會隨之上升。

不過,那位車主也不是全錯。加稅即使可以令車價上升,它能否解決交通擠塞還需看私家車的需求彈性,以及因加稅不買車的是甚麼人。在香港買私家車的,雖然不一定全是與財爺一樣揾咁多的紅酒中產,但大都不是14K(1.4萬元)以下的勞動階層,對出入的舒適程度有一定要求的他們,大多不願與人迫地鐵,亦有不少會嫌的士司機的服務態度不足,他們對買車的需求彈性相信不會很高,加稅對他們的影響最多是因車價上升,而轉買一輛相對便宜或免稅(如電動車)的私家車。

再者,即使有準車主因加稅而不買車,我們亦需了解他們是每天返工放工都要駕車的「職業司機」﹖還是星期六、日才帶一家大細到處去的holiday driver?如果加稅只能令後者對買車卻步,那平日中環的交通擠塞問題能否由加稅解決,相信不用一個經濟學者也能算出。

我之前說過,買車的固定成本與駕車的邊際成本是兩回事。新加坡更有研究指,當買車的固定成本增加時,每輛車的行車里數反而會有所增加。加稅會否令更多原先不打算駕車返工放工的車主改變主意,令交通擠塞問題進一步惡化?那又有甚麼辦法可解決繁忙時間,市中心的交通擠塞問題?一個方法是引入電子道路收費。另一方法是讓UBER或GoGoVan的白牌車合法化。前者可令駕車人士在繁忙時間駛進市中心時的邊際成本上升,後者可令未置車的中產,放棄買車念頭。兩者都應比加稅更為有效。 

作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June 10, 2015

創科局與crowdsourcing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創科局與crowdsourcing

上周特區政府第三度向立法會提議開設創新及科技局,雖然政府一如往年並沒有在有關議案裡提出正式和明確政策,但議案最後還是成功獲大比數通過。沒有正式和明確政策,我們很難對創科局是好是壞加以評論。不過,觀乎以往特區政府主導的大型創科計劃(即時想到的是早已變成地產項目的數碼港和一直只聞樓梯響的中藥港),市民對我們的特區政府沒有太大信心的確是不難理解。

我不是說政府主導便不能發展科研。很多人有誤解,以為一般知識產權保護(即專利和版權)是唯一能誘導發明的制度。其實不然,觀乎歷史,專利和版權是近幾百年才出現的制度,在這之前我們還是有不少有用發明。

西方有「古代愛迪生」之稱的Ctesibius在2千多年前發明水泵、金屬彈簧和氣動管風琴等,在中國無任何專利的古代亦有四大發明。遠古時期的發明和創新,很多時都靠政府主導。如埃及第一個築成金字塔的Imhotep及往後其他金字塔的建築師都是當時政府的員工,在古希臘時的西西里島敘拉古的君主曾重金邀請後來被評為歷來三大數學家之首的阿基米德評定一個皇冠是否由純金製造而成。

除政府主導或近代知識產權外,古時政府或有錢人會提出一些難題,或輔以獎賞或誘之以名譽來激發創新。有時是一些「公共性」較高難題:牛頓在1697年解決一個數學難題,開創微積分;有時是有實際需要難題:為解決海上航行定位問題,英國議會在1714年為此懸賞。最近幾百年,這種依靠大圍智慧的crowdsourcing漸少,取而代之是專利和版權的知識版權制度,但近年互聯網興起,似令這種crowdsourcing起死回生。一個出名例子是為客戶解決數學、物理、化學、生命科學、工程和計算機科學等難題的網絡平台InnoCentive。

另一例子是XPRIZE,這個在1996年一名企業家以1,000萬美元獎金冀吸引人研發可循環再用太空船計劃,《經濟學人》亦報道。Crowdsourcing與現行知識產權制度不一定互不相容。由上而下拋出問題的crowdsourcing與由普通人或私人企業自行出問題再予以解決專利和版權制度解決的事或創新的發明都可能不同。忽發奇想,倘特區政府將成立創科局的資源去成立一個類似XPRIZE基金,香港創新競爭力會否超過深圳成全國第一?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全球經濟關鍵詞:宏觀審慎政策

2015年6月9日

曾國平 經濟3.0
全球經濟關鍵詞:宏觀審慎政策

數年前受出版社邀請,評審一本宏觀經濟教科書的初稿。書的作者是某大國際機構的經濟學者,洋洋數百頁,滿布圖表數式,對象是二、三年級的大學生。書的特色,是強調宏觀政策,讓學生可以嘗試操控一個經濟,為未來當上政策官員、國際專家做好準備。

