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對經濟學者的流行誤解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對經濟學者的流行誤解

2014年12月31日

2015將至,容我許下一個新年願望:願大家不再對經濟學者有以下的誤解。

一,經濟學者能預測未來:預測(forecast)指的是憑直覺(或靠估),或用統計工具從數據展望將來。前者,經濟學者表現不比其他人好(如開口埋口的「跌三成」、或講完又講的「泡沫即將爆破」);後者,有點用處,但其實不是經濟學範疇。經濟學者可做到的是藉了解現實中各種局限,從而對人類行為作推測(prediction)。增設入境稅,在其他可能影響旅遊業因素不變情況下,高消費旅客比例會升,這是推測。講股票冧把是預測,不是推測。大家留意經濟學者所作推測或預測是否有根有據,三成又好、十億又好,都要追問數字是如何算出來的。

二,經濟學者周身刀張張利:也許香港有太多無所不知的時事評論員,大家誤以為經濟學者亦有此本領。跟其他學科一樣,經濟學走專業化方向,愈讀得深入分工愈仔細。記得中學老師說過,「博士」不「博」,銜頭誤導之至,應稱為「淵士」才對。一個經濟學者約有兩三個領域是專業,知的比普通人多很多,至於經濟學其他領域的認識則因人而異,有時或連大學本科生水平都不如。經濟學以內尚且如此,以外各種學問(如政治時事分析),經濟學者很可能跟大家一樣是門外漢,判斷不一定可靠、觀點亦不一定持平。大家要分清楚經濟學者用經濟學工具分析時事,還是經濟學者以其學術身份發表個人觀點。兩者不是同一回事。

三,經濟學者重私利輕他人:在不少香港人眼中,經濟學者多少有點奸,好像只往錢看,並認為自私自利是理所當然的。對,經濟學強調陌生人自私的行為可帶來互惠互利效果,但也不忘探討自私導致的各種問題。經濟學老祖宗Adam Smith從早就認為人類的幸福快樂不能只靠自私,同情、憐憫、行善同樣重要;今天現實生活各種缺陷和不均(inequality)一直是熱門研究題材,為濟弱扶傾制訂政策也是經濟學重要領域。經濟學者探討自由市場和政府干預之間的取捨(如新出爐的諾獎得主梯若爾),認為「凡干預皆惡」的只有極少數狂熱分子。哲人羅爾斯(John Rawls)的著作《正義論》大家也許聽聞過,鮮為人知的是羅氏受經濟學者影響甚深,其著作常運用經濟學工具和思考方法。經濟學者不只叫大家顧自己,也提提大家幫助別人。

祝大家2015年豐足快樂、心安理得!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December 30, 2014

俄羅斯經濟危機解讀

2014年12月30日

俄羅斯經濟危機解讀


俄羅斯在全球經濟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其生產總值在全球的比重不足3%),加上俄羅斯對香港的直接影響有限,故本地傳媒對近日俄羅斯的經濟危機的着墨相對不多。不過,對研究國際金融、宏觀經濟的行內人來說,俄羅斯一直以來都是個fascinating的地方,皆因其經歷夠誇張。其實在近日的經濟危機之前,俄羅斯早有違約的前科:1917革命後,布爾什維克將沙皇時期的債務一筆勾銷(包括一次大戰的支出),但該事件是政治主導,跟今次的危機性質有別。俄羅斯亦在1998年拒絕支付其主權債務,央行曾將利息升至160厘,國民生產總值一度收縮近5%,滙率更由每美元兌五盧布貶值六倍。

經濟急轉直下,至今仍是個流行的研究題材,亦跟今天的事態發展有點相似。近日俄羅斯再度陷入經濟危機,我們又從中學到什麼?

俄外儲僅4000億美元

1998年危機以前,盧布大致跟美元掛鈎,維持在每美元兌5至6盧布之間。危機過後,在1999年開始採取所謂的管理流動(managed float)的滙率政策,即透過政府入市買賣來減低滙率的波幅,道理跟香港的聯繫滙率有點相似。到了2005年,俄羅斯央行公布盧布滙價的目標是由美元和歐羅組成的一籃子貨幣。直至最近,俄羅斯的滙率政策一直在小修小改,主要是容許盧布滙率的波幅擴大,滙率每超出界限,央行會運用外滙儲備令盧布「重回正軌」。

到了去年的11月10日,央行終於宣布放棄該滙率政策,不再無限量地去支持滙率。危機前的滙率約為1美元兌35盧布,及後一直貶值至50至60盧布。改變政策的原因很簡單:俄羅斯的外滙儲備,由9月初的4600億美元下降至11月初的4200億美元(最新的數字不過4000億美元),勢色不對也。 要留意的,是俄羅斯外滙儲備中有不少是非流動的資產,不是話賣就賣,其實際的外滙儲備比4000億要少。

油價急跌政府財政惡化

俄羅斯是石油淨輸出國,以量來說世界第二,排在沙地阿拉伯之後。油價取決於供求因素。供應方面,既有美國開發頁岩氣的技術發展,又有OPEC不減產的決定(其實這些因素都解釋不了油價的急跌)。需求,則有中國這個耗油大國增長放緩。

無論如何,俄羅斯的主要生產和出口都是石油,油價急跌的結果,是經濟萎縮和政府財政惡化(稅收下降)。而伴隨着央行支持貨幣的能力下降,國內外的投資者自然會買重盧布貶值,拋售盧布。普通市民見入口貨愈來愈貴,又怕光顧的銀行隨時倒閉,亦會盡快將手上的盧布花掉或購入外幣。加上俄羅斯政府及其銀行體系持有外債,盧布貶值代表債務負擔上升。有前車可鑑,投資者自然會預期俄羅斯有違約風險。

為阻止盧布大幅貶值,除了繼續動用儲備,央行亦大幅加息至17厘,以阻止盧布跌勢。俄羅斯的經濟增長在經濟制裁前已經放慢,高息會進一步減少投資(借貸難度高)、消費(遲買有着數),足以令經濟陷入衰退。

因此,維持高息只會自取滅亡,不是一個可信的(credible)政策。所以市場預期高息只會是短期措施,盧布的幣值也就未見明顯上升,仍維持在50盧布兑一美元的水平。

最壞結果是國債違約

比較可行的對策,是俄羅斯放棄高息,讓盧布繼續下跌,再加速貨幣供應防止衰退,維持銀行體系正常運作,但政策的效果要視乎俄羅斯央行的信譽,令市場相信政策會持之以恒。實行資金管制是下策,況且俄羅斯的灰色市場活躍,政府未必有能力防止資金進出。

除了石油,俄羅斯的對外質易有限,其經濟衰退對全球經濟的直接影響不大。最壞打算,是俄羅斯部分的私人債項以至國債違約。不清楚的是,歐羅區的銀行體系到底持有多少俄羅斯的各種債券。俄羅斯的各種債劵已接近「垃圾」級別,價格已經大跌,甚至會因為違約而變成廢紙,其對歐羅區的打擊又會有多大?如此衝擊,會否令本已奄奄一息的歐羅區陷入另一輪的衰退?我認為如此亂局的可能性不高。

俄羅斯的經濟危機,令其在國際事務方面的議價能力愈來愈低,或許會有助解決烏克蘭的政治紛爭,取消經濟制裁,紓緩其經濟困境。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December 29, 2014

汽油價格下調輕於鴻毛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汽油價格下調輕於鴻毛

2014年12月29日

油價大跌,我這個充電唔入油的電車男無需眼紅,因縱使原油價格自6月高位半年內跌近一半,香港汽油價格卻只調低一成半左右。眼紅的有政黨人士以中產團體名義發起汽車慢駛遊行,要求油公司即時減價每公升兩元,又建議政府訂立機制規管油公司把汽油訂價與國際油價掛鈎。眼紅的,還有股評人在感性傳媒大談油魔3億掠水大法:「入口價減11.6%,但油站夠膽死只平不足6%。原油價格下跌所帶來的額外着數,有一半由油魔獨吞。」

我們不會抱怨報紙價格未因油價回落而下調,因我們都知道報紙不是由原油提煉出來的。汽車燃油價格呢?除了原油,煉油、分銷等生產鏈上不同層面都有成本,當然更少不了企硬每公升6.06元的汽油稅。不肯跟我一起做個電車男的政客股神,要汽車燃料價格緊隨原油價上落,可先發明一部用原油推動的汽車,然後促請政府特別為你的原油車免除燃料稅。否則,還是憑常識想過一套合乎邏輯的論述去咒罵你心目中的油魔吧。

不要誤會,我不是駕電動車說風涼話。但規管油公司把汽油訂價與國際油價掛鈎的建議實在多此一舉。油企真是甚麼寡頭壟斷合謀定價,明年競爭法實施後自有競委會處理。要知道所謂汽油價格「加快減慢」從來不是今天現象,更並非香港獨有。熟讀張五常著作的讀者都記得,美國六七十年代汽油價升降有像鋸齒般的周期性,價升是一次過升,價降是逐步下降。今日對石油業或競爭法有點認識的朋友都聽過,汽油價有Rockets and Feathers這個現象:Rockets者,價升如火箭升空也;Feathers者,價降若羽毛落地也。

升如火箭降若羽毛的汽油價格是甚麼油魔反競爭惡果嗎?不一定。在美國經營油站賺錢絕不易,分分鐘要靠兼賣小食飲品補貼。即使稅低,原油成本佔汽油價格比例較香港高,競爭下價格仍是加快減慢。要解釋這個不對稱現象不易,同事間有的主張這是駕車者在價升時較肯花時間找平油所致,有的卻認為存貨本身就是不對稱的:價升時汽油存貨多,可慢慢賣,價降時存貨不夠卻受制煉油需時而不能一下子增加。香港汽油價格下調時「輕於鴻毛」,多少源自司機覓價行為、油站存貨管理、還是油魔合謀定價?希望競委會朋友明察秋毫。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14

聖誕前的異常禮物?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聖誕前的異常禮物?

2014年12月24日

今天是Christmas Eve,先祝願大家有個快樂假期,要鳩嗚的鳩嗚、要遊日的遊日,各適其適迎接新一年。大時大節,不講甚麼沉重話題,先告訴大家一個稱為假期前效應(pre-holiday effect)的股市異象:假期前一個交易日,大市平均回報比其他日子較高。今晚平安夜,正是聖誕長周末前最後一個交易日,大家是否要把握機會入市?這類股市異象(anomalies),除假期前效應,又有星期一效應、1月效應、10月效應、5月出貨策略等,多如天上星。共通之處,是大市或個別股票回報有跡可尋。跡,可以是時間上的(如1月回報較低),也有關於股票本身的特性(如升開的股票續升的機會較高)。

本欄忠實讀者都知道經濟學「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道理,不相信有這等便宜的事。當然了,這些異象你知我知,是公開「秘密」,投資者打算從異象獲利,高買低賣結果是異象漸漸消失。一個有趣發現,凡學者發表有關某異象研究後,異象如非完全消失,也很快會大大減弱。聰明的你會問:若我發現一個股市異象,只要我秘而不宣,那豈不是可從中獲利?對,但至少有四點要留意。

第一,所謂股市有效率,其中一個含意是有無數投資者虎視眈眈。你今天找到的異象,可能明天多幾個聰明人有同樣發現,跟你採同樣策略,你的甜頭或很快消失。第二,有幸找到異象也要計計是否食之有味。若你發現香港某隻股票逢周三都有高回報,周四就打回原形,你要先計計每周一賣一買手續費和買賣差價是否划算。第三,人往往會無中生有兼自欺欺人,給看似很科學的統計數字騙到。你懷疑某隻股票走勢有點異樣,分析過去5年股價。花半天一無所得,再研究過去3年數據,可惜又無功而還。你努力不懈,看最近1年數據,終發現股票每逢周五回報特別高。須知道數據就如懷疑恐怖分子,只要你嚴刑迫供,數據就甚麼都肯「講」出來,只是「講」的未必是事實。如此地氈式搜索出來的異象,很可能是海市蜃樓。第四,計回報,也要計風險。有網友提到在「泡沫爆破」時,股市傾向跌完又跌。假設這現象真有其事,再假設我們能定義「泡沫」是否已「爆破」,你是否夠膽沽空股票從中獲利?

靠異象獲得異利,不是無可能,只是難之又難,既靠天賦又靠運氣。接受現實,承認自己是凡夫俗子,不幻想擁有異於常人投資眼光,我認為是掃除金融盲的重要一步。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December 23, 2014

聖誕「鳩嗚」的經濟浪費

2014年12月23日

聖誕「鳩嗚」的經濟浪費


還有兩天便是普天同慶的聖誕節,先在這裏跟大家說聲聖誕快樂和新年進步。每逢佳節,很多香港人都會開派對及交換禮物。前兩天駕車時收聽電台節目,節目主持人更說每年的聖誕節都會四出搜購聖誕禮物,數目更多至二三十份,金額當然是數以千計。

不知道有沒有人統計過香港人在聖誕節買禮物的總花費有多少?在美國有網站統計了美國人自1999年以來每年聖誕的平均禮物花費,發現除了2008年和2009年金融海嘯的聖誕支出異常地低(平均只有每人600美元)之外,其餘的年份每名美國人花在聖誕禮物的支出約為700至800美元左右!