利息要幾高,經濟增長要幾快,只要將這個數字加加,那條曲線移移,要什麼結果有什麼結果,調控經濟無難度。花點時間看了幾個章節,只感覺到作者的無比信心,自認為可以將經濟打理得頭頭是道,不擔心政策會弄巧反拙,風格跟作者服務的國際機構有點相似。後來,拒絕了評審的邀請,只因書的立場太有霸氣,我這個疑心重的經濟學者的意見作者不會聽得入耳,無謂浪費大家時間。忘記了作者的名字,也不知道書最後有沒有出版。想起這件小事,是因為今天要跟大家講的關鍵詞:宏觀審慎政策(macroprudential policy)。

風雨中央行得自由

自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經濟學界內外都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左傾思想更大有市場。除了《資本論》一度成為暢銷書,同時又有大量反資本主義的書籍出版,為其作者帶來不少的資本。一般人對經濟學者的印象更差,埋怨沒有及時「阻止」危機的出現。校內,既有師生提出要改革經濟學課程注入新思維,也有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加上各地央行提出的新政策。最具標誌性的,是IMF於2011年公布的一份文件,題為《宏觀審慎政策:一個組織架構》(Macroprudential Policy︰ An Organizing Framework),其提出的建議為多國的央行採用(包括香港),旨在避免另一場金融危機發生。又宏觀又審慎,到底是什麼的政策?

宏觀審慎政策的目的,在限制由金融體系引發或擴大的波動,亦即所謂系統性風險(systemic risk)。消弭各種的不平衡(如借貸太多)、為各種可能出現的意外做好準備(如油價突然上升)、搜尋出各種風險的源頭(如銀行體系缺乏流動資金)等等的重大任務,從此成了央行的職責。央行見勢色不對,就會利用各種工具應付,防範危機於未然。IMF提到的工具,包括限制借貸比率、增加各種風險行為的成本、禁止買賣某些資產、管制資金出入等等。重要的,是央行要有眼光判斷出招的時機,市場太熾熱就要壓一壓,市場太平靜又要鬆一鬆。當機立斷,能化解危機之餘,又能保留金融市場的功能,是為審慎行事的宏觀政策也。

一場金融危機的風雨,為世界各地的央行爭取到莫大的自由!

不過,有關宏觀審慎政策的實證支持仍然有限。只有幾年數據,加上政策的效果極難量度,沒有一個可靠的「逆事實」(counterfactual):如果沒有實行政策,後果會是如何?央行出手抑壓樓市,樓價保持平穩,但央行沒有出手,到底樓價會升兩成,還是結果一樣?這個假設性問題不容易解答,除了因為價格(樓價、股價、利息等)受太多的因素影響(包括難以量度的「信心」),亦由於經濟學者對這些政策仍沒有一套完整的理論,未清楚知道政策在複雜無比的金融體系中會產生什麼正、副作用。不過,實證研究日積月累,終會解答宏觀審慎政策是否有效的問題。

審慎看待宏觀審慎政策

我從一些基本的經濟學原理出發, 對宏觀審慎政策的看法暫時比較悲觀。講得明白一點,政策依靠的是央行的眼光,早一步看出市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各種泡沫和不穩定因素,先發制人防止意外發生。笑財爺估錯數我們笑得多,但各地央行以至IMF的眼光亦不見得特別準確,估下次危機的命中率不一定比一個真金白銀上戰場的香港資深股民要高。宏觀經濟學一個歷久常新的結論,是懷有謙卑之心的央行,奉行清楚的規則(rule),令市場看得通透建立信心,避免慢幾拍和落錯藥的問題,效果往往比因時制宜的政策改變(discretion)更好。宏觀經濟政策明顯是往discretion的方向走,收放鬆緊沒有既定準則,全取決於央行的眼光和判斷。未知有沒有減低系統性風險,但肯定增加了投資者、金融業面對的不確定性,要猜度央行下一步要管制什麼。

受公共選擇學薰陶甚久,又會想到政治的角度去。宏觀經濟政策給予央行莫大的權力,不是加息減息控制貨幣供應咁簡單。官員有新的權力在手,就很難收回去。央行要監察金融體系的運作,時刻在數據中找尋危機的蛛絲馬跡,有政策推出又要確保金融業遵守規,責任重大,宏觀審慎政策下央行有需要增加人手。多了權力壯了聲勢,央行當然歡迎之至(同時會努力做研究,找尋支持政策的證據),但更令人擔心的,是央行插手金融體系牽涉到龐大的利益,一舉一動可以令不同的投資者、金融機構賺錢蝕錢。利之所在,央行會面對各方勢力的游說和壓力,更難保持其獨立性。

對宏觀經濟事事懷疑又常存謙卑之心,是受到海耶克的一句說話影響:「經濟學的妙用,在展示人們對以為可計劃的事所知不多。」(The curious task of economics is to demonstrate to men how little they really know about what they imagine they can design)不過,今時今日抱持這種看世事的態度,肯定難獲央行或國際機構重用。隨便引用IMF報告中的一段:「以宏觀審慎政策監控系統性風險必須全面。不論出自何處,必須包括所有風險的源頭。」(The monitoring of systemic risks by macroprudential policy should be comprehensive. It should cover all potential sources of such risk no matter where they reside)又「全面」又「所有」,無比自信,比畏首畏尾的海耶克有霸氣得多了。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June 8, 2015

競爭法寧縱勿枉的經濟邏輯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競爭法寧縱勿枉的經濟邏輯
2015年06月08日

上周末返回母校芝加哥大學,出席畢業十周年紀念活動。別的畢業十周年紀念,應該是同學及老師們敘舊大吃大喝一番吧。芝大經濟系的傳統,師生聚首談的,卻例必是經濟、經濟、經濟。

一連兩天的紀念活動,節目是一個又一個的學術研討會。我被安排在上星期五早上10時15分介紹我最近一篇文章,之前演講的分別是兩位在美國聯儲局工作的舊同學。我的文章關於競爭法,但當中的一個觀點,其實與半個世紀前佛利民對逆周期措施的批評一脈相承。

當年佛利民質疑逆周期措施弄巧反拙,皆因政府往往後知後覺。在唔適當嘅時候,做唔適當嘅嘢,譬如當經濟下滑時議而不決,等到經濟復甦後,才去刺激經濟,維穩如此後果是愈維愈不穩。

政府眼光愈差便愈不要多手多腳的傳統智慧,聯儲局的舊同學當然明白。他們未必知道的,原來這套邏輯應用在競爭法上可能更適當。

公共政策最忌「聲大夾冇準」,維穩如是,反壟斷亦如是。是的,假如逆周期措施之冇準是慢人半拍的話,競爭法可以話慢足九拍。

記得張五常講過的一個真實故事:「美國某反壟斷案,辯方律師向法官要求休假,因為他的太太要生孩子。若干年後,同一律師向同一法官要求再休假,因為律師的兒子生了孩子,有親友慶祝之盛。法官批准,但說道:『我希望你的孫兒生孩子時,這案件已經完結了。』」

我印象最深刻的案例,是由1969年審至1982年的IBM一案,最離譜的是審足13年後,司法部竟然決定撤銷起訴,而比最離譜更離譜的是,審到八十年代所謂的「電腦霸權」,原來已經冇做大佬好耐。

市場瞬息萬變,芝大學者兼法官Frank Easterbrook曾對此有感而發:「任何經得起漫長歲月的商業行為,先被慢人幾拍的反壟斷法挑戰, 再捱過慢人再幾拍的法院審理,必定符合經濟效益。」

聲大夾冇準的競爭法有「縱」和「枉」兩種成本,Easterbrook的傳統看法,是霸權沒有市場優勢,壟斷難以持續;相反法庭一個錯誤裁判,卻會對市場造成永久損害。

由於競爭法「縱」的成本比「枉」的成本低得多,執法宜寧縱勿枉。我的分析是,即使壟斷可以持續,競爭法始終宜縱不宜枉。

經濟由無數關係密切的市場所組成,一處壟斷,處處扭曲。競爭法只數樹木不看森林,「枉」的後果往往是加深其他市場扭曲。

在此希望競委會(競爭事務委員會)的朋友執法時,除了避免「聲大夾冇準」,亦要記得「數樹木亦看森林」,因為市場之間的關係,對執法成效其實大有影響。


逢周一至五刊出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Saturday, June 6, 2015

安老:市場比不上政府?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安老:市場比不上政府?
2015年06月05日

早前某連鎖式經營的護老院涉嫌虐老,住院的長者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脫清光排隊洗澡竟達數小時之久。報道出來後,引起全城譁然,連特首梁振英也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為對此表示關注,而社會福利署很快便向這間牌照快要到期的護老院發出通知,拒絕其牌照的續期申請。

護老院,尤其是照顧沒有自理能力的老人家的護老院,涉嫌虐老的事件其實時有所聞,不少人因此要求政府要多加監管,有團體亦就事件向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請願,要求政府撤回院舍券試驗計劃,以免把安老服務市場化。這是否能解決問題呢?