美國每年白花逾663億

外出「鳩嗚」(「購物」普通話讀音的粵語諧音)是否能促進經濟?特首、市民、立法會議員和警察可能會有不同的意見。經濟學者亦未對此有所定論。20年前一名當時在耶魯大學任教的經濟學者留意到很多人都不喜歡在聖誕節收到的禮物,他於是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到底交換聖誕禮物有沒有造成經濟浪費?」"What is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gifts?"【註1】

這個問題背後的經濟理論十分簡單:由於買禮物的人往往不是收禮物的人「肚入面嗰條蟲」,禮物很多時都不能合乎收禮之人的心意。換句話說,買禮物的支出並不能用得其所。我明明是曼聯擁躉,你卻買了一件車路士的球衣給我;你花了金錢,我卻得物無所用,這便是所謂的經濟浪費。

那名耶魯的經濟學者20年前以問卷調查訪問了數百名耶魯大學生,發現絕大部分耶魯學生都不喜歡他們收到的聖誕禮物。平均來說,他們只願意為收到的禮物付出市價的七至九成。即是說,1000元的禮物平均帶來一二百元的浪費,以1993年美國人聖誕節的禮物支出達400億美元計算,聖誕禮物帶來的浪費最少達50億美元!如以2007年的660億美元計,浪費更最少達85億美元(663億港元)!

聖誕交換禮物的浪費似乎十分巨大,但我們又怎樣解釋聖誕送禮這愈來愈普遍的現象?事實上,《紐約時報》最近訪問了這名經濟學者,他坦言自己也有買禮物給親朋好友的習慣【註2】。但他也強調他只會買禮物送給熟悉的人。在剛才提到的研究裏,多數買禮物(而不是買現金禮券的)都是與收禮者有較親密關係的。

親密關係者送禮最合用

一方面由於送禮者對收禮者的喜好習慣有更深入的了解,錯買一件車路士球衣予一名曼聯擁躉的機會十分低;另一方面這亦是向親朋好友表達關心的一個好辦法。這世上真情假意實難分真假:對朋友的豪言壯語、對愛人的山盟海誓以至對選民的競選諾言等都可以只是「講吓啫」的cheap talk。

怎樣分別cheap talk與真誠?這世上沒有免費午餐,要買一份親朋好友喜歡的禮物便得花時間花精神去選購,於是乎一份合心意的禮物其實是顯示送禮者對收禮者的關心。太太數年前買了一部Kindle給喜歡自閉在家看書的我,而不是給我Amazon的現金券,我是暖在心頭的。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 economics 3.0

註1:Waldfogel, J. (1993)︰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83(5), 1328-1336.
註2:http︰//www.nytimes. com/ 2014/12/21/upshot/an-economist-goes-christmas-shopping.html?_r=0&abt=0002&abg=1

Monday, December 22, 2014

電車男看電車業發展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電車男看電車業發展

2014年12月22日

春天時訂購的電動車,車行本來說這是我from me to me的聖誕禮物,後來提前個多月,總算早買早享受。剛收到電費單印着「非住宅用電 」,共28日用電量200度承惠$213。這張電費單,是我開始駕駛電動車後第一張足月的燃料費單。相比揸汽油車時的油費, 燃料費慳超過九成!

慳足九成,一個原因是在大學及不少公共停車場充電是免費的。慳得九成,另一原因是燃料費大跌下,我開車的里數亦節節上升。師傅教落,消費品與該消費品的資訊是互補關係。開了四千幾公里電動車。邊開邊學。寫過關於電動車文章,想再寫的還有很多。今天來個自問自答。

問:香港是適合駕電動車的地方嗎?答:適合,亦暫時未適合。可以在自己停車場安裝充電器的人,非常適合。目前市面上的電動車都是urban vehicles ,我的一輛充一次電里程雖然只有百多公里,在香港日常駕駛其實已是綽綽有餘。

問:私家充電器的成本如何?答:跟車廠買的香港要過萬元,但其他牌子的家用充電器在外國其實價錢只須數千元。至於安裝費用,由獨立屋幾千元到一般屋苑數萬元不等,視乎電源與安裝位置距離。我自己的經驗,電線走逾100米便要花數以萬計安裝費。相比之後能節省的燃料費,還是划算。

問:沒有私家充電器的電動車車主要面對甚麼問題?答:我認為主要問題並非香港充電站不夠,而是大部分公共充電站的充電時間太長。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即使以後電動車發展到充一次電里程超過一千公里,對香港駕車人士始終不太方便。

問:這樣說,增加電動車的續航力好處何在?答:在市區,搵食車不用頻頻充電有其好處。另外,可穿州過省地方如中美,在充電站遍布全國或充電時間大大縮短前,增加電動車續航力亦會有一定優勢。

問:電動車的未來發展怎樣看?答:我比較樂觀。充電設施與電動車是互補物品,明年起德國有充電器在街燈安裝,個別車廠在不同地方開始合作發展充電網絡,這些都會增加電動車需求。但低油價是減慢電動車需求增長一個重要因素,特別是走大眾化路線那種。過去幾個月油價跌幾成,Tesla股價下挫不少。上周比亞迪(1211)股價大跌雖未必與油價有直接關係,長遠看我敢打賭這些電動車公司股價隨油價上落而調整。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December 19, 2014

象牙塔的投資建議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象牙塔的投資建議

2014年12月19日

上次提到諾貝爾獎經濟學家森穆遜(Paul Samuelson)從寂寂無名的法國數學家的著作中得到靈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出效率市場(efficient market)的概念:無數投資者擁有不同資訊,在市場上買買賣賣,價格早已反映所有消息,將來是升是跌難以預測,就像醉酒佬一般隨機行走。大家要留意,隨機行走不代表股價上落完全不能預測;撞手神估中幾次不足為奇,只是不可能持續的估中多過估錯而已。

股票市場有效率,並不代表投資者無法獲取暴利。森穆遜講過一個有趣的故事:1815年滑鐵盧戰役,經濟學家李嘉圖(David Ricardo)派人到戰場觀察,探子見拿破崙的軍隊兵敗如山倒,立即快馬將消息傳到身在倫敦的李嘉圖。須知道當年的資訊不像今天發達,滑鐵盧的戰果要好一陣子才傳到英國。李嘉圖早收半日風,知道法國戰敗,英國國債會狂升。身為經紀的李嘉圖,立即到交易所狂賣英國國債。

吓?國債價格快要上升,為甚麼要賣國債?李嘉圖原來在設圈套。其他經紀見他賣得起勁,又知道李嘉圖消息靈通,於是誤以為拿破崙戰勝,紛紛跟風賣國債,其價格立即下跌。李嘉圖見其他同行中計,立即偷偷轉賣為買。最後,戰果傳到倫敦,中了計的同行輸到甩褲,李嘉圖賺了大錢,提早退休撰寫他的經濟學巨著。李嘉圖在今天作此「超技術」交易,或許早已被捉去坐監了!

身在象牙塔的森穆遜對理財投資有另一個貢獻。在1974年,他為某學報寫了一篇四頁紙的文章,其中提到一個簡單的道理:所有投資者平均的回報,就是大市回報,只要你跟隨大市指數買入股票(如標普500),作最少的買賣,手續費比其他買賣較多的投資者低,你的回報就能脫穎而出。森穆遜建議成立一隻緊跟大市的基金,跟其他買賣頻繁兼收費貴的基金一較高下。同一年,資深投資者波格(John C. Bogle)剛成立了Vanguard Group,碰巧讀了森穆遜這篇文章,靈機一觸,成立了第一隻公開交易的指數基金(index mutual fund),為普羅大眾提供收費便宜的投資選擇。四十年後的今天,Vanguard Group的資產總值超過3萬億美元。

二十世紀初,一個法國數學家的高深理論啟發了金融學的研究;到了七十年代,森穆遜一篇無心插柳的文章又造就了指數基金的誕生。象牙塔的有趣之處,就在看似沒甚麼實際用途的出世知識,往往有出乎意料的入世效果。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December 18, 2014

聯儲局不妥協的藝術

2014年12月18日

聯儲局不妥協的藝術


在美國的大學,學系要聘請各種教研人員,一般會先由系內人士從應徵者中挑選,經過幾輪篩選後剩下幾個「候選人」,繼而排名先後,再向大學高層交代系內的投票結果,望能批准正式發出聘書。這類投票結果,絕大部分都是態度熱烈、措辭誠懇的一致贊成(unanimous)。其中的道理很簡單:學系請人等於跟大學拿資源,若果連最佳的候選人都有人投反對票或棄權,那就代表事有蹺蹊,給高層一個暫時不給資源的好理由,寧願等學系化解內部矛盾再算。所以,系主任都會盡力向同事箍票,以求做場好戲團結一致。對請人一事沒有什麼意見的系內成員一般都會「扮贊成」,既為了跟同事維持友好關係,也是為學系爭取資源出一分力。

這類「小圈子」投票的例子多的是(街坊福利會、家長教師會等等),其中一個對大家影響最深的,就是聯儲局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簡稱FOMC)。

文章刊登之日,FOMC本年最後一次會議正好完結。FOMC是美國聯邦儲備系統(Federal Reserve System)決定貨幣政策的一個部門,由十二名成員組成,每年開八次會。每次會議都會就一個由主席提出的政策方向(directive)投票,最後交由負責公開市場運作(即買賣政府債券)的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執行指令」,有效至下次會議為止。舉個例,最近一次的政策方向就提到【註1】:

In particular, the Committee seeks conditions in reserve markets consistent with federal funds trading in a range from 0 to 1/4 percent. The Committee directs the Desk to undertake open market operations as necessary to maintain such conditions.

提出異議少之又少

傳媒報道聯儲局加息買債等決定,指的就是這個政策方向。這些會議絕大部分都由成員大比數支持通過,不少更是一致贊成,少有成員提出相反意見。根據一項最近公布的研究【註2】,從1957年至2013年的五十多年歷史中,所有成員為這個政策方向共投了7094票,其中只有449票為異議(dissent),不夠一成。異議者,不外乎對未來經濟的走勢有不同的看法,或對現行的貨幣政策有所不滿。由於甚為罕見,成員每有異議,必受傳媒關注,亦為投資者帶來無限的想像空間。

歷屆聯儲局主席中,最「和諧」的是格林斯平,平均每兩次會議才有一人異議。從上屆的貝南奇(平均每次會議有0.74個異議),到上任不久的耶倫,異議次數有上升的趨勢。耶倫做主席的最近三次會議,都最少有一名委會提出反對意見。例如,最近十月的一次會議就有來自明尼蘇達的Narayana Kocherlakota唱反調,認為通脹和通脹預期都完全沒有上升的迹象,毋須減少買債規模。

異議反映宏觀經濟學立場

從五十多年的歷史中,異議次數跟經濟表現(失業率、通脹率的高低)沒有太大關係;委員會中有爭吵,不一定在最危急的時候。另一有趣發現,是成員的權力來源與政策立場關係密切。FOMC的12名成員當中,有5名是由11間地方聯儲銀行的行長(President)輪流擔任,其餘7名(如聯儲局主席)的委員(Governor)則要由美國總統委任加上參議院通過才能上任。有一說認為,這7名間接由選民授權的委員,比5名地方的行長較受政治左右,會有選票的考慮,於是側重短期的經濟效果。從數據中清楚可見的是7名委員的異議,大半都是嫌貨幣政策太緊,而5名行長的理由大半為嫌貨幣政策太鬆。立場相映成趣,這個政治解釋似乎有點可信性。

從FOMC的會議紀錄,亦觀察到宏觀經濟學一些重大的爭議。傳統的菲利浦曲線(Phillips Curve)指出失業和通脹率的相關性:失業率愈高,通脹率愈低。自從七十年代理性預期學派開始,學術界內的經濟學者一般已不相信傳統的菲利浦曲線真有其事,但原來直至最近,FOMC的成員仍會為菲利浦曲線的存在而爭吵,甚至為此提出異議。另一個重要的分歧是通脹的成因。七十年代時FOMC不少的成員都相信通脹是因為能源價格、工資增長、政府赤字等「供應因素」而起,但亦有成員持貨幣學派(Monetarism)的觀點,堅信通脹必定源自貨幣增長。到了最近,又有成員對聯儲局一些「非傳統」的貨幣政策(如展望將來的forward guidance)提出異議。宏觀經濟學是經濟學中最多爭議的分支,而這些爭議往往不容易解決(經濟學者為新舊的菲利浦曲線吵了超過50年!),異議反映的不少是這些根本的學理分歧。

有關FOMC這個小圈子,仍有不少有趣的問題留待解答:會議內容是否愈公開愈好?公開資料會否減低成員提出異議的意欲?異議雖然沒有約束力,但會否影響了政策以後的發展?成員的投票取向跟工作背景(銀行界、學術界、政府)有沒有關係?為了減少異議,主席會否將政策方向寫得含糊一點,反而減少了資訊的傳播?投資者最關心的,是FOMC會議中的異議次數能否預測政策轉向?異議增加,又會否帶來額外的風險?這些問題都不易解答,我有答案再告訴大家。

註1: http://www.federalreserve.gov/monetarypolicy/fomccalendars.htm
註2:Daniel L. Thornton and David C. Wheelock (2014)︰「Making Sense of Dissents︰ A History of FOMC Dissent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 REVIEW, Third Quarter 2014.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踢爆撐RPM兩大理據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踢爆撐RPM兩大理據

2014年12月17日

記得3年前友報有過這樣一段新聞:「阿信屋去年開張後,以街坊價打響名堂。林偉駿稱,太古上月初指他的店可樂售價太低,要求加價,他初時拒絕,但來貨價大幅提高25%,經一輪拉鋸,只好同意分段加價。原售2.7元的罐裝可樂加價至3.8元,但壓力未減。本月10日,林偉駿決定『壯士斷臂』停賣罐裝可樂,豈料不足一天,對方傳來高層發出的『封殺令』,停止向阿信屋供應所有飲品。」供應商要求加價,搵食啫,犯法呀?