首先,在市場上,我們有不少餐廳食肆提供不同種類的食物,有中菜、西菜、日本菜或泰國菜等等,而當中的水準亦有高有低,有的吃了一口會不其然的大喊一聲「好好味呀」,有的咬了半啖便會忍不住向廚師粗言大罵,但由於市場上各人的荷包深度,以至對食的要求各有不同,市場上不同食肆的價錢其實就是它們質素的反映。有研究便曾發現,在藥品及汽車兩個行業裡,每當有公司宣布產品安全有問題而需要回收時,這些公司的股價都會立刻大跌。當然,不是每家公司都是上市的,但如一家食肆的食物突然水準大跌,又或者被報道食物的材料不乾淨,市場上的消費者自然會用腳投票,它的生意自然大跌。


我們要問的是:市場汰弱留強的力量,還是政府有形之手的監管更能有效提升整個行業的成本效益?

在今次的事件裡,即使經傳媒報道後,很多在該護老院的院友家人都無法,或不願調遷到其他護老院。這背後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護老院的供應不足。

根據社署的資料顯示,全港安老院的名額在2002年至2011年期間增加了1萬4千個(即約上升了23%),但由於年老人口(即65歲以上)不斷上升,每千名老年人計的安老院名額其實只是維持在80個左右。在2011年後,安老院的總額更有下降的趨勢,由2011年至2015年間,安老院的總額少了3千個,每千名老年人計的安老院名額更由80個,下跌至約67個。

這是特首口中的「土地問題」還是請有相關資歷的醫護人員的成本大幅上升有關?沒有更多數據,我不敢在此妄下判斷。不過,無論是土地問題,還是人才短缺,政府取代市場也不見得是一個更好的解決辦法。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逢周一至五刊出

Thursday, June 4, 2015

管它春夏與秋冬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管它春夏與秋冬
2015年06月04日

美國第一季的實質經濟增長,由最初公布的上升0.2%,修訂至下跌0.7%。經濟收縮事關重大,令一眾關注美國聯儲局動向的投資者心亂如麻,憧憬加息會一再推遲。

我人在美國,猶記得今年冬天凍到飛起,錄得破紀錄的低溫,學校曾因大雪而停課,交通物流大受干擾。我身處這個天氣溫和的小城市尚且如此,其他如紐約、華盛頓等大城市更一度癱瘓,經濟活動停頓。

美國第一季經濟收縮,難道是因為天氣惡劣?
這個問題似淺實深。像生產總值的數據,季復一季的隨時間流逝,統計學稱作時間序列(time series)。其他如物價、失業率和股票價格等,都是同類的數據,分別是時間的長短(有每年一遇的,也有每幾分之一秒就觀察到的數據)。

經濟學者對時間序列情有獨鍾,多少跟「宏觀調控」的概念有關係。
何解?生產總值的數據可分作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大趨勢,如因為人口增長或科技進步而來的增長。

第二部分是經濟周期,好景增長快一點,衰退則有負增長。

第三部分就是天氣等季節性因素,如臨近感恩節、聖誕節的消費數據會較可觀。

一分為三,是因為負責「調控」經濟的政府專家,既不理會大勢所趨,也不理它春夏與秋冬,只關注第二部分的經濟起伏,以合適的政策(加息減息)回應之,以達到維穩的理想效果。

講就容易,但現實往往是麻煩得多,將數據一分為三,多少有點斷估的成分。將趨勢和周期分開,是歷史悠久的大學問,於研究院時我曾鑽研甚久,算是半個專家,但題材冷僻,不適合大眾傳媒。要剔除季節性的影響較簡單,一般的做法是根據舊數據推算出要作的調整。

不過,遇上如今年特別凍的冬天,過去的數據就不可靠。今次生產總值大跌0.7%,到底幾多是特異的天氣使然,幾多是經濟真正「疲弱」所致?問題的答案,要等第二季的經濟數據公布才有分曉。