俱往矣!剛結束公眾諮詢的《競爭條例》草擬指引提提你,凡有供應商訂定一個買家轉售有關產品時需要遵守的固定或最低轉售價格,便屬於維持轉售價格(即所謂resale price maintenance,RPM)。而當某協議涉及直接或間接的RPM,競委會將視有關安排為具有損害競爭目的,並可能觸犯競爭法第一行為守則。

對於經濟學者,競爭法是研究題目,也是搵錢機會。我認識一位美國的大學教授,兼職經濟顧問時薪約900美元,最近傳他以過千萬美元「轉會費」過檔另一間顧問公司繼續兼職。其實律師及經濟顧問最歡迎怎樣的競爭法呢?競委會把「要求加價」的RPM視為具有損害競爭目的之行為,即不問反競爭效果便將舉證清白的責任推到被告身上。短期而言,競委會提出訴訟愈易我們搵錢機會就愈多。長期呢?企業當然不會坐定定喺度等你告,所以法例愈含糊不清,判案愈模稜兩可,企業便愈需要顧問服務協助。先申報立場,我是反對競爭法只猜目的不看效果去處理RPM的。但為顯經濟顧問本色,今日我掉轉槍頭向大家示範踢爆兩個撐RPM的理據。

踢爆一:當今一個大行其道解釋RPM鼓勵競爭的論述,邏輯有點像「高薪養廉」。這個連法庭也接納的解釋,是生產商(政府)刻意把零售價(工資)提高於市值,冀零售商(公務員)出力推銷(廉潔公正),否則終止合約(炒魷)。此理論模稜兩可之處,是趕驢子前有紅蘿蔔後有棍子,競爭之下何解零售商可長期從固定零售價賺取紅蘿蔔的額外租值?對不老實履行合約要求盡力推銷產品的零售商,生產商何不簡單要求罰款賠償?

踢爆二:不少撐RPM的學者都喜歡引用一些研究報告,指大多數反壟斷案例中的RPM都不是反競爭的。這些證據含糊不清的地方,是案例都是在RPM寧枉勿縱的法律環境下產生。倘競爭法容許RPM或刑罰太輕,反競爭的RPM會否大升呢?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December 16, 2014

營商23條管RPM無理欠據

2014年12月16日

營商23條管RPM無理欠據


朋友李兆富是個奧國學派的信徒,經濟立場往往比芝大學派的人還要「右」。最近,他以〈營商23條破壞自由經濟〉為題狠批香港的競爭法比歐洲的更辣,憂慮一旦實行將破壞香港經濟活動的自由。是的,奧國學派的一大優點是旗幟鮮明,他們就是反對政府監管。與我共事過的幾代芝大師友,反對的卻多數是政府邊際上的監管。邊際者,選擇也。競爭法是否立法,不是今天的選擇。今天的選擇有:立法後如何執行?哪一種商業行為牴觸哪一條行為守則?法庭上舉證的責任是控方還是辯方?剛結束有關《競爭條例》草擬指引的公眾諮詢,都涉及這一連串問題。奈何,如兆富兄所言:「法例的涵蓋面如此寬廣,影響也極深遠,可是關注者人數極少」。

「經濟3.0」是少數關注者,兩年來我們寫過逾4萬字向讀者解釋競爭法。單是我熟悉的Minimum Resale Price Maintenance(行內叫RPM,即生產商與零售商協定零售價不可低於某個固定水平),我便曾一寫再寫。今次二不離三,是借兆富兄之題發揮,也是回應競委會。前兩次我把RPM譯作「零售價管制」,草擬指引稱為「維持轉售價格」。為免混淆,就跟行內朋友叫它做RPM好了。草擬指引把RPM視為「具有損害競爭目的」(Object of Harming Competition)的商業行為,即一經認定協議存在,競委會便毋須證明其「具有損害競爭之效果」(Effect of Harming Competition) 而馬上觸犯了第一行為守則。只猜目的不看效果算不算「營商23條」留給兆富兄判斷,但我認為這樣處理RPM的確太辣,不恰當,亦不合時宜。

RPM撐競爭有理

我可能是香港唯一的RPM專家。說過了,影響有關RPM法例最深的兩篇文章,都是出自我老師的手筆。今日當打的一位梅菲(Kevin Murphy),我曾是他助教。經典的一位特爾沙(Lester Telser),我更是他最後一個入室弟子。特爾沙的「示範假說」提出為防止個別零售商「搭順風車」依賴競爭者提供零售服務,RPM可以鼓勵競爭(procompetitive)。此競爭,不是「鬥平鬥賤」那種,而是為顧客提供示範服務的一種。 美國法庭在2007年Leegin Creative Leather Products, Inc. v. PSKS, Inc.一案的判詞中,肯定了RPM撐服務競爭有理:

Absent vertical price restraints, the retail services that enhance interbrand competition might be underprovided. This is because discounting retailers can free ride on retailers who furnish services and then capture some of the increased demand those services generate.

梅菲之見,是即使「示範假說」不成立,RPM亦可以撐競爭。說穿了,這個撐競爭的邏輯有點像「效率工資理論」(efficiency-wage theory):僱主(生產商)刻意把工資(零售價)提高,希望員工(零售商)較為賣力。Leegin一案將成為以後其他法庭引用的經典案例,原因之一是它明確肯定了梅菲之見:

Resale price maintenance can also increase interbrand competition by encouraging retailer services that would not be provided even absent free riding...... Offering the retailer a guaranteed margin and threatening termination if it does not live up to expectations may be the most efficient way to expand the manufacturer's market share by inducing the retailer's performance and allowing it to use its own initiative and experience in providing valuable services.

從老師特爾沙口中我知道他為何不同意梅菲的論述,這是後話。而RPM當然亦有反競爭的理據,特爾沙便曾以「卡特爾假說」分析1926年的United States v. General Electric, Westinghouse, and others案例,結論是幾個電燈泡生產商藉RPM串謀協調固定批發價。但只猜目的不看效果去處理RPM不合時宜,因為自2007年全世界懂RPM的人都會引用Leegin一案為RPM解畫。

RPM反競爭欠理據

RPM可反競爭,亦可撐競爭。競爭法對RPM應該寧枉勿縱,還是寧縱勿枉?

香港競爭法對損害競爭的商業行為有「目的」和「效果」之分,RPM一旦被列入前者,競委會一見RPM便話告就告,做法是寧枉勿縱。到時被告的企業要抗辯,得要花錢請律師兼經濟顧問根據《條例》附表1第1條所列明的經濟效率,以實質理據證明已滿足該豁除所需的所有條件,而法庭將按每宗個案的個別情況予以評估。

美國反壟斷法中類似的二分法有per se rule與rule of reason之別。Leegin一案將名留千古的真正原因,是法庭對RPM從寧枉勿縱的per se rule改為寧縱勿枉的rule of reason去處理。傳統看法,邊際上恰當的競爭法例要平衡三種成本:(一)司法執法的成本,(二)把撐競爭行為誤判為反競爭的成本,和(三)把反競爭行為誤判為撐競爭的成本。單是政府司法執法,美國花費每年以億美元計。我認識的一位經濟顧問,每小時顧問費約900美元,最近還盛傳他過檔另一間顧問公司的「轉會費」要過千萬美元。至於另外兩種所謂Type I error及Type II error的成本,研究發現美國的RPM案例中只有少數屬反競爭。

以寧枉勿縱的態度處理 RPM ,話告就告的法律成本將不容忽視;加上「殺錯良民」的成本,還有「港商頭上一把刀」 的法例可能已令市場上撐競爭的RPM自我審查。破壞自由經濟的惡法,願兆富兄廣傳,請競委會三思。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股價像個醉酒佬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股價像個醉酒佬

2014年12月15日

香港不乏學者專家在媒體上為大眾提供股票貼士,白紙黑字叫你買邊個邊個冧把。不知有沒有讀者朋友按這些貼士去買賣。知道的,是經濟學史上有兩位大師都曾在金融市場上損失慘重。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愛炒外匯,試過估錯德國馬克走勢,要朋友幫忙才不至破產;同時代的費沙(Irving Fisher)炒孖展遇上1929年的大股災,搞到身敗名裂。有趣的,是凱恩斯提出的「動物本能」今天是投資者常掛在口邊的用語,費沙更是金融學這門學科的創始人!

徐家健提到「金融盲」的問題,指出金融教育(不是提供冧把)的重要性。我且身先士卒,講講有關投資的經濟學故事,望能幫助大家明白金融市場的基本原理。

故事的起點是百多年前,有位不見經傳、命途又有點坎坷的法國數學家發表了一些研究,用數學模型描述股票價格上落的性質。研究的靈感,來自股票像醉酒佬的走路姿勢一擺一擺的,下一步可能行左也可行右或行中間,是不能預測的隨機行走(random walk)。隨機行走,指的是我們不能根據股票今天的升跌,去預測明天的升跌。不止股票,外匯、農產品和貴金屬等交易頻繁的資產都有相似的特性。

大家有時間的話,可以利用Excel之類的軟件,親身感受一下隨機行走是甚麼東西。由數字100開始,我們擲公字,公的話加1,字的話減1,如是者擲一百幾十次,數字會由100上上落落,是為一個簡單的隨機行走例子。你將數字製成圖表,會發現其走勢跟現實中的股票價格異常相似。曾經有一位經濟學家,就用過類似的方法捏造一堆數據,跟真實的數據並列製成圖表,向在交易所工作的經紀「挑機」。經紀們看了半天,也分辨不出哪是真、哪是假!

回歸正傳,這位法國數學家的著作在圖書館封塵甚久,有一天給經濟學天才森穆遜(Paul Samuelson)發現。森穆遜將數學家的理論改良延伸,證明了隨機行走的現象與經濟學的邏輯並不相悖:市場上無數的投資者買買賣賣,各自有不同的看法、消息,自由交易下的價格早已將所有已知的資訊反映出來,只有意想不到的新資訊才能決定下一刻的股價上落。

舉個例,公司CEO在毫無先兆下死亡(如交通意外),股價會應聲下跌,但若公司CEO患絕症甚久,市場一早已「將消息消化」,股價在CEO未死之前已跌定先,到CEO魂歸天國那天反而無甚變化。
除了證明以過去走勢預測未來股價之難,森穆遜對理財投資亦有另一有趣貢獻,下次再談!

作者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December 12, 2014

扶貧與環保的兩難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扶貧與環保的兩難

2014年12月12日

為保障低收入消費者和鼓勵使用可再生能源,消委會提出以下兩個建議:

(一) 由於預期能源成本會不斷上升,為保障低收入消費者,令其亦能負擔生活所需的能源,有需要全面檢討保障他們的措施。此外,香港亦有迫切需要量化何謂「能源貧窮」及其問題的程度,並且認清目前各應對方法的不足(依靠累進式電費制度及社會保障福利),更要制訂紓緩措施,例如為低收入消費者而設的能源效益計劃,以最低價錢讓他們可享便宜的電力服務。

(二) 從檢討海外市場的教訓顯示,由於市場參與者的重組合併、議價能力不平衡、賣方不良銷售與消費者轉換供應商負擔的高昂費用,以致開放市場的後果相比原先構想普遍令人失望。對香港而言,發電市場的源頭開放,或可帶來新機遇,例如引入可再生能源及多採用天然氣,比開放零售市場的競爭更好。

「能源貧窮」是個頗奇怪的概念,一些外國團體把能源貧窮戶定義為能源開支超出總收入10%的家庭。能源消費的收入彈性(income elasticity)低於一,是經濟學上所謂的必須品,即收入愈低,開支比例便愈高。然而,衣、食、住、行哪樣不是必需品? 要扶貧,為甚麼不簡單由政府一次過向貧窮戶發放收入資助,讓他們有效地自行決定錢應花在何處?幫助劏房住戶享受累進式電費制度,多少又會變相資助劏房業主營運劏房生意?要開放市場又要扶貧,外國開放零售競爭的經驗顯示,開放市場一般對住戶造成嚴重損失。消委會的報告更指細小市場如香港,住戶所受的損傷可能更甚。

引入可再生能源,更可能令貧窮家庭百上加斤。消委會認為,現行規管架構彈性不足,不能配合新的環保政策。我一向認為,由上而下的燃料組合規管是多此一舉,就這一點消委會在報告裏亦認同「規定使用指定燃料可能是欠彈性的做法」。我主張彈性較高的做法,是政府只需聚集民意,制定民意共識得出來的排放標準便可,電力公司透過怎樣的方法達致這些標準是他們的事。更重要的是,沒有證據顯示,電力市場愈開放,使用可再生能源便愈普及。透過政策大幅支援補貼小規模發電及可再生能源發展,德國的改革經驗是,有條件安裝太陽能板發電賺取補貼的都是有田有地住大屋的人。改革的後果,是把每年過百億歐元補貼,從沒有能力賺取補貼的小市民,輸送到經濟條件較好的富戶。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December 11, 2014

電力市場研究報告三大建議

2014年12月11日

電力市場研究報告三大建議


傳媒錯了,消委會沒有批評過管制計劃協議徹底令人失望。上星期,消委會發表了以一份173頁紙的香港電力市場研究報告,原稿還是以英語撰寫的。
其中一段關於現時管制計劃協議(Scheme of Control Agreements) 提到:Even if the SoC were totally unsatisfactory from this exercise, it would not appear to be legally possible to institute radical short-term change。

翻譯成中文的報告撮要,亦不失其原意:「即使管制計劃協議徹底令人失望,但在法例上短期內亦無可能出現急劇的改變」。懂一點基本邏輯的人都明白,這段文字沒有批評管制計劃協議徹底令人失望。就如「即使天掉下來也如是」,不代表天真的已掉下來。這段文字要說的是,即使 (Even if)管制計劃協議徹底令人失望,香港電力監管制度的改革仍要循序漸進。

對於行之已久的管制計劃協議,報告的評論其實是這樣的:「現行的規管模式是為期十年的管制計劃協議,令香港電力行業成績斐然,為消費者提供可負擔,又穩定的高水平電力服務」。只是,消委會認為成績斐然不代表沒有可以改進的地方:「一直以來社會上就協議容許過高回報率,兩家公司並不透明,缺乏公開性及代表性的問題長久以來表示關注。就着現行管制協議會於2018年屆滿,一個全面的規管檢討,及設定改革路線圖,正是合時的做法。」然而,回應這三個具體問題時,消委會的建議並非簡簡單單(一)調低協議容許的回報率;(二)增加兩電透明度;和(三)提升規管的公開性及代表性。消委會的循序漸進監管制度改革,除了設立一個規管能源市場的監管機構,還有以下三個我認為值得討論的建議。

兩電聯網成效存疑

報告認為,現時兩電只為穩定安全供電而設的電網聯接,可進一步擴大來提升經濟效益。例如九龍有較廉宜成本的電力剩餘的話,透過聯網便可將成本較低的電力輸送到港島。我不反對消委會提出就聯網需要獨立研究的建議,但研究時除了要評估聯接輸電網的實際成本將會增加電費多少,更要比較港島及九龍與新界兩地電力需求的時間模式。要知道,備用電率高,為的是應付用電高峰時段的需求。而近年來的用電高峰時段,都出現在夏季作打風時特別悶熱的日子。但打風不會只打港島不打九龍新界,假如用電高峰是全港同步的話,發電容量或備用電率的要求是不會因聯網而顯著降低的。
至於發電成本,目前成本最低的始終都是兩電各有各發的煤電,不存在一間電力公司的煤電明顯比另一間電力公司的煤電廉宜。比煤電成本略高的核電,的確比以天然氣發電便宜。但以中電(00002)現時核電比例之低,根本不足以輸送到港島取締港燈(02638)的天然氣發電。除非將來中電大幅增加核電比例,我認為透過聯網來提升經濟效益的成效不會太大。

只開放源頭電價之困   

報告又指出,外國經驗顯示開放電力市場並非大有可為,特別是開放零售競爭更對當地住戶造成嚴重損失。由於在細小的香港競爭可能更為局限,開放零售競爭帶來的損傷可能更甚。消委會於是建議「源頭競爭先於開放市場」,透過「不受排斥的價格上公平使用輸電網」做到支援小規模發電及可再生能源發展。
且不論所謂「不受排斥的價格上公平使用輸電網」將帶來與競爭法有關一連串複雜的法律經濟問題,報告中所指的「源頭競爭先於開放市場」,怎樣處理批發電價和零售電價之差的管制問題呢?開放源頭競爭,批發電價是否由市場決定?改革是否容許長期合約?開放零售競爭前,零售電價又是否繼續受政府管制?管零售不管批發的話,監管機構如何避免重蹈2000年至2001年加州電力危機的覆轍?想當年,加州電力危機的其中一個主因,便是市場批發電價高於管制零售電價,消費者根本不會隨批發電價飆升而減少用電。我希望消委會的朋友能夠向市民及政府解釋清楚以上問題。

天然氣取代煤氣之難

報告中一個傳媒較少討論的建議,是要求煤氣供應商轉用天然氣,透過天然氣網絡的發展好讓大廈以天然氣用作小型發電之用。

消委會指將現時煤氣網絡轉換成供應天然氣在技術上可行,煤氣供應商卻表示在推行及經濟效益上有難度。說到底,要消費者轉換氣體爐具的費用由誰來負擔?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亞當史密的兩個世界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亞當史密的兩個世界

2014年12月10日

亞當史密(Adam Smith)寫《道德情操論》的原意,不是提供「道德指南」,而是解釋人類辨別對錯行為,指像中國文化中的「人禽之辨」。上次提到一個「不道德交易」:你可不做割盲腸手術,但代價是某小國發生大地震死五千人。就算這宗交易只有你知道,永遠是個秘密,你也過不了自己不忍做這單交易。再舉個生活化例子:夜闌人靜,街上一個人也沒有,也沒有閉路電視,你做甚麼也不會給看見。你手上有一塊香蕉皮,你會找個垃圾桶做個好市民,還是隨手棄之街頭?我相信,《am730》的讀者都會花時間找個垃圾桶。

沒有人目睹又沒有後果,為何我們還會做好人?史密提出一個別開生面的比喻:我們做每件事或觀察別人一舉一動,都會「分身」出一個中立旁觀者(impartial spectator),以客觀角度審視行為。所謂中立旁觀者,指的是一個置身事外的人,沒有情感或利益瓜葛,能抽離判斷行為對錯。就算四下無人,你都會覺得「好似有人𥄫住你」,又或害怕「人在做天在看」,令你做不出壞事來。同樣道理,待人接物是否合乎禮節、友情愛情是否處理得當,你也會從第三者的角度看,為自己或別人的行為打分數。

為何要這個中立旁觀者多管閒事?因在「監視」下,你的行為大方得體,大家喜歡跟你在一起。如書中所說:「人自然的不單要被愛,還要變得可愛」(Man naturally desires,not only to be loved,but to be lovely)。史密眼中的不道德是凡事只從自己角度看,沒有中立旁觀者的反思能力:壞領袖、壞朋友、壞情人、壞同事,都因將自己看得太重要,變得不可愛了。

《道德情操論》講愛、禮節、公義、同情心,但更著名的《原富》一書又強調在市場生產交易下自私自利的得益,史密是否有點精神分裂?非也,因他關心兩個不同世界。跟親人、朋友、同事和街坊相處,有感情有關係,不能事事從自私角度想,有點社會主義共享資源意味,追求恰到好處;在市場跟「三唔識七」的人交易,真金白銀的你賣我買,重視私產和權利保障,為的是利益,追求精打細算。沒有前者,感情生活會冷冰冰,而沒有後者,物質生活又貧乏。兩者同樣重要,但需要的是兩套不同的理論,不能一視同仁。經濟學者Russ Roberts《亞當史密如何改變你一生》書中的一句總結得好:我們要love locally,亦要trade globally。

作者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December 9, 2014

《競爭法》與「豈止於大」的網商

2014年12月9日

《競爭法》與「豈止於大」的網商


對「霸權」反感的不只是香港人,歐洲人對來自美國的Google似乎亦滿懷恐懼。

約半年前我在本欄提到歐盟法庭裁決歐洲人應有「被忘記的權利」(right to be forgotten),近期歐洲的Googlephobia似乎愈來愈嚴重:歐洲議會最近便商議是否對網上巨頭Google的生意多設限制,甚至應否強制Google將其網上搜尋器與其他業務分拆,從而以令歐洲相關市場的競爭更「公平」。

《經濟學人》對歐洲議會這次舉動似乎並不認同【註1】。當中提到現今互聯網生意的入場門檻並不高,以及網絡效應帶來的壟斷其實並不牢固,都是歐洲的反競爭組織不應過分干預互聯網生意的理由。這些理由我都十分認同,更認為過分干預互聯網的生意模式可能有反效果。

利用「大」的優勢賺大錢

早前我到中文大學深圳分校作嘉賓講學,講題正是互聯網經濟。在課堂上我提到,任何成功的網上商業模式都需要回答兩個問題:一、 如何利用互聯網帶來的網絡效應增加影響力 ﹖二、哪些產品應該免費,哪些產品應該收費?

我用了內地兩大網商巨頭馬雲和馬化騰作為例子。馬雲的阿里巴巴和後來的淘寶網相信大家十分熟悉,而馬化騰的QQ和微信大家亦耳熟能詳。無論是淘寶或微信,它們都是撮合買賣雙方或各方好友的平台。這些平台成功與否,很大程度取決於它們的網絡是否夠大:使用平台的買家愈多則愈多賣家願意在平台放售貨品;平台上的賣家愈多亦會吸引更多買家到平台購物;朋友都在使用平台相約吃喝玩樂,我不能「獨善其身」。

「大」在互聯網世界十分重要。不過,一個成功賺大錢的互聯網平台必定要有「豈止於大」的特質。免費的QQ和微信本身的賺錢能力當然十分有限,而阿里巴巴和淘寶的賣家(起碼在平台建立的初期),對馬雲的各種收費政策亦十分反感,於是馬雲和馬化騰便需要利用手上免費(或接近免費的)平台的影響力在其他方面賺錢。

最近讀到一本書,當中描繪的正是馬雲與馬化騰如何利用本身網絡平台的「大」優勢,在其他業務上賺大錢。馬雲利用淘寶網的電子商務網絡的優勢進軍網上旅遊;馬化騰利用QQ和微信的網上社交網絡發展網上遊戲(根據在網上看到的資料,騰訊在2014年的網上遊戲收入超過100億人民幣),甚至「雙馬」各自利用自身優勢,在打車Apps市場短兵相接,都是一些相關例子。

要認清是否有利消費者

有研究報告指出,從2003年到2011年,歐美大國的網上交易年均增長為約20%,但中國的網上貿易在同期竟以每年一倍多的速度增長!如果中國的《反不正當競爭法》過分干預馬雲與馬化騰的生意模式,甚至要他們把不同的業務分拆,他們的對手可能會因此獲利,但消費者不一定獲益,而中國的網上貿易亦很可能會跟現在十分不一樣。

坊間經常投訴香港的「霸權」無處不在,這些不滿確為政府帶來一定壓力。立法會在2012年6月中便通過了《競爭條例》。經過兩年多的籌備,競爭事務委員會與通訊事務管理局在兩個月前發表了《競爭條例》的草擬指引【註2】。

我不否認市場上有一些反競爭的行為,不過我希望的是競委會未來在執行《競爭法》時必須小心行事,認清杜絕某一種反競爭行為是有利於其競爭對手還是消費者,以免有反效果出現。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1: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635000-european-moves-against-google-are-about-protecting-companies-not-consumers-should-digital

註2:http://www.compcomm.hk/tc/draft_guidelines_2014.html

Monday, December 8, 2014

開放電力市場所為何事?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開放電力市場所為何事?

2014年12月08日

考考大家,以下幾段關於香港電力市場的論述,是出自何經何典?