季節性差異,也出現於內地旅客數字升跌的爭論中。每個月的數字變化,反映的可以是假期或天氣因素的影響,難以看出甚麼。

可靠的辦法,是跟去年同期的數字比較(但要留意橫跨兩個月的假期),以及多觀察幾年的數據,以分辨大趨勢和經常性的上落。

季節性的差異,也跟投資者有關。無論是一個星期中的那一天,或者是一年中的那一個月,股票回報都不會有明顯的高低。若果投資者發現每年1月的回報都特別高,自會在1月爭相買入股票,股價上升,高回報亦同時消失。


逢周一至五刊出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June 3, 2015

UBER的地方智慧

免費早餐 - 梁天卓
UBER的地方智慧
2015年06月03日

不只一個朋友最近向我提及Uber。有朋友用了Uber Black坐豪華轎車;有透過Uber Van電召客貨車接載一家大細(連同BB車這件「貨物」),亦有不少朋友投訴用Uber Taxi未能在附近召喚的士。為何突然間有這麼多人談論或使用Uber呢?原因之一是Uber最近推出不少優惠,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使用Uber的Apps。

Uber的宣傳以至營運策略一向進取。Uber於6年前在三藩市創立,幾年間席捲全球,最近一年進駐香港。Uber的成功在於它背後的sharing economy概念革命性地改變交通物流的傳統模式,與之伴隨是對固有公共交通模式(尤其是受管制的士業)的破壞及所遇到的激烈反抗。Uber營商策略進取可從它在美國各州進行大量遊說工作,目的在推動相關法例修改,來配合業務發展可見一斑。

說過了,新科技有好有壞。

要成為好的新科技,除創意外,「以人為本」(即普通人也容易學懂)及擁有地方智慧都十分重要。欄友徐家健談及電子車Tesla話事人Elon Musk這位真人版Iron Man及那位真正大發明家Tesla,雖然後者發明無數,但最後卻冇人知曉,前者無發明過甚麼,但卻成功把很多新科技帶到市場。

Uber在香港前景如何,要視乎其商業策略是否具地方智慧。我曾說過,雖然香港的士數目多年維持在約1.8萬部,但香港的士服務收費在「國際標準」中不算十分高,加上公交網絡十分發達,Uber Taxi要在香港成功不無困難。香港的Uber最近集中全力發展的Uber Black,及全球首創的Uber Van卻似是企圖因應香港市場的獨特處而制定的商業策略。一般港人都貪小便宜,以大減價作宣傳是否一定有效?這又未必。最近有用過Uber Black的朋友指,司機向他投訴減價後「冇肉食」,因叫車的人沒有增加很多,但每張單收入卻少了一大截,最終得不償失,不少行家更因此「熄機」罷工抗議云云。要知道一般香港人可能貪小便宜,但會用Uber Black的人卻很多都不是普通的港人,他們大部分是家住港島的專業人士。換言之Uber Black的需求彈性不會很高,減價於是不但未能促銷,總收入反而會下跌。

大家要明白Uber是一個串聯乘客與司機的商業平台,由於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s)的存在,平台雙方各自的網絡大小對Uber的成功都很重要。減價無疑有助吸引一些乘客試用Uber,但除非Uber直接補貼司機們的損失,否則當司機在減價後大量流失,乘客因此很難透過Uber叫車的時候,Uber可能得不償失。

作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Tuesday, June 2, 2015

戒煙者有其屋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戒煙者有其屋
2015年06月02日

中大醫學院早前發表研究成果:煙民若戒煙,省下的開支可積累成財富。每包煙平均56元,由18歲到59歲不吸煙,投資回報率7%,以每日一包計,到60歲便儲到470萬元。若果以每日三包計,不吸煙到60歲更可儲到1,410萬元。

讀完呢單新聞,我對身為煙民臨近60大壽的父親心存怨恨:你食乜嘢煙,儲番幾百萬俾我使好過啦!「成功靠父唔食煙」的機會就此白白流走。但儲錢有心唔怕遲。受中大醫學院的計算感召,我決定每日食少一餐、飲少一支啤酒、揸少一次車,加上每年去少一次旅行、買少幾件衫、睇少廿本書。戒完吃喝玩樂,到60歲我點都儲多幾百萬。今次仲唔發?若你認為以上討論有點神經,恭喜你,你是個有常識的忠實讀者。