(一) 香港的電力市場,建基於傳統獨佔市場的架構,一向為消費者帶來卓越可靠和可負擔的電力供應。這是相當大的成就。

(二) 相比之下,研究顯示,透過競爭模式規管,尤其是零售層面,會出現市場混亂或甚至不良後果。

(三) 有專家建議,為了追求一個未經證實、不肯定成效的模式而廢除現有的模式,是不智的決定。

答案不是中電,亦非港燈。消委會最近聯同國際消費者聯會成立了一個專家小組,為的是檢視各主要市場電力規管改革的經驗以及對消費者的不同影響。以上幾段論述,便是節錄於上星期四消委會為此發表的《香港電力市場研究報告》。

與大家從各大傳媒看到聽到的有點不同,消委會是肯定「現行用來規管電力市場的管制計劃協議,在多方面都能完善地為香港提供可靠及可負擔的電力」的。既然在現行規管制度下兩電一直為消費者提供可靠及可負擔的電力,廢除現有模式又可能導致市場混亂或甚至不良後果。在「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的原則下,開放電力市場所為何事?

請教過專家小組和消委會朋友,再細讀百多紙報告後,我衷心感謝消委會和幾位專家的努力。報告抵讚之處是如實承認現行規管制度的優點和指出外地開放電力市場帶來的種種問題。所謂「能源三困」(energy trilemma)追求的平、靚、正,現行制度做到至少超過一半。卓越可靠的「正」,香港電力市場全球數一數二。可負擔的「平」,香港亦比東京和新加坡等地便宜得多。消委會認為要改善的「平」,是制度的「不公平」,即嫌兩電賺錢太多,而對劏房住戶和能源貧窮家庭的保障卻是太少。至於可持續發展的「靚」,報告指「現行規管架構彈性不足,不能配合新的環保政策,包括隨後30年減少排放廢氣的課題。」

眼紅兩電股東賺到盡的話,我會買兩電股票對沖一下,然後繼續享受連消委會也認同的「卓越可靠和可負擔的電力供應」。劏房住戶和能源貧窮家庭的問題,我要問解決貧窮問題成效較高的是兩電、政府、還是其他慈善團體?要知道,兩電連劏房住戶的基本聯絡資料也是沒有的。更何況,正如消委會在報告提到:「根據海外經驗, 開放零售電力市場只會令更多的利益向商業用戶傾斜,而非住宅用戶。」

最重要的環保問題,下次再談。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riday, December 5, 2014

亞當史密的心靈雞湯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亞當史密的心靈雞湯

2014年12月05日

就算沒有讀過經濟學,大家都應該知道亞當史密(Adam Smith)是「經濟學之父」。他在1776年出版的《原富》指出了分工合作的重要性,解釋了自由貿易何以是一國致富的出路。

但從《原富》開始,大家都將亞當史密和自私自利劃上等號;在思想左傾的朋友眼中,他更是萬惡資本主義的始作俑者。

這是個天大的誤會。

少人知道的,是亞當史密在《原富》之前,寫了一本看似無關的《道德情操論》,探討的是善心、責任、情感和追求名利等人性。我剛把全書看了一遍,驚為天書之際,又發現美國經濟學者Russ Roberts剛出版了一本《亞當史密如何改變你一生:人性與快樂的意外指導》(How Adam Smith Can Change Your Life: An Unexpected Guide to Human Nature and Happiness),談的正是這本《道德情操論》。一看書名,就知道作者打算將亞當史密的思想古為今用,包裝成助人自助的心靈雞湯。

一本二百多年前寫成的書,跟廿一世紀的香港人有甚麼相干?

讓我將亞當史密書中的例子改動一下:你某天早上搭車返工翻閱《am730》,讀到某個遙遠小國大地震的新聞,情況慘重死了五千人。讀了新聞,你的心情會沉重一下,想到家破人亡的痛楚,也為命運的無常而感嘆。

搭完車回到公司,你差不多已將新聞忘記得一乾二淨。放工回家上網看電視,刷牙洗面大覺瞓,生活一點也不受地震新聞影響。

再假想你明天要到醫院做一個小手術割盲腸,非常安全。你早上搭車返工,看《am730》已經心不在焉,想着手術的細節。回到公司又無心工作,老是為手術會出甚麼意外而擔憂。

回到家中,又想起手術刀,對甚麼電視節目都沒有興趣,晚上更思前想後,為一條盲腸而失眠。

你對幾千人死亡的慘事和一宗小手術,反應的分別是如此巨大!

將一件小事看得比天災人禍要重,這個例子是否指出了人性的自私?亞當史密不這樣看。他叫我們撫心自問,考慮以下的「不道德交易」:你可以不做割盲腸的手術,但代價是某小國會發生大地震死五千人,你願不願意?
亞當史密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會選擇以別人的大犧牲去換取一己的小利益,只有極少數無可救藥的「人渣」才會願意交易。
我們何以會這樣?亞當史密的解釋,跟俗語「人在做天在看」的想法有點相似,下次再介紹。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December 4, 2014

供求角度看「上位難」現象

2014年12月4日

供求角度看「上位難」現象


佔領運動開始後約兩星期,我曾在友報發表了一篇名為「21世紀激進論」的文章,回應曾國平對年輕人較激進的經濟解釋。國平當時解釋,根據需求定律,來日方長的年輕人對爭取一生受用的東西,比行將就木的老一輩較為划算。我的回應是,年輕人激進有求亦有供。供者,擺在眼前的高樓價和議論紛紛的難上位,都降低了年輕人投資在抗爭的時間成本。是的,我即使未必是以供應角度看香港抗爭運動的第一人,也應該比特首早上好幾步。最近,梁天卓找來一些本地研究報告,以數據描述年輕一代「上位難」的現象,支持我以供應角度看香港抗爭運動的說法。之後,曾國平在本欄接力提出本地大學畢業生量變和質變的問題,也是從供應角度的方向看。

要強調,分析供應並不代表漠視需求。政府假如漠視年輕人對自由民主的需求,是愚不可及。只是師傅教落,不少經濟學問題上,供應比需求容易處理。懂價格理論的人都知道,價格理論的應用有兩個孔明:其一,能事前預知供或求的轉變,從而推斷價格和市場交易的改變者,是真孔明也;其二,先觀察價和量的改變,後推斷究竟是需求還是供應的影響,事後孔明也。我認識兩位經濟學天才,一個是真孔明,另一個是事後孔明。前者曾為香港經濟作過準確推斷,後者是剖釋過美國工資差距擴大的第一人。

事後孔明的供求智慧

不要誤會,事後孔明絕無貶意。要知道,事後孔明也是孔明。真孔明是先知先覺,事後孔明是後知先覺,我等凡人能做到後知後覺已不錯,一輩子都不知不覺才是問題。真孔明我學不來,事後孔明卻有可以學習之處。價格理論的事後孔明,是讀研究院時老師梅菲 (Kevin Murphy)教落的:市場上觀察到價格和成交量同時上升,市場需求必然已經增加。淺嗎?很淺,但要應用自如卻也不易。

70年代時,美國一些學者開始質疑美國人是否「過度教育」(overeducated)? 到了80年代,「過度教育」的輿論開始流行起來。當時還是研究生的梅菲,對此說法一直不以為然。畢業後梅菲對美國勞動市場做過深入分析,發現自80年代起所謂的「大學溢價」(college premium)其實都在不斷上升。持大學學位的在職人士平均收入拋離沒有大學學位的愈來愈遠,而比例上擁有大學學歷的人卻同時又愈來愈高。梅菲的事後孔明,是最先指出美國經濟對高學歷人士的勞動力需求在不斷增加。只會說價高量也高因此需求上升,本身是沒有什麼經濟內容的。一句需求上升,卻提醒了整個經濟學界在研究工資差距擴大時不能漠視需求因素。梅菲提出真正的經濟內容,是工資差距擴大與技能型科技改變(skill-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這個需求因素息息相關,而全球化下的開放貿易投資亦扮演一定角色。

上位難因經驗不值錢

香港年輕一代要上位有幾難?我認為要多些數據支持才能作準。是真的話,原因又會是曾國平提出的大學畢業生量變多和質變差嗎?高學歷人士的勞動力需求增長追不上供應上升的步伐,大學溢價自然有壓力。大學畢業生量多質差會影響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但之後的加薪幅度,還要看是工作經驗的市場價值。

上位難,與勞動市場上的「經驗溢價」 (experience premium)有關。經驗溢價下降,可以是普遍大學畢業生質素下降,而大學知識和工作經驗又是互補品。然而,更重要的因素,我認為可能與真孔明十多年前作過的預測有關。當年,另一位前輩張五常在分析三岸大勢時說過:「要是人才我有你沒有,你怎樣也要給我賺點錢。然而因為電腦的發達,今天大陸的資訊人才有的是。金融呢?大陸的金融行業不夠開放,訓練人才總有困難。但有英文根底、懂電腦、有學識、讀過外間的財經刊物,只要金融大事開放,在市場補課只是朝夕之間。我有你也有,你的工資比我的低得多,是一件很頭痛的事。」

香港的大學學位再多,跟內地比也只是九牛一毛。本地學子要與內地學子競爭,遠的有張五常所指的跨境企業競爭導致本地人才需求下降,近的還有每年過萬個受惠於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內地人才,加上又是上萬計來港留學及工作的「港漂」,年輕人想上位先要問過本地薑,還要勝過過江龍。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December 3, 2014

金融盲世代之爭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金融盲世代之爭

2014年12月03日

陰謀論指,美國政府與當地金融大鱷如何以財技精心設計環球金融秩序,讓全球經濟為美國服務。顧名思議,陰謀是不易否定的。但是,數據顯示,美國其實只有三成人答中全部三條金融ABC選擇題,餘下七成人算不算是金融盲我不敢說。然而,金融知識貧乏是全球普遍現象。以分散投資風險為例,美國、德國和荷蘭等地各有超過三成人不知道投資個別公司股票與投資互惠基金的風險怎樣比較。本地學者周基利亦曾透過電話訪問,發現知道投資個別公司股票的風險一般比投資互惠基金為高的只有三成受訪者。說過了,打工仔不用被強制投資基金,做個金融盲可以是盲得有道理的。但強積金制度實行十多年後,金融盲當道又道理何在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要先找出誰是金融盲。不同地方的研究不約而同發現一些規律,金融知識與教育水平息息相關。不難預料,教育水平愈高的人金融知識亦相應較高。一般來說,男性亦比女性的金融知識水平較高。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金融知識似乎是不會隨年齡按比例增長的:年紀太輕或年事已高的人,金融盲的風險會較高。換句話,金融知識一般是隨年齡先升後回落。但我認為更有趣的發現,是同為金融盲的青年及長者,青年人知道自己在金融知識上的不足,但上一代卻連自己是金融盲亦不知道。相比一些老人家,青年人的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女性、年幼、年老,都是金融盲的高風險一族。這個規律有經濟解釋嗎?我想是有的。經學上所謂的「年齡—工資剖面」(age-earnings profile),一般是工資隨年齡先升後回落。青年人剛踏足社會工作,工資偏低難免成為月光族。沒有積蓄甚至債台高築,懂得投資基金的得著自然較少。老人家收入雖然低,但資產累積偏高,帶不入棺材的錢懂得花,反而比懂得賺重要。至於女性,傳統社會男主外女主內,女性一般也比男性不願冒風險,金融知識不及男性是情有可原。
經濟學未能好好解釋到的是為甚麼有些年長的男士,不懂得不知為不知。這些強不知以為知的成年人,是無知還是無恥呢?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December 2, 2014

港視收視不符預期?

2014年12月2日

港視收視不符預期?


從今年起,11月19日不再只是一間電視台的大日子,而是兩間電視台的台慶。王維基接受傳媒訪問時澄清,香港電視的開台日子是看《通勝》得來的,之後才知道當天是無綫台慶。雖曾猶豫應否改期,但考慮後覺得「開台」與「台慶」並無關係,故最終沒有改動。

我不是王維基肚裏面的那條蟲,不能肯定他是有心抑或無意選11月19日這日子作為港視「開台」的大日子。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港視的「開台」日是11月19日還是11月91日,大家的焦點都是港視能否打倒大台的慣性收視。

港視與大台替代性不高

那麼港視的成績表如何?根據港視的新聞稿,截至港視「開台日」為止,香港電視App的下載次數超過100萬,而「開台」當天亦有64萬個裝置透過電視、手機或電腦收看港視節目。上星期港視亦公布了港視首星期的成績表,播放節目的每天平均裝置數目為約36萬,而每個裝置每天平均播放時間為42分鐘。

這成績是好是壞,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大台當然認為,區區幾十萬的數字不值一哂。無疑,大台幾十年累積下來的慣性收視,不是這麼容易會被一下子打倒。根據報道,大台的黃金時間劇集在港視開台後的一星期只流失約1點(即6.8萬觀眾)的收視。有報道亦透露,近日有一份大台內部調查的收視分析報告曝光,指出大台在晚上8時至10時半的黃金時間總收視有近350萬,大幅度拋離僅得約25萬人收看的港視,港視收視甚至比有34萬收視的「亞洲良心」更低!

不過,把焦點放在大台的收視會否因港視出現而大幅下跌,其實是吠錯了樹。這裏關乎大台與港視的替代性如何,以及港視的市場定位問題。

先說說大台與港視的替代性問題。在以往,家中的電視如果是開着的話,觀眾只能在大台的「師奶劇」和二台的「良心節目」二擇其一。換言之,兩間電視台的競爭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過,根據港視的新聞稿,在100萬的香港電視App的下載當中,有約七成的下載是透過手機或平板電腦,只有約三成是透過智能電視或機頂盒;亦即是說,港視與大台(或者二台)替代性並不十分高,大部分的家庭都沒有「爭電視」的煩惱:家中的師奶們仍然可以煲大台的師奶劇,而對師奶劇深惡痛絕的新一代,則可同時透過手機或平板電腦收看港視節目。

競爭不只看傳統收視率

更重要的是,即使港視「開台」不能即時影響大台收視,但無可否認的是,大台收視早已有江河日下之勢;大台晚上黃金時間劇集的收視近年下跌不少,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當中一個相關指標是台慶收視。根據維基百科,大台的台慶於2012年之前一直維持在約35點(238萬觀眾)的水平,但在上年發牌風波後已下跌至不足30點,今年更跌至只剩下25點(170萬)。

大家(尤其是年輕一代)對千篇一律的師奶劇心生厭倦,加上互聯網及平板電腦的普及,令家中娛樂的選擇大增,這些都是本地傳統電視業江河日下的主要原因。港視未必能完全搶到現時仍在津津有味看大台劇的忠實擁躉,但它是否能爭取到早已離棄大台的觀眾們,以及在海外以千萬計以廣東話為母語的華僑們的支持?我相信大家對此都心中有數。

梁天卓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Monday, December 1, 2014

食米要知米貴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食米要知米貴

2014年12月01日

上星期問大家一條有關消費物價指數(consumer price index)的問題:對象為普羅大眾的甲類住戶消費物價指數,其近年的升幅明顯比丙類的富戶要高。為何兩個物價指數有如此差異?答案簡單:不同的階層,因收入不同,消費模式有別,各樣產品和服務在開支中的比重於是有高低。

根據統計處的資料,甲、丙兩類住戶最大的分別在於食物的開支。家中加上出外用膳,佔了甲類住戶總消費的34%,但只佔丙類住戶的21%。至於交通、耐用品和住屋等消費的比例,兩者都有分別,但不及食物來得明顯。

粗略點說,人總要吃,其他娛樂消遣等開支卻可以避免,愈窮的住戶食物的消費比例於是愈高。當然,窮又好富又好,消費模式、各樣產品和服務的更替都會隨時代改變(如廿年前沒有i乜i物的電子產品,今天也沒有Discman和Walkman),統計處每隔幾年就要將比例更新一次,以求準確反映不同住戶的消費模式。

要解釋物價指數上升的差異,既要食物在甲、丙兩類住戶的開支所佔的比例不同,也要食物價格升得夠快。除了幾個物價指數,統計處也公布了指數中每個細項的價格變化。為求印證大家「愈食愈貴」的苦況,我利用10月最新的甲類住戶數據,算出5年來一些有代表性的食品的價格增幅。要留意的是,假若我用的是丙類住戶的數據,增幅會有所不同:甲類住戶所吃的食物,其種類、檔次、分布都跟丙類有別,不可混為一談。

從附表可見,甲類住戶面對的食物價格升幅主要來自非外出用膳,5年來總共升了超過三成。食品之中,又以海鮮、牛肉和鮮果升幅最驚人。石斑之類的海魚,價錢升了六成,而蝦蟹貝殼類等的海產更升了一倍。牛肉比其他肉類升得快,貴了超過六成。要食生果,價格也比五年前貴了一半。

俗語話「食米唔知米貴」,形容某些高官本來十分恰當,但原來5年來米價幾乎沒有上升。食物價格近年為何「個別發展」?有機會再跟大家研究。

每次回港度假,總會跟隨母親大人到街市和超市參觀,既看看有甚麼新奇的銷售手法,也了解一下柴米油鹽等價格的行情。有用的經濟學,往往是加加減減的婆乸數;經濟學者若不想淪為離地教授,亦要有精打細算的師奶精神。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November 28, 2014

拯救金融盲?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拯救金融盲?

2014年11月28日

周一考大家三條金融選擇題:1)假設把100元存入年息2厘的銀行戶口。5年後,戶口原封不動的話將有多少錢?答案選擇:多過102元、剛好102元、少於102元、不知道、拒絕作答。2)假設銀行存款戶口年息1厘而通脹率為2%。1年後,銀行存款購買力將會如何:答案選擇:比今天多、與今天一樣、比今天少、不知道、拒絕作答。3)你認為以下說法是否正確:投資個別公司股票的風險一般比投資互惠基金低。答案選擇:正確、不正確 、不知道、拒絕作答。

時常有留意財經新聞的你老早知道正確答案,容我多此一舉,答案分別是:1)多過102元;2)比今天少;3)不正確。100元年息2厘頭1年利息是2元,只要銀行不收任何手續費,之後4年利疊利自然更和味。1厘利息跑輸通脹,購買力當然下降。互惠基金分散投資風險,因此一般情況下比投資個別公司股票的風險低。

說過了,研究發現「金融盲」較易忽視為退休生活作好準備。然而,未有為退休生活儲夠錢有何問題?其實是無問題的。我喜歡做月光族甚至先使未來錢,干卿底事?更何況有父母以養兒防老代替個人儲蓄,儲蓄準備是否足夠不用外人急着說三道四。

也說過了,研究發現「金融盲」為退休生活作打算時,亦因投資眼光較差以致投資回報偏低。但不懂得好好選擇退休基金又是個問題嗎?亦不一定。靠養兒防老的只須知道投資在子女的回報比投資退休基金高,根本不用費神了解基金是乜東東。同理,投資除養兒防老還可以讀多啲書、學做生意、買樓收租等等,要作出正確的投資選擇,不用人人變身基金專家。

是的,資訊是稀有物品。人人百事曉,反而有違專業分工的經濟原則。美國同事曾做一項研究,推翻了認為一般人對各項風險評估偏頗是非理性行為的假說。要準確掌握所有經濟活動的風險成本不菲,如你不喜歡吸煙,無必要對吸煙如何影響各種疾病風險的資訊瞭如指掌。靠其他更合適投資方法準備退休生活的人,同樣沒有必要對各種退休基金的風險和回報如數家珍。

奈何,隨着人口老化兼出生率下降,多番政治角力後,捨全民退保取強積金的結果是打工仔人人焗買基金。要打工仔的金融知識隨投資基金的參與率一下子相應提高,單靠市場可以嗎?積金局為市民設立強積金教育天地可以理解,(註)而《am730》給我稿費寫《免費早餐》是透過市場拯救「金融盲」的一個方法吧。

(註):http://www.mpfa.org.hk/tch/mpf_education/index.jsp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大學生收入增幅追不上租金

2014年11月27日

大學生收入增幅追不上租金


梁天卓連續兩個星期討論「世代之爭」,參考兩份本地的研究後得出一個初步結論:香港貧富懸殊一直上升,但社會流動力卻有下降趨勢,年輕一代上位(如升職加薪、置業等)似乎愈來愈難。雖然「世代之爭」跟佔領運動沒有必然的關係(支持佔領的不乏收入甚高者,反對的亦不一定是上了岸的老一輩),但運動明顯的是由80、90後的年輕人主導。

解決問題必須從認清問題的本質開始;對新一代了解不足,當權者只會鬧出如「新潮舞會宣洩精力」等時空錯亂的笑話,或講出「害怕年輕人所以移民」等莫名其妙的怪話,繼續幫倒忙而已。

入職月薪13年僅升33%

香港的大學每年都會為畢業生做問卷調查,以計算收入中位數、就業率、行業分布等數字。網上資料最齊全的是香港大學【表】:最早的1999年,港大的新畢業生總收入(包括所有津貼)中位數約為12000元,經歷過通縮和衰退,最慘烈的是2003年的10000元。我剛巧在那年畢業,猶記得同學們對就業甚感悲觀,到求職網站瀏覽,又見出價不夠8000元者為數不少。其後經濟復蘇,月薪中位數除了在2009年明顯下跌外,一直上升至2012年的接近16000元,薪金13年升幅僅33%。用綜合物價指數扣除物價的影響,得出的實質總月薪走勢大致一樣,但由於物價近年升得快,實質收入中位數最高的是2008年。

差餉物業估價署每月公布一個租金指數,為不同面積的單位計算平均的租金水平。指數的計算,已考慮同一大小單位的質素差異,所以不同年份的指數可以直接比較。我先假設1999年有一個實用面積不夠400呎的單位,月租6000元。我再利用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內A型單位(實用面積約為400呎以下)的租金指數,計算出1999年以後同一大小但質素不變的單位的租金。在1999年,一個港大畢業生要花月薪的50%交租;到了2012年,該單位租金已升至9000元,佔了名義月薪的57%;租金13年升幅達50%。當然,人不是鐵板一塊:面對升得比收入快的租金,於是對劏房有需求,也導致梁天卓文章內提到愈來愈低的地域流動性(5年內住在同一地址的比例),「上車」對不少大學畢業生來說更是遙不可及的目標。

大學畢業生跟沒有學位的人比較又如何?

年輕大學生溢價降

1989年,港英政府開始增加大學學額,上升至今天的超過兩成入學率。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宏大目標,是將入學率再推高至三分一。大學生供應上升,收入會否因此下降?持大學學位平均的收入比沒有的高,兩者的差距經濟學者稱之為大學溢價(college premium)。有趣的是,美國過去幾十年大量擴充大學學額,但大學溢價沒有下降的趨勢。主要的解釋是需求升得比供應更快:科技發展,導致所謂的skill-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對技術型大學生的需求增加。

香港的情況又如何?我想起差不多十年前的一項研究【註】。該研究利用1986年至2001年的數據,得出大學溢價愈來愈低的結論。溢價降低,可以有兩個原因:一,香港僱主對大學生的需求沒有明顯上升,增加供應的結果是收入相對下跌;二,大學生的質素下降,跟沒有學位的僱員的能力差距收窄,一分錢一分貨下溢價於是減少。要分辨這兩個解釋不容易,但有兩個迹象顯示後者的可信性較高。溢價下降的情況主要出現在年輕一代之上,但未見老一輩的大學畢業生有跌價之勢,學位價值是今非昔比也。

此外,本地畢業生平均的收入一向比外地大學回港的畢業生高,但兩者的差距愈來愈小,是為本地學位質素下跌的佐證。

研究的數據止於2001年,但願關心香港的同行可以更新研究,以繼續了解本港大學教育的量變和質變。尤其重要的,是探討內地專才對本地大學生的影響。

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最近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提到他對「學店化」的擔憂:「靠商業推動學校發展,用商業的模式,對我們的傷害很大。學校每年都有評核老師,但如果老師為此而只着重取悅學生,這樣他們便學不到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幾十年前佛利民也講過:「最大的錯誤之一,是以企圖而非結果來判斷政策和計劃」(One of the great mistakes is to judge policies and programmes by their intentions rather than their results)。不管學店不學店,也不管辦學理念有多崇高,只要畢業生能力高有市場,大學就是辦得成功。提升大學教育質素,從月薪及得上政府高官的大學校長,到月薪及不上中學教師的兼職導師,都有責任。

一場佔領運動,我感受到年輕人不滿現實的怨憤,也見識了年輕人潛在的創意和辦事能力。要爭取年輕人的信任、充分發展年輕人的潛質,當權者多一點的寬容和了解,比什麼「青年政策」都要有效。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Lui Hon-Kwong and Wing Suen (2005)︰ "The Shrinking Earnings Premium For University Graduates in Hong Kong︰The Effect of Quantity or Quality?"Contemporary Economic Policy, 23(2), 242-254.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租金與工資的殘酷現實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租金與工資的殘酷現實

2014年11月26日

猶記得佔領行動初期,有金融專家預言樓價會跌三成。是人的天性,悲觀的預言總有市場,是對是錯卻轉眼忘得一乾二淨。「狼來了」的故事講完又講,總覺得故事的數字來源有點神秘:預言升跌幾成又幾億,言之鑿鑿,但到底這些數字是如何算出來的?