神經在哪?神經在這樣簡單的數不用醫學院請專家花經費「研究」。理性的市民自會按市場回報決定消費幾多、投資幾多,為自己作最佳計劃。投資回報有7%,市民不會因此節衣縮食,因今天消費也有價值。若果回報夠高,市民的行為自然會改變:投資回報上升至70%,何止煙民會食少兩包,大部分市民都立刻死慳死抵,齊齊賺取可觀的回報。

醫學院苦口婆心計這條數,要麼假設市民非理性,要麼假設市民蠢到數都唔識計,總之就是不夠成熟不懂為自己打算。煙稅愈來愈重,禁煙範圍又愈來愈廣,香港的煙民還要面對反吸煙團體這類condescending家長教小孩式的言論,我這個非煙民深表同情。研究經費已花,但食得唔好嘥,我打算化腐朽為神奇,利用這個搞笑研究介紹一個經濟學概念。

問題:若香港所有煙民立即戒煙,將花費拿去投資儲錢買樓,除需求上升影響樓價,對香港整體經濟有何影響?答案:宏觀經濟學有所謂黃金定律儲蓄率(golden rule saving rate)概念,指每個經濟體都有一個理想的儲蓄率,令消費水平達到最高。

道理很簡單:儲蓄率太低,缺乏投資,各種資本積累不夠,生活水平下降;儲蓄率太高,大力投資,人民不穿不吃只為了保持龐大的資本,生活水平同樣下降。有趣的,是自由市場下的儲蓄率可以太高,儲少一點能令所有人得益。中大醫學院這個「戒煙者有其屋」的儲錢計劃以至甚麼「去少幾次日本旅行」的青少年慳錢建議,若果大量市民聽話跟住做,對儲蓄率(政府的儲備加上私人的儲蓄)本已相當高的香港來說,相信是弊多於利。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家仇國恨這筆賬如何算

2015年6月2日
梁天卓 經濟3.0
家仇國恨這筆賬如何算
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特區政府罕有地以立法方式將今年9月3日定為公眾假期。本來打工仔應該對多放一天假無任歡迎,想不到這事卻引來我的中大同事蔡子強兄和政府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的一場小小罵戰。蔡兄質疑政府為何不在過去的抗戰勝利50或60周年放假紀念,卻突然選擇在今年這樣做。馮專員則反擊,質疑對方沒有顧念歷史,「罔顧父執輩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

在這大是大非的問題上誰是誰非,絕不是我這種小角色所能評論的,政府應否立法將該日定為公眾假期對我影響不大,反正假期與否我都會如常工作。不過,經常去感受父執輩在日本鐵蹄下的蹂躪,不但對精神甚至身體不好,更可能對經濟有壞影響。

大家對國內一些地區間中出現的反日騷亂應該不會陌生,在這些騷亂中甚至會有燒日本國旗和日本車等激烈行為。這一方面代表中國同胞對日本貨的抗拒,更可能因為這種「情意結」而罷買日本貨,放棄了一些原本可能互惠互利的貿易;另一方面,同胞們的「待客之道」亦可能嚇怕了一些原本有意投資到中國的日本商人,拖慢了國內的經濟增長。

你可能認為我這樣吹水有點危言聳聽,不過我不是講講吓的。我的一位同事聯同其他學者最近進行了一項相關研究,發現日本侵華這段歷史的確對中國的經濟影響深遠【註】。他們先找來一些歷史數據,發現以當時的人口比率計算,南京大屠殺所在的江蘇省,在日本侵華時期的死傷數字並未列入全國三甲,反而中國的中西部省份如廣西、山西和湖北的死傷數字較該省更高。

淪陷史對華經濟影響深
利用歷史數據加上2001年的貿易和外來投資數據作分析,他們發現當年愈多人經歷日本鐵蹄蹂躪的省份,其經濟所受的負面影響愈深。這結果的一個解讀,是由於很多老百姓都曾在中日戰爭中受了很多苦,妻離子散,甚或家破人亡,倖存下來的對日本痛恨至深,時刻未能忘懷,時刻都想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這些曾經歷中日戰爭的倖存者,又會將其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傳給下一代。

不忘國耻 非時刻想着傷口
久而久之,該等生活在中日戰爭中受苦至深的地方的同胞,一般便會較那些生活在中日戰爭中受苦相對較輕的地方的同胞懷着較強的反日情緒,在有意或無意間抵制日貨。研究的結果顯示:總體而言,如果我們那些生活在中日戰爭中受苦至深的地方的父執輩,沒有時刻都在想着「鐵蹄蹂躪的感受」,2001年日本在中國的投資項目就會多1244個,投資額會多10億美元,中國同胞亦會從日本多入口100億美元的貨品,中日貿易額更會多200億美元!