與其估估下,不如面對現實,從統計數字了解香港的現況。買樓愈來愈有挑戰性是人所共知,租樓的情況又如何?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第三季最新全港租金指數,A型(實用面積約400方呎以下)及B型(介乎約400至700方呎)單位租金走勢凌厲,5年來上升六至七成。

租金如此,大家的收入又有甚麼變化?政府統計處定期會向約一千家機構做調查,計算不同職業的平均收入(包括基本工資和其他額外補貼)。我選取了四個常見的職業(信差/辦公室助理、普通文員、會計主任和司機)算出平均工資的增幅,結果毫不意外:近5年來工資遠遠跑輸屋租。

根據政府數據,市民5年內仍然居住於原地址的比例愈來愈高(如跟父母同住),反映的正是「上車難」兼「住劏房」的現象。常說佔領運動跟世代之爭有關,其中樓市的表現又有幾重要?九十後在這些數字中成長,對將來又會有甚麼想法?殘酷現實令人沮喪,我且問一個經濟學問題娛樂大家。政府統計處有甲、乙、丙三個不同的消費物價指數,分類根據的是住戶的平均開支。甲類指數反映的是消費較低的普羅大眾需面對的物價,包括約五成的全港住戶,乙類是中產階層,而丙類的對象則為香港消費最高的一成住戶。

不同的階層消費模式也有所不同:公屋居民的節衣縮食跟山頂富戶的紙醉金迷大有分別,物價指數因而要度身訂造。例如,名貴手錶的價格暴升,跟甲類住戶沒有甚麼關係,但對丙類住戶則大有影響。

從上列表中可見,甲丙兩類的消費物價走勢很有「階級矛盾」:甲類住戶物價的升幅,明顯的比丙類富戶要高。為何兩個物價指數有如此的差異? 作者為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上位難的年代

2014年11月25日

上位難的年代


行會成員羅范椒芬近日十分活躍。最近她再次語出驚人的指出,她的一些朋友因為怕了年輕人而決定移民。在這個世代之爭的年代,誰怕了誰其實並不好說。更重要的是,只談誰怕誰而不搞清楚這世代之爭的源頭,其實於事無補,而各種諸如「新潮舞會」的建議其實等同藥石亂投。

上星期我在本欄以《佔領運動的世代之爭》為題分析社會流動的轉變,嘗試分析這次世代之爭的一個(不代表是唯一一個)源頭。今日我再接再厲,試圖分析貧富懸殊、社會流動以及外國與香港的分別。

近年很多人都在談論日益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無疑本港的貧富懸殊愈益嚴重:堅尼系數在1971年只有0.43,但在2011年已大幅上升至0.54,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回歸至今,大學生畢業時的平均名義月薪(即還未扣除通脹)都維持在比1萬元多一點點的水平。

這裏有兩點值得留意。首先,貧富懸殊日益嚴重並不是本港獨有現象。根據瑞銀集團及顧問公司 Wealth X 的報告,全球的財富愈來愈集中在小部分人手上。現在全球的0.004%人掌握了全球資產的13%。法國經濟學者皮克提(Thomas Piketty)在他的暢銷書《廿一世紀資本論》中亦提到,美國收入最高的10%人口的收入,佔全國總收入的比例由1970年代的35%大幅上升至近年的50%。

此外,貧富懸殊與社會流動並不能劃上等號。換言之,貧富懸殊惡化並不代表年輕人「向上流」的機會減少。一方面全球化和互聯網的普及令很多依靠資訊科技的行業相對其他行業賺得更多,但另一方面我們見到的資訊科技大亨如Bill Gates、Steve Jobs和Mark Zuckerberg等都不是所謂的富二代。在9月底我和兩位欄友以「經濟3.0」的名義舉辦了一場good talk,討論的正是皮克提的《廿一世紀資本論》【註1】,我在那次good talk談到的正是貧富懸殊與社會流動的分別,當中我引用了幾名學者最近的研究指出,即使美國的貧富懸殊日益嚴重,但年輕人「向上流」的機會並沒有因此而下跌。【註2】

社會流動 港美有別

貧富日益懸殊並沒有影響美國的年輕人「向上流」機會。香港情況是否一樣?我在《佔》文中指出在回歸後的10年裏香港年輕人「向上流」的比例的確是每況愈下。

在《佔》文中我引用的研究只計算了1998至2008年這10年裏社會流動的轉變。研究香港「向上流」的報告當然不只一份,嶺南大學的何濼生教授與他的同事在2013年發表了一份「向上流」的研究報告。與《佔》文中引用的研究不同,何教授的研究所用的數據並沒有追蹤同一人在不同時間收入,所以很難直接計算出個別年輕人「向上流」的比例,但何教授的研究的年期更長,亦有一些地方頗值得大家參考。【註3】

【表】裏顯示的是在不同年代出生的大學生他們在人生路上成功「上位」的比例。這裏成功「上位」(文中的所謂Accomplished)是指其收入為整體收入中位數的兩倍或以上。在【表】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60後、70後以及80後的大學生能夠成功「上位」的比例是每況愈下。60後的大學生在30歲前便能成功「上位」的比例超過四成,70後的大學生只有約三成可以在30歲前成功「上位」,而80後的大學生更只有不足三成。

讓我不厭其煩再次重申,我不認為社會流動降低是我們現時所見的世代之爭的唯一解釋,而社會流動降低亦不只源於現時的政制困局。不過,大搞「新潮舞會」的提議在為年輕人宣洩剩餘精力的同時,能否令對「向上流」絕望的他們重燃希望?我相信大家都會有答案。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1:有興趣的讀者可到good talk的網址重溫各講者的演講:http://www.goodtalk.tv/
註2︰ R. Chetty, N. Hendren, P. Kline and E. Saez (2014)︰ 「Is the United States Still a Land of Opportunity? Recent Trends in 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and Proceedings, 104(5), 141-147.
註3︰ L.S. Ho, K.W. Huang, and X. Wei (2013)︰「Upward Earnings Mobility on the Decline in Hong Kong? A Study Based on Census Data,」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 CPPS Working Paper Series. Paper 95.

Monday, November 24, 2014

挑戰金融盲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挑戰金融盲

2014年11月24日

神劇《大時代》至今仍教不少港人津津樂道,劇中高深莫測的「股市必勝法」更曾掀起熱烈討論 。所謂的「財經演員」,從假戲真做的到真戲假做的一向亦大有市場。香港缺乏金融常識的「金融盲」究竟有幾普遍?

想到這問題,是因近日身邊認識的朋友不約而同提出相關現象。首先網台界才子蕭若元在其節目中嘲笑大台電視編劇都是「股票盲」,皆因他們筆下每逢公司被敵意收購,大股東都會無端端破產收場。之後新進股評人渾水在友報專欄《摸魚手札》講股時又不忘向讀者推介我和兩位欄友的新書《本土不敗》,鼓勵讀者多點了解如何運用經濟學的工具在投資領域上。還有向積金局朋友請教有關改革強積金問題時,談呀談,竟談到金融教育應否從幼稚園開始。

是的,我一向認為強制性公積金收費貴的根本原因就是「強」和「制」:「強」者,是強迫對金融市場一知半解的打工仔投資基金而衍生出來的「找尋成本」(search costs);「制」者,則是監管制度下愈滾愈大的「監管成本」(regulatory costs)。要監管機構大刀闊斧自行簡化監管程序來降低最終轉介到市民身上的監管成本,多少有點政治難度。但積金局意識到普羅大眾金融知識不足而推行教育宣傳以至核心基金,原則上我是認同的。要知道自己有否被大台編劇的「金融教育」洗腦,試回答以下三條金融ABC的選擇題:

1)假設你把100元存入年息2厘的銀行戶口。5年後,戶口原封不動的話將有多少錢?
答案選擇:多過102元、剛好102元、少於102元、不知道、拒絕作答。

2)假設銀行存款戶口年息1厘而通脹率為2%。1年後,你銀行存款的購買力將會:
答案選擇:比今天多、與今天一樣、比今天少、不知道、拒絕作答。

3)你認為以下說法是否正確:投資個別公司股票的風險一般比投資互惠基金為低。答案選擇:正確、不正確 、不知道、拒絕作答。

三條分別考大家對複利、通脹、分散風險的問題其實有點來頭,先後在全球數個先進國家挑戰過不少「金融盲」。研究發現,即使沒有大台編劇誤導觀眾,在金融業最發達的國家,仍有近半受訪者搞不清楚如何分散風險,而複利或通脹的問題亦有幾成人答不出來。更令人擔憂的發現,是「金融盲」不但較易忽視為退休生活作好準備,而他們為退休生活作打算時亦因投資眼光較差而導致投資回報偏低。

開始擔心自己是否「金融盲」? 答案下次開估。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November 21, 2014

法源中的香港價值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法源中的香港價值

2014年11月21日

徐家健跟大家詳細講解法源(legal origin)跟金融市場的關係,有趣又實際,我忍不住要加把口,為這個題目做些補充。

普通法(common law)始於中世紀的英國,後來陸續應用到英國的殖民地(如美國和香港)。大陸法(civil law)可以追溯到近二千年前,紮根於歐洲,既影響了今天的德法等歐洲國家,亦透過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殖民主義傳播四方(如澳門和巴西)。

兩個傳統風格迥異:普通法制度下沒有包羅萬有的法典,依靠的主要是不成文法,亦即日積月累下來的案例,由一代又一代的法官參考歷史加上個人觀點,不斷的左右法律的發展;大陸法制度下有詳盡的法典可依,列明不同行為的民事刑事之分、判案程序、不同罪行的懲罰輕重,法官的職責只是分析證據,再參照法典這本「使用手冊」去判案,對法律的影響力有限。

兩種法源,海耶克在其《自由憲章》中有詳盡比較,而其中的兩個分別跟金融市場的發展又極有關係。普通法的原意是保障英國貴族財產免被皇室侵佔,發展成一個重視擁有、轉讓私產的制度,限制了政府干預的空間,對發展金融有幫助。

相反,大陸法無此原意,十九世紀時更經由致力中央集權的法德兩國修改(普魯士的鐵血宰相俾斯麥就是主事者之一),國家對司法有很大的控制權,間接令公營事業較為普遍,政府插手少一點障礙,限制了金融市場的自由發展。

除了對市場、私產不同的取態,兩個法源也有不同的適應力(adaptability)。世事常變,普通法較能因時制宜:案件一單還一單,法官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如科技創新),作出符合實際的判決,令司法制度能夠與時並進。

相反,大陸法較「頑固」,要改變法律應付現實環境,往往要經過複雜又緩慢的過程。大陸法之中,又以法國的傳統較一成不變:話說拿破崙要剷除舊制度,重新編訂一套巨細無遺的法典;大革命時代,法官被視為跟權力階級一伙,於是在拿破崙的制度下,法官的權力非常有限,只能緊跟法例辦事。

金融市場變化多端,適應力強的普通法最能配合,相比下大陸法的變化速度慢,窒礙了金融市場的成長。這個適應力的觀點極具爭議性,學者之間的看法可能比香港市民還要分歧!

香港以重視自由市場知名,靈活變通的能力更是舉世無雙,難道跟普通法的傳統有關?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hursday, November 20, 2014

電動車之旅

2014年11月20日

徐家健 經濟3.0

電動車之旅

我有一輛電動車,大半年前訂的,等呀等,兩星期前終於落地。駕車到科大上班,每程約40公里。傳統汽車一來一回汽油錢差不多要100大元;電動車的話,電費只需15元左右。假如在學校停車場免費充電,燃料費的私人成本更低。

平了一大截的燃料費,加上政府豁免汽車首次登記稅,都是吸引我轉做「電車男」的原因。但除了錢,說好的環保呢?

到底有多環保要計一計

環保經濟學強調,保護環境時要不忘講求成本效益。燃料費平一大截,汽油稅固然是原因之一。除此之外,燃料成本低其實亦與環保有關。電動車的先天優勢,是相對於一般普通汽油車不到兩成的轉換效率,電動車可將超過八成的能源轉換為動力。提升轉換效率,是踏出環保的一步。

深信碳排放導致全球暖化的朋友,總不能隻眼開隻眼閉以為電動車真的是「零排放」。所謂「零排放」,所指的是路面上零排放。就碳排放而言,只有發電做到零排放的電動車才算零排放,否則,電動車的排放只是從路面搬到電廠。我看過的研究指出,電動車對減少產生溫室氣體的幫助,除了視乎發電組合有多潔淨,亦需要先進的智慧電網配合,提醒車主什麼時候充電最環保。

污染問題有全球性的亦有本土性的,根據環境保護署2012年的排放清單,可吸入懸浮粒子(RSP)的第二大源頭便是道路運輸,佔RSP總排放足足兩成。微細懸浮粒子(FSP)亦有類似的統計數字,在人煙稠密的香港,單為本地人健康着想改善路面空氣素質,我認為路面零排放的電動車是個不錯的選擇。

解決充電問題要諗一諗

了解過電動車在經濟上和環保上的優點後,還要解決使用電動車的一個最大障礙——充電問題。

電動車與充電站,在經濟學上是「互補品」(complementary goods);充電站愈多愈方便,電動車的需求便就愈大。環境保護署的資料顯示,現時全港共有約1000個標準電動車充電點、超過100個中速充電點,以及10個快速充電設施,但截至2014年9月底,全港卻只有986部電動車輛在路面行走。電動車數量和充電點數目的比例其實不算太低,問題是標準充電需時甚久。除非家中有私人固定充電設施容許晚上不用車時充足電,否則電動車充電的時間成本會令一般駕駛人士卻步。

跟大家分享一下安裝充電設施的經驗。首先,假如你是住獨立屋兼有私人車位,安裝充電設施是十分簡單的。車位附近有電源插座的話,只需做好防水措施便夠了。我是住私人屋苑的,在私人屋苑安裝充電設施方法有二:方案一,說服業主立案法團在個別訪客停車位安裝電動車充電設施,方便整個屋苑的住戶輪流使用。由於管理公司不能賣電,停車費用收高一點便可。

方案二,擁有私人停車位的人,可嘗試說服業主立案法團和物業管理公司,同意讓你在自己擁有的車位旁邊安裝一個私人的充電設施。透過車行介紹,我委託了施耐德電機負責安裝。施耐德的專家與物業管理的員工首先要一起到現場,研究怎樣把電線從機房接駁到車位附近安裝充電設施的地方。雙方同意安裝的方法後,整個安裝工程花上數天,工程完成後便可向電力公司申請電表,電力公司之後會派人來視察安裝是否合乎標準,合乎標準的話,同日電力公司便會批准供電。還有一點,充電設施從安裝到使用,都是要買保險的。

私人停車位有自己的充電設施,大大降低了使用電動車的成本,但成本效益更高的方法,我認為是社區成員共用充電設施。在歐美各地,部分積極拓展電動車市場的車廠,其實一直希望擴大自己品牌的充電網絡,這方面,香港算是落後的。

電動車未來能否更普及,視乎不同電動車生產商願意統一充電制式和合作一起發展充電網絡。區區「電車男」在此與讀者分享我電動車之旅的經驗,希望有助大家了解香港電動車市場的潛力。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14

外國勢力做過甚麼?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外國勢力做過甚麼?

2014年11月19日

上星期以滬港通即將啟動打開話題,先引述財金官員對法治與金融發展的看法,後引申經濟學上關於「法源」(legal origin) 的討論。十多年來的研究發現,實行普通法的地方不但金融發展一日千里,相比行大陸法的地方,研究亦發現行普通法的地方政府干預較少、司法制度亦較獨立。

說過了,法源的經濟影響一直是學術界一個熱門話題。能成熱門話題,因爭議多多。除了不易解答為甚麼幾百年來實行大陸法的地方不能與時並進,更根本的問題是今天世界各地不同經濟表現是否真的由於不同法源所致?時至今日,香港仍比不少鄰近地區繁榮和發達,真的是多得普通法之下法治這個核心價值得以保存嗎?更有趣的比較是港澳兩個特區,前者行普通法,後者行大陸法。回歸前兩地發展比較大家有目共睹。即使回歸後,澳門因博彩業帶動經濟急速發展,第一離岸人民幣中心始終不是大陸法傳統的澳門,至今亦未有滬澳通。

這是個「相關不蘊涵因果」(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的老問題。普通法傳統的地方一般從金融、經濟、到法治等都發展得比較成熟,但這並不代表法源是因,發展是果。港澳的例子,正好帶出很多時候法源的選擇往往是不是本地人揀的。香港行普通法,是因為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而澳門行大陸法,也是因為澳門曾是葡萄牙殖民地。殖民地時代,英國人和葡萄牙人除了為港澳兩地帶來不一樣的司法制度,亦為兩地的人引入不同的公共政策和管治文化。

眼光放遠一點,港澳不是個別例子。比較六十年代英國殖民地與法國殖民地的數據,行普通法的英國殖民地不論在經濟表現、教育投資、健康水平都比行大陸法的法國殖民地的優勝。教育和健康均有助長遠經濟發展,是老生常談。今天普通法傳統地方的繁榮,多少拜法治所賜、多少是殖民地年代其他長遠公共政策的影響?就如香港的核心價值究竟是法冶還是甚麼,是個不易算清楚的難題。
另一個較少人知道的現象,是早期歐洲人到殖民地定居的死亡率也是英國人比法國人低。考考大家,這個死亡率的高或低,對殖民地往後發展會有甚麼影響?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佔領運動的世代之爭

2014年11月18日
梁天卓 經濟3.0

佔領運動的世代之爭


佔領運動持續至今,年輕人的投入及參與不可或缺,無論是中大或港大的民意調查都指30歲以下的年輕人,在是次佔領運動的參與度是各年齡層中最高。兩位同文早前已不只一次在本欄或友報分析這運動所反映着的世代之爭,近日其他社會人士亦開始試行對此一現象進行解讀,今天我在這裏就這話題作一點補充。

兩位同文和很多社會人士在探討有關問題時,不約而同地都認為年輕人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是催生這次佔領運動及其所反映着的世代之爭的一個重要因素。

當然,有人認為民主是改善生活的一種手段,亦有不少人認為民主本身已是普世價值,故我不會天真地認為社會(缺乏)流動的機會是佔領運動及其所反映着的世代之爭的唯一解釋。不過,只要細心留意種種證據,我們便會發現社會流動性的不斷萎縮,與年輕人的種種不滿,的確息息相關。

社會流動性日益減慢之說不是今天才大行其道的。政府早在幾年前便曾委託一位前港大的經濟學教授做過相關研究,發現近年香港的社會流動性似有減慢趨勢。不知何故,這研究少有人談及,我亦是在政府的網頁上「左搵右搵」才能找到該研究報告【註】,讓我在這裏把該研究報告的幾個重點介紹一下。

「向上流」的世代之爭

要談社會流動,一個比較容易明白的指標是社會各階層「向上流」的機會如何。何謂成功地「向上流」﹖這份研究報告以收入高低把所有人劃分在五個組別,任何人只要在五年內由一個收入組別跳升到一個較高的組別,便是成功的「向上流」。

在【表】裏我詳列了各年齡和教育層在1998年至2008年這10年內「向上流」的轉變。有兩點值得留意。首先,老一輩的「向上流」機會在這10年裏沒有大改變,但年輕一輩「上位」卻愈見困難。50歲至65歲男士「向上流」的百分比由1998年至2003年的13%,輕微上升至2003年至2008年的16%,相反30歲至39歲男士「向上流」的機會,卻在同期裏由四成大幅下跌至三成,而女士的相關數據趨勢亦差不多。

另外一點值得留意的是,中大的民調指出,除了年輕人之外,教育程度較高的人對佔領運動的支持較多。從【表】裏可看到,擁有大學學位的老一輩「向上流」的機會基本沒有變化,但年輕一輩的學位持有者「向上流」的機會,卻在那10年裏下跌了超過一半,而只有中學程度的年輕人的「向上流」機會幾乎沒有變化!

「上車難」的住屋困局

收入流動不是社會流動的唯一指標。在香港這個一直相信買磚頭可以保值的社會裏,有樓階級與無殼蝸牛的鴻溝一直存在,年輕人能否及早「上車」榮升業主,也可算是社會是否有足夠流動性的一個指標。

眾所周知,香港樓價在回歸後大落又大上。中原指數由1997年的100下跌至沙士時的不足40,再到近年屢創新高。最新的指數接近130,200萬樓下的「上車盤」現在似乎已成歷史文物。

愈見高昂的樓價有沒有增加年輕人「上車」的難度?回答這個問題不需要有很高的智慧。事實上,從人口普查的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到地域流動性在這10年裏的確下跌不少。從【圖】中可看到,本港居民在5年內仍居原址的比例由2001年的約57%,大幅上升至2011年的接近七成,而收入較低的新界居民的有關比例的升幅更為顯着。

要重申的是,我絕不認為社會流動降低是我們現時所見的世代之爭的唯一解釋,事實上,我有不少「已上位」的同輩朋友支持佔領,亦有一些仍在「等位上」的朋友認為佔領等同阻人搵食,不過,年輕人對貧富懸殊加劇和社會流動性下跌怨聲載道卻是不容忽視。值得深思的是,這些關乎年輕人未來的問題有多少源自全球化的世界大趨勢、有多少源自如「自由行」政策等的規劃失當,又有多少源自傾向各大地產商(而不是收入萬四元以下階層)的政制困局?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http︰//www.lwb.gov.hk/chi/other_info/Special%20Topic%20Enquiry%20on%20Earnings%20Mobility.pdf

Monday, November 17, 2014

你的參與真的重要?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你的參與真的重要?

2014年11月17日

經濟學家杜洛克(Gordon Tullock)剛於月初去世。他的名字,可能沒有幾個讀者聽過,但對行內人來說,他的學術生涯是個傳奇:讀的是法律,經濟學全靠自修得來,後來在多個經濟學領域都有原創性的貢獻。杜洛克文筆流暢論事清晰,非經濟學者翻閱他的作品也會有得着。

從區議會到立法會,港人都有豐富的一人一票選舉經驗。政府宣傳又好,公民教育又好,都勸導市民踴躍投票以盡責任。民主選舉是杜洛克的研究專長,但他宣稱自己從來不投票!原因很簡單:地方選舉人數以萬計,總統選舉更是幾百萬人參與的大型活動,但自己只有一票,重要性近乎零。

投票不是舉手之勞,隨時要排大隊兼要了解一下參選者的政綱,效益低而成本高,計埋條數不值得。杜洛克不明白的,是何以每次選舉都有大量市民投票,彷彿市民都一反精打細算的常態,變得不理性起來。

就杜洛克的質疑,華盛頓大學的兩位老師於四十年前提出一個有趣的回應:說一張選票在大量其他選票之中微不足道,是忽略了平均(average)和邊際(marginal)的分別。

一場立法會選舉有約十萬人投票,但你預期雙方勢均力敵,每個候選人約有五萬票,那你的一票雖然是平均之下的十萬分之一,比重近乎零,但邊際上你的一票可以很重要,因為選舉結果隨時取決於一百幾十票的差距。

幾十年來的研究發現,一場選舉緊湊與否、選民數目的多寡,的確對投票率有影響:結果未卜先知的一面倒選舉,投票率較低;合資格選民較少的選舉,每張選票都重要一點,投票率又較高。

杜洛克的質疑,也能應用到佔領運動之上。日曬雨淋放棄公餘時間的成本甚高,但多你一個對參與人數的影響微乎其微,理性的選擇似乎是搭順風車,讓同道中人代為出力,反正結果不會因你的參與而改變。

但從邊際的角度看,答案就不一樣:警察有幾百人,佔領又有幾百人,雙方對峙的結果可能取決於人數的差距,多你一個或會左右事態發展。參與有邊際上的大影響,你就坐言起行不搭順風車了。

從投票到抗爭運動,理性計算以外還有一個解釋:有所謂快樂抗爭,也有所謂快樂投票,參與者可能是為了呃like、自覺高人一等、純粹過癮。

可惜,樂在其中的現象不容易量度,是屬於經濟學以外的範疇了。

作者為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Friday, November 14, 2014

法源與金融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法源與金融

2014年11月14日

財金官員論下周一啟動的滬港通時強調:香港金融發展要有穩定的法治基礎。非常同意,但我又要舊題重問,是哪種法治呢?說過了,法治有廣狹兩義。廣義的法治制度要合乎政治道德,而狹義的則只在乎穩定可測。但除了這廣狹兩義,與法治息息相關的還有普通法與大陸法兩大「法源」(legal origin)。過去十多年,法源對經濟影響一直是學界一個熱門話題。啟發這些討論的,正正是一篇研究法源與金融關係的文章。

研究發現,金融市場上保障小投資者的法例因法源不同而異。相比實行大陸法的地方,行普通法的地方更著重保障小投資者的利益。換句話,小投資者在實行大陸法的地方投資,對內幕人士金融大鱷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投資者放心在行普通法的地方投資,這些地方的金融發展也就一日千里。

一石激起千重浪,之後十多年的研究發現法源不但能左右一個地方的金融發展,還可能影響到政府對市場的種種干預。由公營銀行到公營媒體,大陸法的地方比普通法的地方普遍。再從創業門檻到勞動市場的規管,亦是大陸法的地方比普通法的地方複雜。更有趣的發現,是法治、司法獨立、保護私人財產等制度,都是普通法的地方比較完善。

為甚麼普通法的地方似乎比大陸法的依賴市場呢?一個說法,是英式法律傳統的普通法,最初是用來保障貴族的土地產權免被皇權侵佔,所以法官的角色主要是按當時實際情況來排難解紛。至於歷史更悠久的大陸法是源於羅馬法律,當中的法令條文都是一早由法律專家設計的規則。

香港便是行普通法的地方。英式法律傳統的普通法,隨殖民地的開拓散播到美國、加拿大、澳洲、印度、南非和香港等地。而大陸法(特別是法式的大陸法),則影響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歐洲國家和不少非洲地方。法源經濟的一大爭議,是既然普通法在日新月異的現代社會好處多多,為甚麼幾百年來各地法制不能與時並進?一些法制不完善的地方,是制度問題還是當地人文化出了其他更根本的問題?法源經濟的另一個小爭議,是中國的法源究竟又是甚麼?中國的法源是甚麼,今天仍眾說紛紜,但大家都同意中國行的不是最有利金融發展的普通法。故此,在中港兩地法制不同的情況下,香港佔全中國GDP的比例雖然不斷下降,我相信香港在中國金融發展路上仍可發揮其重要角色。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