當然,我不是叫大家遺忘歷史,也認為以史為鑑十分重要。不過就如政府經常勸我們,要對和我們有一點文化差異的國內同胞多加包容一樣,我們也不用每次提到這段歷史時,便要勾起「父執輩在日本鐵蹄蹂躪的感受」的。當然,如果大家可以化悲憤為食量,每次想起這段歷史時,都飛到北海道大快朵頤則另作別論。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Che, Y., J. Du, Y. Lu, and Z. Tao (2015): “Once an enemy, forever an enemy? The long-run impact of the Japanese invasion of China from 1937 to 1945 on trade and investment,”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96, pp. 182-198.

Monday, June 1, 2015

理財第一醫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理財第一醫
2015年06月01日

「搵食係應該靠唔讀書,而將啲學費攞去利疊利。」投資愈大鑊,投井愈快落。棟篤男神,香港別無分店。

「無疑吃麵包可以減少用膳支出,差額假設每天是100元,每月亦只能儲3,000元,一年計落僅36,000元,吃足10年本金才有36萬元,加上投資回報,也許有50萬元吧!」落街冇錢買麵包,買樓又驚儲首期。慳錢專家,學界只此一波。

搵食唔係靠讀書,買樓更加唔係靠捱麵包啦。笑死冇命賠的棟篤笑,曾經只屬紅館四面台,近年可以理財多面睇,今天終於殺入醫學院:「研究顯示,現時本港每名吸煙人士每年平均花費20,440元購買香煙產品,相當於前往日本五次的機票酒店費用……研究又推算,吸煙每年為本港政府帶來超過113億元的經濟損失,相當於建造18,458個公屋單位的成本……以標準普爾500指數推算,若一般煙民由18歲開始,把買煙的錢用於投資項目上,直至60歲退休時,可獲得471萬元(每日吸一包煙的煙民)至1,410萬元的回報(每日吸三包煙的煙民),相同價錢現時分別可於新界購買一個實用面積四百多方呎的單位,及於港島購買一個實用面積八百多方呎的單位。」

師傅教落,寫文章不要批評他家之見。奈何論才智我比師傅差十萬九千里,今日容我學美國棟篤笑經濟學家Yoram Bauman回應一次咁多。一包煙賣56元,一年365日便是20,440元。以平均約7%股市回報率去算,唔食煙攞去利疊利,42年後退休,便有近500萬元。且不論42年後唔夠500萬元,究竟能買個甚麼單位,假如全港超過64萬煙民同時響應戒煙買樓,在一切問題皆源自土地不足的香港,自置物業人口比例,一下子由約一半急升至六成,樓市泡沫將一發不可收拾。加上減少了的每年113億元經濟損失,在傳說中的乘數效應下更勢必推高通脹。

吸煙事小,吃午餐肉事大。113億元經濟損失,可以買多少罐午餐肉呢?顧名思義,午餐肉要一日吃足五餐。根據係女人嘅阿媽研究顯示,成日食罐頭冇益。研究又推算,吃午餐肉的人口比煙民多出幾倍。把戒煙買樓的邏輯延伸至戒午餐肉買樓,我不排除有可能在百年之內,再引發另一場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

經濟學相信專業分工,棟篤笑下不為例。所謂吸煙導致幾多個億的額外公共醫療開支,行家有一套冷血但專業的計算方法:多數因吸煙導致死亡的病人,不是五、六十歲突然心臟病發、便是患上冇得醫的末期癌症。煙民早死不但有助減少老人醫療開支,亦可減輕政府老人福利負擔。我樂見醫學院多發表有關吸煙與健康的專業報告,但理財第一醫,還請只此一次。否則病你唔死,笑死。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勞福局長搞錯 扶貧政策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勞福局長搞錯 扶貧政策 2017-11-20 政府上周公布最新的數據顯示,貧窮人口數字又創新高,達135萬人。不知是否為這數字「護航」,勞福局長羅致光在政府公布數字前,就在其網誌寫了一篇題為《「絕對」與「相對」之一「線」之差》的文章。梁啟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